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51 漫山遍野摘野菜1/10

1151.漫山遍野摘野菜(1/10,求推荐票)

今日十更,先为端木黯然盟主加五更!同时,各位兄弟姐妹,这个周,咱们在推荐票榜单上,排名好黯然……

牵着薇妮的手,秦时鸥和她一起在迈步在沙滩上,浪花接连着拍打上来,薇妮跟小孩一样,用脚丫踢着浪花,踢着踢着莫名其妙的就会笑起来。

秦时鸥知道,她开心的不是看到了美丽的夜光帆水母,而是在他陪伴下,来感受这样的场景。

回去的路上,秦时鸥告诉她实话,说那是帆水母。薇妮立马反应过来,惊讶的问道:“它们在渔场产生了基因突变?变得真是太漂亮了,如果一开始爆发的是它们,或许损失就不会那么大了。”

夜光帆水母比普通帆水母更容易被察觉,在水质清澈如大秦渔场海域里,夜里它们只要浮进距离水面二十米深度的水域,就能被人察觉到。

回了别墅,薇妮兴致勃勃的又带其他人去观看,还拍下了若干照片放入微博、脸书、推特上,秦时鸥看的怪累,你说人自己爽就爽了,再费劲的到处发布,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薇妮爷爷奶奶和父母这次过来,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看望外孙女,另一个就是协商秦时鸥和薇妮的婚礼。

随后,秦父和秦母也赶来了,秦时鸥的婚事是家里的大事,连他的姐姐、姐夫和外甥都来了。

接到众人回了别墅,小辉立马撒丫子去找雪莉,将一个包扎精美的礼品盒递给她,腼腆的说道:“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雪莉姐姐,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欢。”

雪莉甜甜笑道:“一定很棒,小辉,你的英文说的好多了。”

小辉傻乎乎的笑,秦姐告诉秦时鸥:“雪莉魅力太大,小辉在家里天天练英语。那个努力的劲头,可把你姐夫看呆了,起初以为他是开窍想学习了,后来发现。好像不是呀。”

他努力练习英语,自然是为了无障碍的和大萝莉沟通。

戈登拉住小辉,伸出手道:“哥们,我对你那么好,咱们感情那么铁。你就没有给我准备礼物?”

小辉赶紧点头:“准备了,准备了,我给每个人都准备了。还有威斯,威斯你好。”

威斯表情严肃的点点头,握拳说道:“你好,朋友,久仰大名,如雷贯耳……”

“他说什么?”小辉满头雾水。

戈登搂着他的肩膀:“别理他,他是疯子,疯子懂吗?打人可以不受老师批评的。走,咱们去看看你给我准备的礼物。”

威斯咬牙切齿的看着戈登,雪莉怂恿道:“运气呀,威斯,赶紧一指头戳死他!”

鲍威尔笑着走过来,左手揽住威斯右手揽住雪莉:“别闹了,爷爷奶奶刚来,走,我们去问候他们。”

秦姐看到这一幕说道:“鲍威尔还是那么有礼貌呀,真好。小辉你要和你鲍威尔哥哥学习知道吗?”

小辉立马腆着脸开始嘿嘿的笑,秦时鸥挠挠他的头,有个想法现在还不能释怀——小辉小的时候他老是觉得这孩子有点缺心眼,自从跟姐姐说过一次被打了。他以后都憋在了心里,现在忍不住又想提。

结果鲍威尔接话转移了话题:“先跟我学刷牙吧,哈哈,小辉,瞧我的牙齿,是不是很白?”

小黑人做了个呲牙咧嘴的表情。露出的牙齿确实雪白。

秦母奇怪道:“还真是,鲍威尔的牙齿真好,我天天监督小辉刷牙都比不上他。”

秦时鸥也有这样的感觉,可能是黑人的牙齿天生丽质,加上有皮肤对比加成吧。

一家人见了面,便开开心心的坐在一起聊起天来。

下午没什么事,秦父和姐夫找秦时鸥要了枪,说是在山脚下晃悠一圈。

秦母看他们挎着枪就心惊胆颤:“老头子你干啥?回来收拾家,你带着枪出去干嘛?”

秦父好脾气,呵呵笑道:“开两枪玩玩,再拍点照片,回去跟老孙老廖他们吹牛皮。”

秦母不满的说道:“你说你又不会打枪,你装什么装?出事咋整?”

秦父还是呵呵的笑:“谁说我不会打枪,年轻时候我也跟着民兵锻炼过,还想着老毛子要打进来,我跟着民兵上山打游击呢。”

薇妮上去打圆场,说道:“妈妈,没事的,别担心,我让黑刀跟着,他是美国最精锐部队退役下来的军官,玩枪很厉害的,有他在不会有危险。”

秦时鸥对着窗外喊了一声,黑刀雷厉风行的跑进来,然后立正敬礼,美式军礼做的干脆利索,赏心悦目。

秦母打量了一下黑刀,说道:“小鸥,你问问这个年轻人咋刷牙的?他的牙齿比你可白多了。”

薇妮忍不住笑了起来,秦时鸥觉得和老妈在一起太难对付,就跟老爹走了。

春天万物复苏,坎巴尔山小兽春情焕发,即使在山脚也能看到它们的身影。

秦父和姐夫的枪法都烂的不行,能打响枪已经不错了,反正他们开枪,面前一百八十度之内不能站人,否则危险。

绕着山脚转了会,秦父两人什么收获也没有,倒是黑刀玩了一手左轮绝技,一只绿头鸭受惊跑出来,秦父和姐夫没有看清,便见黑刀一拍大腿外侧,枪声响起绿头鸭被打死了。

看父亲和姐夫不尽兴,秦时鸥说道:“要不回去收拾一下,咱们进山?”

秦父在周围张望着,然后摇摇头,说道:“不进山了,拿着枪过过干瘾就行,要真拿枪上山,你妈不吵吵才怪。对了,小鸥,你山上能吃的野菜不少呀,这应该是纯天然吧,没人吃?”

秦时鸥不认识,茫然问道:“哪里有野菜?”

“蕨菜,马牙菜,还有荠菜呢,挺全的,我看啥样都有。没想到这洋人的山上和咱们老家长得野菜差不多。”秦父指着一片绿色的野草说道。

姐夫笑道:“这正常呀,都是温带地区,野菜这东西都是一个方向进化来的,不过我估计还是有点差别的,不知道这边的野菜能不能吃。”

秦父道:“能吃,一个样,有啥差别,我看着这菜嫩的很,要不明天咱们来山上挖点野菜吧?带着枪。”

听老爹这么一说,秦时鸥笑了起来,老爷子还是想上山去放两枪打个猎物,确实,要是没有合适的理由,秦母肯定不放他上山,要是有挖野菜这个借口,那就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