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15 我原谅他们

1115.我原谅他们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秦时鸥搬到告别岛之后,虽然没有亲戚来找过,但来找他的人也不少,一些华人、一些电视台媒体、一些渔场主渔夫等等,每次来都有点麻烦事。

虎子和豹子呼叫着跑出去的时候,秦时鸥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是个陌生号码,他接听之后,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您好,我是施耐德-沃特伦斯,请问是秦时鸥先生吗?”

一听这个姓,秦时鸥便明白了他的身份,这是林顿-沃特伦斯的父亲,他等对方到来已经有几天了,还以为那些青年一被抓捕,他们的家长就会找上门来,没想到经过了三四天才来。

秦时鸥确定,对方客气的说道:“很高兴能打通您的电话,秦先生,我们现在到了您的渔场,请问方便拜访您吗?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需要谈谈。”

其实没什么可谈的,秦时鸥觉得那些青年是成年人了,既然他们犯罪犯了错误,那就该受到法律惩治,和他谈有什么用?加拿大的规矩,是非功过由法官来判断。

但人家毕竟上门了,而且姿态摆的很低,他不能过于冷漠,便说道:“很欢迎你们,沃特伦斯先生,你们请进,我已经看到你们了。”

渔场地势并不平,坦,秦时鸥没有看到这些人,他们应该还在门外,可是虎子豹子既然叫了,那就代表他们的位置并不远。

秦时鸥吹响口哨,虎子和豹子闭上嘴跑了回来。两个人并肩走了进来。

这两人年龄都在五十岁左右,平时保养的不错。皮肤光滑红润、目光炯炯有神,走起路来步子坚定有力。只是脸上的皱纹和花白的发根,证明了岁月不饶人。

领头的白人中年男子主动伸出手,秦时鸥和他握手之后,示意他进别墅会客厅坐下,这男子一边走一边做了自我介绍,他就是林顿-沃特伦斯的父亲,汉密尔顿沃特伦斯炼钢厂的老板施耐德-沃特伦斯。

施耐德身边的中年人,是青年四人组中另一个人父亲的助理,叫做卡米-切伦斯。

“我记得。在我渔场射龟的一共四个人,另外两位小伙子的家人没有得到这件事的消息吗?”秦时鸥奇怪的问道,他以为四人的家人会联袂而来,因为他们是认识的,都是大山姆兄弟连的成员。

施耐德微笑道:“伦斯先生和海伍德先生有要事缠身,将相关事情委托给了我们两位,我们全权代表他们,前来与您商谈这件事,我想这不在人多。而在于我们是否能互相谅解,对吗?”

秦时鸥听了他的话微笑不语,施耐德的回答其实分析出来,就是他们并不认为他秦大官人有值得四人一起来谈判的资格。有一位青年的父亲、一位青年父亲的助理,就足够了。

进了会客厅,薇妮帮两人泡上了绿茶。告别岛的五月份,已经有燥意了。喝点绿茶可以去燥败火。

坐下之后施耐德扭头看着会客厅的部署,正中央是一只剑齿虎的化石。两旁各有一只惧狼化石。这些化石,秦时鸥都请人做了打蜡抛光,让动物们看起来栩栩如生不少。

施耐德微笑道:“让猛虎对准门口,这在贵国风水上来说,好像是叫做白虎把门?这不太好?”

秦时鸥小吃惊他还懂得中国风水学,虽然可能只是了解皮毛,但也很难得了。

确实,从风水学上来说,白虎把门不是好事,正所谓‘下山虎守门堂、一岁一人亡’。

猛虎狮子之类的雕像画像充满霸气,本来是用作震慑作用和耀武扬威的。在古代,这些猛兽都是用于衙门、军营和朝廷要塞上,认为这些东西有煞气和凶气,能震慑宵小、荡除污秽。

但是风水讲究的是相生相克,猛虎狮子等猛兽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凶煞霸道,可对于堪称海神的秦时鸥来说,这都只是宠物。

猛虎和狮子再厉害,能打得过成年科迪亚克棕熊吗?能和金雕白头鹰争锋吗?后面这些家伙再猛再厉害,也只能乖乖给秦时鸥当宠物。

所以,秦时鸥安排剑齿虎化石对着门本来只是为了美观,如果要从风水学上讲,那就是他镇得住这些猛兽,它们在这里只是看门的!

施耐德看秦时鸥诧异,脸上露出笑容,接着说道:“我建议您将化石往角落里移动一下,在这里它们就不是装饰品,而是凶兽了。”

秦时鸥不想争执有关风水学的东西,他决定道谢一声转移话题,毕竟人家是好意,但旁边倒茶的薇妮抢先笑了笑说道:“不,没关系,不管它们多凶,我丈夫都搞的定!”

说着,她放下茶壶走到门外对着熊大方向吹了声口哨,大棕熊抖抖皮毛站起来,慢悠悠的跑过来张开嘴打了个哈欠,懒态丛生,但自带霸气。

薇妮抚摸着温顺的熊大,对施耐德两人说道:“瞧,还是那句话,在我们家的地盘上,不管什么,我丈夫都搞的定!用我丈夫的家乡后来说,在这里,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

施耐德眼角跳了跳,干巴巴的笑道:“夫人真是威风。”

秦时鸥这才明白过来,交锋已经开始了,施耐德刚才那话明里说剑齿虎在风水中太凶对他处境没有好处,暗地里的意思,却是说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如果不赶紧处理,那会有麻烦等着他。

薇妮的回答很强硬,告诫他们在渔场里,最好还是老实点。

从情商和交际手腕来说,秦时鸥比薇妮着实差不少。

这和环境有关,两年之前他还是叼丝一枚,两年来虽然有了足够多的钱,可是安于平淡生活,商界政坛交锋的事情从没经历过,话题敏感性不够强。

被薇妮堵了一通,施耐德开局落于下风,他沉默了半分钟后找不到更好的切入话题,只能开门见山:“秦先生,我和我的朋友认为,咱们之间可能有点误会,孩子们年轻,犯了点错误,不知道您能否宽宏大量原谅他们?”

秦时鸥说道:“当然,年轻人犯错,连上帝都会原谅的,我原谅他们。”

施耐德和卡米-切伦斯脸上露出惊喜表情,秦时鸥接着说道:“只是不知道法官愿不愿意原谅他们,我已经将案子移交给省最高法院,和我没关系了。”

两人的脸色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