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18 渔场春天3/5

1118.渔场春天(3/5)

加拿大被人看做养老圣地,不是没有道理的,这里什么都很慢,生活节奏慢,司法立案也慢,秦时鸥以游骑兵名义将四个青年送上法庭,前期调查取证过程很冗杂,一时之间还开不了庭。

这样,正好给了秦时鸥时间,来计划他的自由协会。

比利一行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蛋疼,秦时鸥觉得还好,因为他成立这个协会的目的,就是让自己更自由,希望也能让会员们自由自在的做事情。

时间转入五月份,冬天的身影终于彻底离开,天空瓦蓝,飘荡着白云,不像冬天那样,时不时就阴云密布,然后来一场大雪。

早上起床,秦时鸥推开窗户往外看,突然之间感觉房前屋后的草坪变成了绿地,一些小野花开在绿草中,在晨风中轻轻摆动,一派生机。

渔场巨大的草地里,不时有小鸡小鸭小鹅的身影闪过,有一段时间没有大搞y,渔场的鸡鸭鹅、野猪野鹿都生活的不错,成功的繁衍起来。

秦时鸥换上运动服跑出门,清晨的温度还有点低,草叶上点缀着晶莹的露珠,朝阳照射,阳光洒下,洒在露珠上泛起彩色的光芒,眺望草坪,光辉闪耀。

出去跑了几步,秦时鸥就感觉有些热了,他这才意识到,已≮↘≮↘,x.经到了可以穿短袖t恤锻炼的时候了。

虎子和豹子好像小尾巴一样追在秦时鸥身后,拉拉汪太爱打闹了,它们是一种运动犬。只要睁开眼睛那就是活力四射,一定要有人陪着打闹才好。

两只拉拉汪一会快跑几步超过秦时鸥。一会打闹起来就落在后面,等它们抬头发现被拉远了。便又加速跑了起来,再重复这个过程。

春天海滩的沙子都细碎很多,虎子和豹子在上面滚着爬着,淡黄色的短毛上沾上不少沙子,秦时鸥给它们挠了挠身上,结果挠下一些毛来。

看到这些随风飘荡的短毛,虎子和豹子顿时乖乖的坐下,它们突然就情绪低落了,低下头用前爪在沙滩上划来划去。跟小孩子一样。

秦时鸥亲了亲两个小家伙的头顶,他这么一停下来,追着飞在空中的尼尔森和小布什便落了下来。

白头雕越来越大了,身上终于褪去丑陋的灰毛,脑袋上长出了雪白的羽毛,尾翼和翅膀的羽毛则变成闪亮的深黑色,当小布什展开羽翼的时候,阳光似乎无法停留在羽毛上,给人一种如水一样流淌的感觉。

它变大了。就没法继续站在秦时鸥肩膀上了,后者肩膀不够宽,它停不下。

又给小布什和尼米兹梳理了一下羽毛,秦时鸥继续在海滩上奔跑。早起的渔夫们分成两批,公牛带着一批准备出海探查鱼况,烟枪则带着另一批在保养甜瓜公主号。

看到秦时鸥。渔夫们纷纷打招呼:“早啊,boss。你跑步的英姿酷毙了。”

“公牛,你这个马屁拍的并不高明。boss什么时候不是英姿焕发?是吧,boss?”

“bb霜,你这个马屁拍的到位,我服了。”

秦时鸥笑着和他们开玩笑,站到码头上看他们准备工作。海浪拍打着码头,不断有蒙蒙水汽和小水珠飞起来拍打在他的脸上,感觉很清润舒爽。

渔场的海水更清澈了,哪像冬天那样沉闷,秦时鸥感觉冬天看海洋,海水是青灰色的,很沉闷,现在再看,那就是淡蓝色,阳光照射,透明闪亮。

跑了一圈,身上出汗了,秦时鸥就回到别墅准备早餐,这时候米歇尔出门了。

本来米歇尔是跟随着秦时鸥跑的,可是两人步幅和频率不一致,而且过于早起对米歇尔不太好,他需要很充沛的休息,所以秦时鸥让他比自己晚半小时再起。

进屋之后,秦时鸥看薇妮已经在烤面包了,就笑道:“嗨,亲爱的,你为什么不再去睡一会?”

薇妮背靠着烤箱,微笑道:“这么美的春光,在睡梦中可是体会不到的。”

秦时鸥将咸鸭蛋拿出来,结果冰箱里只剩下最后几个,他全拿出来后发现里面还有两个小罐子,里面是当初他腌制的泡椒香菇和油泡牛肝菌,打开看看还有不少剩余。

拍拍头,秦时鸥笑道:“我现在真是老昏头了,这些小菜都泡了多久了?竟然忘记吃了。”

薇妮接过去看了看,一边看一边问道:“还能吃吗?”

不用秦时鸥回答,她打开罐子嗅了嗅,惊奇的笑道:“香味更浓郁了哈?看来还能吃的。”

早餐的小菜就是泡椒香菇和油泡牛肝菌,腌了一个冬天,可算是彻底入味了。腌制的时候秦时鸥没有用多少盐,故而并不是很咸,一行人大块吃着,连奥尔巴赫都赞不绝口。

看身边的人喜欢吃这东西,秦时鸥拍拍桌子,说道:“这样,周末我们去湖中岛和山上去找野菌子吧?或许我们还能遇到一些不错的野菜,腌一下肯定很好吃。”

米歇尔失望的说道:“我还要练球。”

薇妮笑着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道:“没关系的,工作和学习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不要让它们成为你生活的全部,所以……”

“所以我可以不练小提琴然后去玩吗?”雪莉打断薇妮的话期盼的说道。

薇妮露出标志性女神微笑:“不,你需要早起提前练小提琴,或者吃过晚饭不许休息,继续练小提琴。”

雪莉目瞪口呆:“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

“我那是安慰米歇尔的。”薇妮笑嘻嘻的在雪莉俏脸上捏了一把。

秦时鸥看薇妮在逗两个孩子,他看了一会,忽然发现虎子和豹子没在。

平时吃过饭,虎子和豹子会在客厅里闹腾,直到闹的熊大受不了躲出去,可是现在,屋子里安安静静,熊大吃饱喝足,正幸福的坐在地毯上拍小肚子。

“虎子和豹子呢?”

薇妮看了看,道:“在外面玩吧?刚才吃饭的时候还在。”

秦时鸥走出去一看,拉拉汪正在抖擞身躯,一些细毛在旁边飘散,可是不管它们怎么抖擞,依然还是有毛掉落下来,发现这点,它们惆怅的看了秦时鸥一眼,委屈的叫了起来。

顿时,秦时鸥明白了,两个小家伙因为掉毛,不好意思待在屋子里打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