黄金渔场

1064 我们会再见

1064.我们会再见

陪审团的13人进入了密室,他们接下来要进行评议,然后将结果递交给主审法官,主审法官最终的判断是要考虑陪审团意见的,如果双方意见相左,那么这个审判也要流审。

法律没有限制陪审团的争论时间和方式,控辩双方和法官要在法庭上等待,可能一等就是一天、两天甚至于几月。

当然,晚上每个人都可以回家,然后第二天继续来讨论。但只要他们从密室中出来,把一致裁决的结果告诉专业法官,那就没有人可以改变自己的决定了。

这就是欧美法系的陪审团制度,陪审员们是随机产生的,他们可能没有法律常识,所做的判断仅仅来自于他们的本心,可法庭要的就是这个。

某种意义上,他们代表的就是民意,这就是一种民主。

别看陪审员们可能生活中身份很低微,但只要来到法庭上,他们就是法官和权威,就是代表国家行使审判权力的人。

不管检察官还是法官,他们做出任何判断,都必须认真考虑这些普通老百姓的裁判。

因为陪审员的临时性,他们不担心任何压力,也没有审判后担心报复的后顾之忧,这时候他们做出的判断能只服从良心、只遵循法律,因而更加公正。

一般陪审团的判断都是很快就能结束的,首先陪审员们有工作,他们来参加庭审得到的经济补充很少,一般每天只有二十加元和等额薪水,但这会耽误他们的工作,所以可以节省时间。他们尽量节省时间。

其次如果当庭不能做出判断,那后面就比较麻烦了,比如在晚上回家后,陪审团成员有可能接受贿赂或者受到威胁,一旦曝出这种事。那他们将接受法律的制裁,得不偿失。

此外,法律规定陪审员回家后不能与家人谈起案情,不看有关的报道,这是很难的事情,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折磨。综合几个原因,陪审团的结果产生的还是比较快的。

果然,这次结果出现的也很快,甚至效率快的有点惊人,陪审团成员进入密室之后仅仅不到二十分钟便出来了。检察长将结果递交给了青年法官。

青年法官观看了结果,随即皱眉沉思了几秒钟,和周围的监护法官、两位律师进行了商讨,这时候陪审团席位和观众席位周围就响起了噪音,这是掩饰法官们最后的讨论。

最终讨论结束,终审法官依靠律法、经验、过往经典案例和良心做出判罚,严肃的说道:“根据《宪法》和上帝赐予我的权力,我。纽芬兰最高法院终审法官郭嵩宣布本案判决如下……”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站了起来,倾听判罚结果。

“本案控诉成立。被告人凯文-巴萨罗穆先生败诉,剥夺对两位女儿监护权力至成年,判处罚金四千加元,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零十个月……”

青年法官的话没说完,罗珊姐妹的父亲便已经愤怒的吼叫起来:“不不不,该死的我不服!这不是真的。你的判罚结果是无效的!该死的黄皮猴子,我要向上诉法院进行申诉!我没有罪!你们没有资格审判我!”

青年法官不理睬他的吼叫声。他冷静的将自己的判罚结果宣布出来,最后顿了顿。用犀利的眼神盯着暴怒的中年人,说道:“凯文-巴萨罗穆先生,您的上诉会被受理。如果你能胜诉,那到时候会有另一项起诉,那就是我要起诉你对我的种族歧视和对法官的侮辱。”

“当然,如果你的上诉失败,那么这项起诉就会推迟十八年零十个月,等你出狱之后再接受我的起诉。”

按照加拿大宪法规定,如果当事人不同意他们在省高级法院的审讯判决,可以将其案件“上诉”到省上诉法院。

这样会有来自另一个法院的法官复审他们的案件,以了解当庭终审法官是否作出了正确的判决。通常,将由来自上诉法院的三名法官来审理上诉。

但这个案子不可能被推翻的,加拿大对未成年人保护做的非常到位,到位到什么程度呢?每个省甚至都有一部自己的《儿童保护法》,一部比一部严格,违法惩治一条比一条严厉!

越小的孩子接受的保护措施越严谨,一旦伤害未成年人,那就要接受重罚。

所以,尽管相比罗珊姐妹受虐案,朱蒂的案件性质更恶劣,可对她父亲的判罚结果要更轻,主要原因便在于罗珊姐妹更小。

判罚结束,上午的案子就都结束了,散庭后秦时鸥带上虎子和豹子离开,剩下的事情便是接受外界的评价,看看拉拉汪治疗犬们表现怎么样。

秦时鸥刚走出法庭大门,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便回过头来,看到青年法官郭嵩在对他挥手。

“您好,法官先生。”秦时鸥微笑道,从名字能听出来,这个人应该是华裔。一个华裔能成为省最高法院的终审法官,而且年纪轻轻,秦大官人觉得人家比自己可要厉害多了。

“您好,秦先生,庭下不必称呼我法官,叫我名字吧,我叫郭嵩,十年前移民来到加拿大的,很高兴能在圣约翰斯认识你。”郭嵩伸出手诚恳的说道。

秦时鸥和他握手,夸奖了一下他的了不起之处。郭嵩矜持的笑了笑,摇头道:“相比起来,我这没什么,你教育出的拉布拉多犬才是真的了不起。我想,有了你的狗狗出彩表现,治疗犬制度很快可以引进纽芬兰法庭了。”

双方简单的了解之后便分开了,郭嵩似乎只是上来打个招呼。

秦时鸥最后挥挥手说‘有缘再见’,郭嵩笑了笑,道:“相信这一天用不了多久,我很期待与你再相见的那一天。”

这话有点深度,秦时鸥想问问什么意思,结果郭嵩说完后便点点头离开了,留给他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虎子和豹子经过这次庭审之后一下子成了明星,陪审团成员和听审观众没有直接离开,而是留在法院外,虎子和豹子出来之后他们便纷纷上去拍照。

记者们更是积极,帕丽斯甚至蹲下将话筒放到虎子和豹子跟前,让它们叫两声,当做发言……

虎子嗅了嗅话筒,凑上去啃了两口,然后很失望的对着秦时鸥摇摇头,意思是这个不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