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12 相遇在旧时光

1112.相遇在旧时光(求推荐票)

秦时鸥不理睬雪莉的胡思乱想,问道:“那你怎么了,烦恼什么?和我说一下,我来帮助你好吗?”

雪莉坐起来,俏脸上露出忧伤的表情,低落的说道:“我发现我的生活完全没有方向感……”

一听这话,秦时鸥差点喷饭,靠,大萝莉变成女文青了?人生方向感这种问题,他可解决不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方向是什么。

雪莉继续说道:“其实,我就是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理想,鲍威尔想成为赛车手,米歇尔想打进nBa成为篮球运动员,威斯想做行侠仗义的侠客,就我没有理想。”

秦时鸥安慰她道:“不是还有个戈登吗?”

他在心里对戈登道歉,只好又让你顶包了。

结果门一下被推开,一个脑袋伸进房间里来嚷嚷道:“有我干什么?”

这人自然是戈登。

秦时鸥被突然伸进来的脑袋吓了一跳,说道:“我说你有没有礼貌?能不能先敲门?”

戈登不满的说道:“我想出去练球,从雪莉门口经过听到你们说我的名字,这才想问问怎么回事。好吧,如果我这样做没有礼貌,那在背后谈论一个未成年人,算有礼貌吗?”

他的话刚说完,≤♀,一个画册‘呼啦’一声飞了过去,吓得戈登赶紧关门。

“跟他那么多废话干嘛?”雪莉冷哼道,真有一番小女王的气势。

秦时鸥说道:“戈登也没有理想的,不是吗?”

雪莉不满起来。说道:“秦,你怎么能这样?哪有这么安慰人的?拿我和戈登比?你为什么不拿我和熊大比呢?”

门外又响起嚷嚷声:“雪莉你什么意思?跟我比怎么了?跟我比很掉价吗?”

雪莉大声吼道:“思想有多远。你就滚多远!光速有多快,你就滚多快!”

门外恢复安静。秦时鸥咳嗽一声刚要说话,戈登忽然叫了起来:“我有理想!我和雪莉那个疯丫头不一样!我的理想是成为世界第二好的篮球手、第二好的赛车手……”

雪莉好像小鹿一样跑出去开门,戈登的声音渐渐远去,显然两人互相了解的很。

怏怏不乐的回来,雪莉说道:“瞧,戈登也有理想,也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只有我没有。我就好像迷路的傻丫头,盲目的走着走着。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这个问题,秦时鸥不太会解决,他会煮鸡汤,但不会煲心灵鸡汤,于是他将问题扔给了薇妮,把雪莉的困惑告诉了她。

得知来龙去脉后,薇妮感叹道:“原来是这样,她为什么不是为了谈恋爱而苦恼?”

秦时鸥瞪大眼睛看着自家媳妇儿,薇妮察觉后讪笑一声。说道:“我随口开玩笑的啦!好吧,我知道怎么回事了,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瞧我的!”

对于自家媳妇儿的手腕。秦时鸥可是佩服的不要不要的,既然薇妮说一切没问题,那就没问题。

吃过午饭。雪莉刚要离开,薇妮叫住她。然后小心的拿出一把小提琴,说道:“从今天开始。我来教你学习小提琴,好吗?”

这把小提琴自然就是被誉为‘天堂的琴声’的泰坦尼克号遗珠,华莱士哈特利先生生前所用的那把宝贵乐器。

也是巧了,上次拿出这把琴,就是薇妮要教导大萝莉,后来认出这把琴的身份,秦时鸥送去进行了维护,这样大萝莉的学琴之路就暂停了,如今重启,也是从这把琴开始的。

秦时鸥觉得大萝莉和这把琴之间有说不清的缘分。

但大萝莉显然不是这么想,看到小提琴,她嘟起小嘴发出一声长叹:“唉……”

薇妮让大萝莉坐下,拉开小提琴箱将天堂的琴声拿了出来,经过整修维护保养打蜡一系列过程,这把小提琴模样大变,色泽鲜亮,内里凝重,在时代的新奇中透露着历史的沧桑。

看着小提琴,薇妮的双眸中流露出一丝温柔,旁观的秦时鸥感觉这一刻她的气质陡然变化,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变化,但又给人感觉那么真实,有些矛盾。

“我先拉一首曲子给你演示一下,你要注意看,好吗?”薇妮左手托着小提琴架在玉弓般的肩膀上,右手轻轻拿着弓子,柔和的看着雪莉。

雪莉进行最后的挣扎:“薇妮姐姐,我梦想成为一名女篮球运动员,那我可不可以不学小提琴,而是去和米歇尔练篮球?”

薇妮妩媚的轻笑着,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行!”

雪莉:“唉……”

薇妮的右手幅度轻缓的摆动着,弓子在琴弦上跳动,悦耳的琴声响了起来。

秦时鸥对音乐的了解不多,但薇妮演奏的这首曲子太出名了,以至于起始段琴声一响起,他就听了出来:卡农!

以前薇妮并没有展示过她在乐器上的造诣,秦时鸥只听她唱过歌,歌声不算很优美,只能说是中人水平。可是在乐器演奏上,起码在小提琴上,薇妮的水平很高。

卡农优美的音乐声响起,薇妮双眸微合,修长的身躯有节奏的轻轻颤动,一曲曲琴声如高山上的清泉一样,汩汩流淌而出。

秦时鸥一开始单纯的感觉好听,可是随着演奏,他的情绪忍不住受到感染,薇妮这时候张开了双眸看着他,他和薇妮一对视,再听卡农的曲子,感觉立马不一样了。

依稀之间,他想到了过去很多时光,最开始,是和薇妮相识于飞机之上,那时候空姐握着他的手,抚平了一个头次出远门的青年恐惧之心。

后来薇妮来到渔场做客,两人在雨中漫步,小雨如织、海风绵绵,只能说是上帝的安排,他们遇到了虎子和豹子。从那时候开始,两个人的命运就交织在了一起。

卡农的曲子越来越紧凑,薇妮身体的动作幅度开始增大,乌黑的秀发随着身躯波动而甩动,如同一道道海浪在翻滚跳跃。

秦时鸥想的也越来越多,在飞机场给薇妮变幻的魔术、去迈阿密见她时候遭遇的劫案、薇妮辞职特意来告别镇照顾他的起居,一切的一切,好像播放机一样,将他们之间相处中的重要镜头徐徐播放。

一曲终了,薇妮轻缓的放下右臂,双眸还是和秦时鸥对视着,就好像他们在旖旎的旧时光中再度相遇,重新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