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09 大秦龙虾

1109.大秦龙虾

抒情之后,巴特勒还真就坐在了码头上,秦时鸥耸耸肩,只好陪着坐在他身边。

已经进入五月,春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日-照温和,晶莹的海浪被海风吹拂着,一波又一波的拍打上来,发出‘哗啦哗啦’的轻柔声音。

巴特勒扭头微笑,道:“你有没有坐在悬崖上眺望过大西洋?就是那种很原始的悬崖,身后是郁郁葱葱的松树林,屁股下面是粗糙的花岗岩,但手边有绿绿的野草,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秦时鸥摇摇头,他在加拿大爬过的山,就是身边的坎巴尔山,每次上山,他都是纯粹的登山,因为他隔着海洋太近了,近的让他有时候就忽略了海。

“那一定是很棒的感觉。”

“当然,你一定要试试这样的感觉。”巴特勒笑道,“想想吧,伙计,坐在长着针叶林的悬崖边,望着满是龙虾浮漂的大西洋,那时候心里会非常的平静,平静的就像是连时间都沉入了海底,那时时光对你无用,你已经成为了海岸上的一块礁石。”

秦时鸥用诧异的表情看着大胡子黑叔叔,这家伙文艺起来,还真有范儿啊。

面对他的惊讶,巴特勒哈哈大笑,但脸上笑意很单纯,“你看过《阿甘正传》吗?阿甘在越南》的时候,有一个战友叫巴布,他家里世代捕虾,有印象吗?”

秦时鸥说道:“当然,很经典的电影,很好的演绎。巴布最后在阿甘怀里说想要回家找妈妈的镜头,我想我会牢记一辈子的。”

巴特勒说道:“刚认识的时候。我告诉你,我的家族也是世代经营海鲜的。哈哈,事实上我有点骗了你,我们家里不是经营海鲜,而是捕虾的,就像巴布家里一样,有一艘捕虾船,天天在海上穿梭。”

“那现在的一切,都是你亲手赚下的?那真了不起。”秦时鸥惊叹道。

巴特勒在佛罗里达州能量很大,在那里莫里家族的生意都没有他做的大。而双方的冲突是在纽约,当时大胡子野心勃勃想进入纽约的市场,结果被莫里家族伏击,惨遭滑铁卢。

如果说这样的局面,都是巴特勒自己一手打下来的,那他足够让秦时鸥钦佩。

巴特勒没有说这些,只是说道:“我的家乡在佛罗里达州的一座小城,那座小城分布在靠近大海的山上。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经常坐在山上的悬崖位置看父母开着渔船捕虾。就像现在这样。”

“那我到你的家乡了伙计,不带我参观一下吗?”秦时鸥笑着说道。

巴特勒做了个请的姿势,对着大海道:“来吧,跳下去。我带你好好参观我的家乡,哈哈。”

说着,大胡子黑人就大笑了起来。

两人坐在坚硬松木铺就而成的码头上。略带咸腥味的海风夹杂着淡淡的松木气息飘荡在周围,一开始这股味道其实并不怎么好闻。可是当秦时鸥习惯后,觉得这就是渔场的味道。

对于大胡子黑人来说。这或许是家乡的味道。

海浪拍打着码头,偶尔潮水退下,会露出一些鹅颈藤壶的踪影。这些外壳坚硬的家伙如石头般攀附在码头上,灰色的外壳峥嵘嶙峋,汇聚在一起各种奇形怪状。

这样,后面的海浪再拍打上来,鹅颈藤壶外壳有很多孔和缝隙,海水撞击着发出不同的声音,仔细倾听的话,恍如是一曲交响乐。

秦时鸥放出海神意识去感受,这样的感觉就更浓重了,在别人眼里,海洋是喜怒无常的暴君,在海神之心的感觉中,这是断臂的维纳斯,温柔美丽。

在渔场捕捞龙虾,不需要太久的时间,因为渔夫们平时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探查清楚渔场的资源位置,这样捕捞的时候有的放矢,事半功倍。

只要不是冬天转移栖息地,龙虾在其他季节都比较懒惰,渔夫们将捕虾笼放入提前探查清楚的大群龙虾栖息地,只需要四五个小时就可以捞上笼子了。

每隔着半个小时,沙克会带人去随机捞起几个捕虾笼看看里面情况,第二次捞起笼子的时候,就有龙虾的踪影了。

沙克将十几只婴儿手臂长短的大龙虾带上码头,巴特勒是行家,打眼在里面一看,惊奇的说道:“咦,这时候还有软壳龙虾?不得不承认,秦,你的渔场太神奇了。”

龙虾有复杂的蜕壳过程,每年都会为了长出更大、更坚硬的新壳而蜕去旧壳。但这个过程一般发生在夏季,这种刚换新壳的龙虾,就被叫做“软壳龙虾”。

与相同年龄的硬壳龙虾相比,软壳龙虾更易受损伤,故而运输不便,路上容易受伤死亡。

但这时候的龙虾肉质更丰腴,吃起来更方便,在波士顿甚至有种吃法,是将软壳龙虾用醋泡过之后,连着壳一起吃。自然,软壳龙虾只要活着,那价格就比硬壳龙虾更贵。

十几条大龙虾在一起张牙舞爪,巴特勒抓起一只试了试重量,大概就知道这个龙虾肥不肥。

自然,渔场再次给了他惊喜,龙虾在他手里沉甸甸的,这是一种很饱满的重量感,证明龙虾壳里肉很多。

将这十几条龙虾拿上岸后,满脸笑意的巴特勒说道:“来吧,秦,让你尝尝用我的家乡独有的龙虾做法做出的虾,快随我来。”

秦时鸥是美食爱好者,巴特勒这么一说,他就期盼了起来,赶紧将厨房收拾好提供给他,问他还需要什么。

巴特勒嘿嘿一笑,说他还要一壶干净的海水。

秦时鸥给他提了一桶,结果巴特勒将海水倒入锅子里,再把龙虾放进去,就这么煮了起来。

这下子秦时鸥傻眼了,这是个屁的独有做法,不就是海水煮龙虾吗?他也会啊,而且他吃龙虾的方法都要比这个讲究很多。

巴特勒调好加热时间,拍拍手说道:“很好,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品尝美味的卡里娜镇风情龙虾,待会你可得克制点,别把舌头吞进胃里。”

秦时鸥无奈的说道:“好吧,我很期待,但我得说,伙计,龙虾要蒸着吃才好吧?怎么能煮着吃龙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