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13 谁在拉锯

1113.谁在拉锯

很难说明白是哪一点打动了雪莉,大萝莉听过薇妮的演奏之后,忽然改变了她对小提琴的态度,不再叛逆和讨厌,而是勉强接受了这个乐器。

“学习小提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要改变很多东西,有毅力做到吗?”薇妮问雪莉。

大萝莉使劲点点头,跟发誓一样说道:“我会成为世界最好的女小提琴手的,啊不,是最好的小提琴手,无论男女!”

秦时鸥上来抱住薇妮,说道:“亲爱的,你的水平真高,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之前你不去做小提琴手,而是做了空姐。”

薇妮甜甜一笑,道:“那是因为你爱我,所以能从我的琴声中听到我的感情,事实上我的水平一般般啦,如果是别人听,会感觉我在锯木头。”

眼看两人又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雪莉赶紧咳嗽一声,说道:“薇妮姐姐,你赶紧教我拉小提琴。”

薇妮笑了笑推开秦时鸥,她将小提琴交给雪莉,后者立马像模像样的将小提琴扛到了肩膀上。

姿势大概没问题,可秦时鸥却总觉得不对,薇妮刚才托举小提琴好像是母︽顶︽点︽小︽说,亲拥抱孩子,自然而和谐,雪莉呢?她扛着小提琴,跟黑刀扛着枪一样。

霸气凛然!

但偏偏大萝莉自己还不自觉,摆好姿势之后乐滋滋的说道:“薇妮姐姐,你看我姿势怎么样?”

薇妮微笑道:“很不错,现在我来给你上第一课,那就是介绍一下小提琴这项乐器。介绍一下小提琴演奏家的常识。”

她顿了顿,接着说道:“小提琴演奏家和歌唱家相比。有一个先天的遗憾,歌唱家的声带长在人的身上。小提琴家的乐器是身外之物。要想使小提琴的声音接近歌唱,就必须将琴和人体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明白吗?”

雪莉大概知道自己做的不太对,于是使劲摁了摁小提琴,让它和自己肩膀贴的更近,然后问道:“这样呢?”

“这样,琴和你的脖子中间可以飞过小布什。”薇妮说道,她帮助雪莉纠正姿势,让琴尽量贴近脖子。“你要感觉这把琴变成了你身体的一部分,弓子好像变成了右臂的延伸,这样才行。”

帮助雪莉摆好姿势,薇妮带她去了房间,让她面对镜子站着。

大萝莉用欣赏的目光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喜滋滋的说道:“很美,是吗?”

薇妮悠然的说道:“当然,但是我希望半个小时后,你还会这么对我说。”

“什么意思?”

“保持这个姿势。半小时。”

“上帝!”雪莉的俏脸顿时惨白。

毕竟不是军训,薇妮只是吓唬大萝莉,让她对着镜子摆了这个姿势十分钟后,就让她放下小提琴休息一下。

保持这么个姿势十分钟。大萝莉也受不了,她的手臂最后都颤抖了起来,等她放下后。就有些抬不起来了。

薇妮帮她做了按摩,之前十分钟她准备了一些冰袋。用来给雪莉做冰镇。

休息过之后,她让雪莉对着镜子再度摆出架琴的姿势。大萝莉一举起来,自己便察觉到不对,皱起娥眉摇摇头,调整了几下让姿势变得舒展自然起来。

看到这一幕,薇妮双眸中闪过一丝异彩,她帮雪莉又调整了一下姿势,说道:“小甜心,你的天赋让我吃惊,我从接触小提琴到掌握正确姿势,足足练了一个小时才差不多,而你只用了十分钟!”

雪莉心里得意,但告诫自己努力保持矜持表情,其实小脸上早就满是欢呼雀跃,就差告诉周围的人:夸我呀,使劲夸我呀。

既然雪莉学习的比较快,薇妮就加快了进度:“用弓毛摩擦琴弦,使琴发出声音,是小提琴演奏的第一步。你要记住,弓毛作用于琴弦的过程中是充满矛盾的,压力大小、弓速快慢以及接触点和角度等,都是直接影响发音的重要因素。”

“所以,不管什么时候,运弓一定要直、平、稳,这样才能解决各种弓弦矛盾,发出匀、准、美的琴声……”

薇妮讲解着一些简单的基础知识,雪莉变成了小孔雀,正骄傲的很,她耐心的等薇妮说完,问道:“薇妮姐姐,刚才你演奏的卡农,是小提琴曲里最难的吗?”

薇妮摇摇头,道:“不是的,卡农是最经典的几首小提琴曲,但难度并不大,只要充满爱,那首曲子弹奏出来就不会难听。”

“那最难的是什么?”雪莉期盼的问道。

薇妮沉吟了一下,说道:“不同的低高音、不同的弦位上,难度不同的曲子不一样。不过对于新人来说,最难的应该是罗马尼亚天才作曲家丹尼库所做的《云雀。”

《云雀是丹尼库创作出来的最独具特色的作品,是小提琴高音e弦上绝无仅有的颤音名曲。

这首乐曲巧妙地运用了小提琴上下滑指的颤音技巧,以极为明快欢腾的旋律,简练而富于动感的钢琴伴奏,表现山林中云雀争鸣、阳光明丽、风景如画的一幕。

因为要展现云雀争鸣的场景,故而对颤音要求极高,需要演奏者可以施展出近乎神技的颤音技巧。

薇妮介绍了这首曲子,雪莉野心勃勃的说道:“那你教我弹奏这首曲子好不好?”

听了这话,薇妮笑了起来,说道:“当然好,但我得先教你拉响琴弦不是吗?就好像你没有学会说话,怎么能唱出动人的歌曲呢?”

雪莉不甘心的问道:“我是天才也不行吗?”

薇妮微笑道:“只有上帝才可以。”

雪莉只好从头开始,然后薇妮教她怎么拉动琴弓来发音。

在薇妮手里,小提琴就好像充满灵性的小精灵,琴弓跳动,不断发出各种动听声音。

可到了雪莉手里,她一拉琴弓,一声尖锐刺耳的响动出现了……

“不,不是这样,雪莉,看我的手指。学会了吗?你来。”

声音刺耳依旧。

“还是有点问题,跟着我的动作来。”

声音好了一点,可是依然刺耳。

练了没一会,蹲坐在周围听音乐的虎豹熊狼们受不了了,纷纷夹着屁股跑了出去。

甜瓜的小脸上,五官皱巴在一起,她在沙发上使劲划拉四肢,竟然勉强爬起了一点,向前爬去,看样子也是要逃离这是非之地。

渔夫们从门口经过,听到屋子里的声音,海怪探进头来问道:“嗨,boss,你在锯木头吗?需不需要我们帮忙?”

大萝莉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