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16 香饽饽秦大官人1/5

1116.香饽饽秦大官人(1/5)

双方无法谈拢,气氛变得僵硬起来,施耐德还想努力一把,问道:“秦先生,请问您对大山姆兄弟连有了解吗?”

秦时鸥耸耸肩道:“当然,大山姆兄弟连是一个很著名的联合会,我想任何不瞎不聋的人,都对它有一定了解。”

听他这么说,施耐德脸上露出自得的微笑,而旁边的卡米-切伦斯配合的说道:“沃特伦斯先生是兄弟连理事会的成员,秦先生,如果你对某个社团感兴趣,那应该知道,理事会成员是最好的介绍人。”

秦时鸥笑了起来,这是硬的不行来软的,施耐德开始进行示好了,可惜他对大山姆兄弟连这样的联合会实在没有兴趣,如果是共济会还有点意思。

于是他愉快的说道:“哦,那真是太好了。”

施耐德和卡米刚刚又要微笑,结果秦时鸥接着说道:“但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两人可是聪明人,他们不信秦时鸥愚蠢到不明白卡米那句话的意思,毫无疑问,秦时鸥拒绝了大山姆兄弟连伸出的橄榄枝。

按照施耐德的脾气,要是以往有人他的邀请,他早就拂袖而去。可是这次不行,不光是他有求于秦时鸥,还因为大山姆兄弟连理事会的会长要求他将这个中国人拉进他们的联盟中。

时至今日,大山姆兄弟连早就不是单纯的美国大学生联盟了,只要是实力足够,那就会受到邀请,里面的成员人种复杂,快可以媲美联合国了。

物以稀为贵,大山姆兄弟连的这个发展路线是错误的,就像中国大学扩招然后导致了大学生不值钱一样,他们的联盟盲目扩展,看起来会员更多、资源更多,其实没有了门槛。这个会员资格也变得廉价了。

当然,施耐德肯定不会这么认为,对于秦时鸥的拒绝,他有些难以置信。再度说道:“秦先生,你不想加入大山姆兄弟连吗?你确定你了解我们协会?”

急切之下,他把话说的都很直白了,不复刚才的含蓄,可见他也是着急了。

秦时鸥做出遗憾的表情。说道:“非常抱歉,沃特伦斯先生,我是CCS的会员,我们的协会规定成员不准再加入其它协会,所以对于您的厚爱,我只能说声谢谢。”

CCS是加拿大华裔互助会的简称,闫东磊确实不止一次的邀请过他加入这个进去,可秦时鸥对于加入协会没有兴趣,因为这些协会活动太多、要求太多,他一个闲云野鹤。不适合加入这种牢笼。

哪怕这些牢笼是镀金的。

施耐德等人自然不知道秦时鸥是在胡扯,他们沮丧不已,好在两人不算脑残,没有说出让秦时鸥退出CCS加入大山姆兄弟连的话语,否则秦时鸥可就找到理由赶人了。

后面两人又千方百计劝说了一通,奈何秦时鸥打定主意就是不加入,只是一个劲的和薇妮向两人劝茶,两人也是着急,喝来喝去倒是不断上起厕所来了……

谈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取得进展,施耐德有点失去信心。便放弃说服秦时鸥加入大山姆兄弟连的想法,直接进入最终话题:“秦先生,请问我们要付出什么样的条件,您愿意放弃对我们孩子的起诉?”

大山姆兄弟连只是个私人性质的联合会。影响力不可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四个青年确实违法了,一旦法院进行宣判,那他们是要判刑的。

所以,施耐德才这么上心这件事,虽然儿子林顿是个没出息的败家子。可他不希望自己的接班人被关入监狱,

加拿大的上层社会人士都是要脸面的,一旦林顿进入监狱,那以后出来就很难进入这个圈子了。

秦时鸥也亮出了底盘:“沃特伦斯先生,您找错人了,现在我已经无法撤销控诉,因为这不是私人纠纷,而是那些孩子确实违法!要我说,您与其在我这里耗费时间,不如去找个好律师。”

施耐德见对方油盐不进,终于恼怒了,说道:“秦先生,不就是我的孩子们破坏了你渔场的利益,他们让尼损失了多少钱?我十倍赔偿可以吗?十万?五十万?一百万?!”

谈到这个话题,秦大官人露出一脸诚恳的表情:“您误会了,沃特伦斯先生,咱们一见如故,我怎么会要您的赔偿呢?这件事上我实在无能为力,因为他们确实犯法了。”

卡米插嘴道:“是的,他们犯法了,可是你能撤销有关他们射猎棱皮龟的案子吗?我们都知道,那些孩子对棱皮龟并无伤害之心,他们只是无聊,随便去射鱼而已,比如亚洲鲤鱼。”

射杀亚洲鲤鱼在加拿大是被鼓励的行为,如果秦时鸥撤掉游骑兵的控诉,那这个案子处理起来就简单很多,律师有足够理由给这些青年开脱。

秦时鸥可不想看到这一幕,于是他斜了卡米一眼,不屑的说道:“亚洲鲤鱼生活在海洋里?还有,你怎么知道他们对棱皮龟没有伤害之心?”

言外之意就是,你什么身份,配和我在这里讨价还价?

在施耐德这种老牌商人的心里,世界上没有金钱不能解决的问题,如果确实不能解决,那只能说明你出动的价码没有打动对方,只要继续加钱就行。

可是今天,他的信仰被挑破了,秦时鸥根本不要他的钱,什么都不要,只要一个公正!

凭什么,你们的孩子可以随意的使用诱鲨剂和炸药弓箭在海洋中猎杀那些生灵?如果是为了填饱肚子和赚钱养家,他能理解,可这些人却只是为了开心,这不可饶恕!

施耐德和卡米最终一无所获,只能失望离开,临走之前施耐德一个劲的劝说秦时鸥好好考虑一下。

秦时鸥也笑着说他会考虑,其实他会考虑个鸟。

送走施耐德两人之后,没过多久,闫东磊的电话打了过来,关心了他的案子之后,他切入主题:“小秦,要不你就加入咱们纽芬兰的加拿大华裔互助会吧,这样要是大山姆兄弟会迫害你,我们也有正当理由去帮忙。”

秦时鸥实在没兴趣,就说考虑一下,以后再给他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