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52 野菜飘香2/10

1152.野菜飘香(2/10)

回去之后,秦父先绕着秦母转了个圈,秦母奇怪的问道:“你干啥?”

秦父理所当然的说道:“让你瞅瞅,我这不是拿着枪出去也没掉啥零件吗?”

秦母笑了起来,道:“你这是臭美。”

秦父看了秦时鸥,给了他一个眼神。

秦时鸥装作随意的说道:“妈,刚才我爹去转悠的时候,看到山上有野菜,咱们明天没啥事,你们也不爱出海,咱们去山上挖野菜吧……”

“爱出海,舅舅,我们爱出海。”小辉着急忙慌的说道。

姐夫瞪了他一眼,说道:“大人说话,小孩插什么嘴。”

小辉露出经典的叹气表情:“唉。”

秦时鸥也不站在他这一边,说道:“你出什么海?明天跟着戈登、啊不,跟着你威斯哥哥去上学,看看人家外国小盆友是怎么学习的。”

小辉更想叹气了:“舅舅,我都出国了,还得上学呀?”

家里没有孩子,小辉一个人待着更没劲,秦时鸥想通过这样的方式锻炼小辉进入陌生环境之后的适应能力。

秦母一听有很多野菜,顿时精神大振,问道:“都有啥野菜?”

她的拿手好戏便是家常菜,可一般的菜肴薇妮和家人都会做,因为薇妮的爷爷奶奶在中国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这样在家常菜方面她没有优势,而野菜或许可以让她展示一下厨艺。

秦父从兜里掏出几棵给她看了看,秦时鸥暗暗吐槽,刚才他提议上山,老爷子还说不用,这不是口是心非吗?老爷子不愧是象棋高手,看的倒是高远,早早就在路上摘野菜了,这显然提前筹划好了带枪上山的行动。

秦母看了看后满脸欣喜,这季节正是野菜娇嫩的时候,错过这村就没有这店了。

晚上聚餐。秦时鸥选了在希克森老爹的餐厅里,餐厅规模扩展,十多个人轻易可以容纳下,但老厨师给他们收拾出了后院。让他们去院子里吃饭。

这个位置才是黄金餐位,老爹的院子后面直通大海,站得高点可以看到海,而坐下后就能听到海涛声,真正的观海听涛海景餐位。

因为不想让人弄脏院子和担心被人损害花园。希克森老爹不对游客开放,也就是秦时鸥面子大,才能进入这个地方。

来到花园里,薇妮拉了拉秦时鸥的手,小声道:“时间好快呀,还记得我第一次来小镇的时候,老爹在这里布置的烛光晚宴吗?一眨眼,快两年啦。”

秦时鸥怎么能不记得?他记得清清楚楚,晚上吃了饭后和薇妮听着海浪拍岸声慢慢走回渔场的每一个场景。

“我当然记得,那可是我亲自布置和安排的呢。永远也忘不了。”秦时鸥笑着说道。

薇妮白了他一眼,皱皱鼻子不信的说道:“你布置的就见鬼了,当时一进院子看到烛光晚餐餐桌,你那会表情比我还吃惊,我甚至以为咱们走错地方了呢。”

秦时鸥打了个哈哈,薇妮观察的还真是细致,看来正如空姐所说,不是他泡上的人家,而是人家看中了他,半卖半送跟他来到了渔场。

开开心心的吃了顿饭。因为薇妮爷爷奶奶的普通话都很流利,双方交流的很轻松,秦时鸥和阿尔芒不断挑起话题,让每个人都能参与进去。谁也不会受到冷落。

因为上山,第二天大家都早起,薇妮家庭这边,她的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上不了山,米兰达留下陪他们,让马里奥和阿尔芒上山去挖野菜。

秦时鸥、薇妮、伊沃森、黑刀、伯德。渔场这边出了五个人,秦时鸥牢记上次遭遇野猪群的教训,这次一定是带上了足够武力,另外加上虎豹熊狼小猞猁,天上还有小布什和尼米兹放哨,足够强大,不会再出什么危险了。

上山的路上先遇到了荠菜,这种野菜秦时鸥也认识,小时候他经常跟着母亲去荒地里挖荠菜,回来调和点肉沫就能做很好吃的荠菜饺子和荠菜馄炖。

加拿大也有荠菜,而且可能因为没人挖着吃的原因,这家伙长势很茂盛,只要大片长草的地方,就能看到荠菜的影子。

之前因为要挖野菜,秦时鸥上网查了一下加拿大常见的野菜,荠菜名排第一。现在因为大量华人涌入,这种没人要的野菜终于进入了华人的菜市场,在多伦多可是要四加元一磅的,不便宜。

秦时鸥挖了荠菜放到准备好的网兜里,熊大大眼珠子咕噜噜乱转,它看秦母尝了尝后眉开眼笑,以为是好吃的,就小心翼翼的靠近秦父,从他兜里偷了两把荠菜。

自己吃一把,分给大白一把,熊大也眉开眼笑,感觉自己占了便宜。

但只咀嚼了两口,它就呸呸的吐了出来,什么玩意儿,真难吃,坑熊啊。

大白奇怪的瞪了它一眼,然后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看起来津津有味。

后面有导游带着游客上山,大概二十来个人的小团,秦时鸥站起来和导游打招呼,都是熟人。

有游客问他们在干嘛,导游也不清楚,但他急中生智,一本正经的说道:“秦是一个特别有素质的人,特别有爱心,经常参加慈善会。另外他还特别有责任感,这是带着家人在义务除草。”

国内来旅游的全是大城市的高收入家庭,否则也承受不了十万起步的旅游费用,他们竟然没认出秦时鸥一家挖的荠菜,听了导游的介绍恍然大悟的点头,然后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秦时鸥。

导游说的是普通话,一家人都听懂了,所以也用看傻逼的眼神看这些同胞。

在荠菜旁边还有一种野菜,这个秦父秦母就不懂了,秦时鸥挖出一棵展示了一下说道:“这是豆瓣菜,也是很好的野菜,咱们中国人还叫它西洋菜、水荠菜啥的,营养价值很高,味道和荠菜差不多。”

秦父恍然大悟:“哦,那这就是正宗的加拿大荠菜了啊?回头我带点回去。”

秦时鸥苦笑道:“你带啥呀,这个国内南方很多地方都种上了。”

往上找,又找到了马齿苋,也就是秦父前面说的马牙菜,这是他们家乡的土称呼,而且在秦时鸥家乡,马齿苋的做法也比较特殊,是用来炖鲫鱼的。

搜集到这些野菜,秦时鸥对以后的饭就期待起来,他可是很久没吃老妈包的荠菜水饺,也很久没喝老爸熬得马齿苋炖鲫鱼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