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17 自由联盟2/5

1117.自由联盟 2/5

挂了闫东磊的电话,几个小时后又有人打来电话,这次是渔场主安德鲁,他邀请秦时鸥加入纽芬兰本地的渔场主同盟,说什么口号就是一脉同源、同进同退之类,很是动听。

但秦时鸥不好忽悠,他直接拒绝,自然是又拿华裔互助会不允许会员加入两个协会为借口了。

当天晚上消停了一下,第二天,更多的电话打了进来,全是各种联盟、各种协会发出的招徕令。

秦时鸥从来不知道原来加拿大是有这么多协会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这么吃香,他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这么多协会联盟之类关注自己?

在吃饭的时候他将这点疑问提了出来,奥尔巴赫将例行观看的报纸拿给他,指着头版让他观看。

原来,现在多家加拿大国家级别的报刊开始报道这件案子,因为快要开庭了,有人就挖出了秦时鸥这支游骑兵的身份和四个青年的背景,吸引了大量加拿大人关注。

人们关注这案子的原因,就是不想看到特权阶级逃脱法律制裁的场景,这点和秦时鸥的目标一致,那就是公平的判罚,让作奸犯科者自作自受。

秦时鸥不胜其烦,索性将手机交给鲍威尔,不是熟悉人打来的电话,一概挂断不接。

看他情绪不好,几个孩子规矩起来,想尽办法让他高兴。

雪莉很认真的练习小提琴,虽然她拉琴的声音还是和拉锯差不多;米歇尔更努力的练球,还尝试了一下灌篮,效果不错,他的弹跳和滞空能力很惊人,可以在少年篮球架上完成灌篮。

戈登看看自己没有什么能拿出手的东西,便跑去缠着薇妮学做菜,要给秦时鸥做一份爱情午餐。

威斯左看看右看看,他找不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便蹲马步气沉丹田。喝道:“都让开,我要运气使用金刚指,隔空戳死这些混蛋!”

戈登愿意学做菜,薇妮对此感到很欣慰。她最近教导雪莉教出了经验,明白对待这些小家伙的学习热情,要谨慎对待,不能教他们太难的东西,否则一旦打击碎了信心。他们就不愿意学了。

于是,薇妮教了戈登怎么做一盘成功的水果沙拉。

威斯好奇的问戈登:“这有用吗?我丝父自己的厨艺很高超,你做的这些东西,虎子和豹子都不吃吧?”

戈登搅拌着沙拉酱和枫糖浆,不悦的翻起白眼道:“你挑事吗?狗当然不吃水果,它们是吃肉吃骨头的。”

威斯摇摇头,坚持说道:“我认为这没什么用。”

戈登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擦干净手摁着威斯的肩膀说道:“小子,世界那么大,你要多看看。知识那么多,你得多学学。有一句谚语说的好,要走进男人的心,那得通过他们的食道,要进入女人咳咳,咳咳……”

话说了一半,戈登使劲咳嗽了起来,他急忙悄悄观看周围的薇妮和雪莉,见她们没有反应,这才放下心来。

可是威斯还想学习。问道:“要进入女人什么?你倒是把话说完啊。”

戈登瞪了威斯一眼,嘟囔着跟傻帽做朋友真危险之类的话,回去老老实实的拌起了沙拉。

孩子们都在忙碌,秦时鸥听着刺耳的拉锯声。看着米歇尔的扣篮表演,心思却不知道飞向了哪里。

这次频繁打来的电话倒是给了他一个灵感,那就是为什么他自己不搞个协会、联盟之类的东西呢?

加拿大的协会联盟事情非常多,会员经常开会聚餐之类,有事没事就要par一下,这点在秦时鸥看来绝对是恶习。偏偏加拿大人乐此不疲。

如果他自己能搞一个协会,那他就是会长,规矩就是他订,这样他既有理由推脱其他协会的邀请,还能认识一些大能量的朋友,不是挺好吗?

越想秦时鸥越觉得这个灵感靠谱,戈登屁颠颠的将拌好的沙拉递给他,秦时鸥随意接过来吃了一口,结果心思想到精彩的地方,‘咔嚓’一下子咬到了舌头!

舌头是人体最富神经的组织器官之一,被牙齿咬到是很疼的,尤其是秦时鸥刚才眉飞色舞之间下意识的加大了咬合力度,这一下子可是疼的他表情狰狞。

威斯也在旁边吃沙拉,薇妮和戈登拌了很大一盘。这样他看到秦时鸥表情变得这么痛苦顿时大惊,叫道:“丝父、丝父、丝父,你怎么了?”

秦时鸥拉过垃圾桶低头张开嘴吐了口口水,确实咬伤的厉害,这一口口水全是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看到这一幕,威斯站起来大叫一声,拍着桌子吼道:“吃吃吃,别他么吃了!菜里有毒,我丝父中毒了!快快快,快给他解毒!”

秦时鸥、薇妮、所有人:“……”

威斯那边叫的欢实,他吼完之后一把拉住戈登,怒道:“你这个该死的白眼狼!丝父对你辣么好,你为什么投毒害他?说,日本人给了你什么好处?!都给我让开,我陈真要清理门户!”

虎豹熊狼驼鹿猞猁一行:“……”

薇妮帮秦时鸥处理了一下伤口,给他用漱口水洗干净伤口之后,秦时鸥才有机会说话:“好啦,粗儿,丝父木事啦,哎呀卧槽,丝父怎么大色头了!”

威斯满脸绝望,拉着秦时鸥道:“丝父,你永远活在陈真的心里!”

秦时鸥忍无可忍,一个闹崩在他头上:“老老丝丝次你哒撒拉,你岑真个屁啊!”

等到舌头消肿,秦时鸥将他的想法通知了巴特勒、比利、毛伟龙、小布莱克、布兰登一行人,他也就和这些人关系最熟,真要搞什么协会,他们自然是第一批会员。

几个人对于秦时鸥的提议还真是感兴趣,因为他们是认可秦时鸥能量的,上次的运通年会就是证据,他们跟着占了不少光。

比利还给他支招道:“秦,你别先邀请我,先把你身边的大角色搞定。”

秦时鸥疑惑:“谁?哈姆雷?”

“威斯!未来的钢铁大王!你先把他栓到你的战车上去再说!”比利几乎是用吼叫的声音喊出了这句话。

听了他的话,秦时鸥拍拍脑袋,确实啊,近水楼台先得月,他怎么忘了威斯这个小徒弟?不过设计自己徒弟这种事,他有点做不出来,因为他不想做岳不群。

设想初步确定下来,接下来要确定的就是协会名字,秦时鸥灵光一闪——自由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