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59 该订婚了9/10

黄金渔场· 1159.该订婚了(9/10)

打完孔,阿尔芒将杯子底部直接切割,这样底部的通风和漏渣的效果比较强大,不用煽火,自身通过的空气也够用。

接下来,他拿起中型口径的杯子,在外壳底部开了个16CM的孔,试探了一下把内胆放进去,然后尝试着安装和拿出,感觉没问题后对秦时鸥点点头,秦时鸥也对他点点头,至于在点什么头,那他就不知道了。

20厘米口径的杯子自然是用来做外壳的,这个杯子的把手,阿尔芒故意没摘下来,他握着把手就能端起杯子,说道:“你瞧,这样以后转移炉子的时候更安全,不是吗?”

秦时鸥迟疑的问道:“我想知道,炉子温度那么高,不会烫坏把手外面的保护塑料吗?而如果没有保护塑料,那炉子使用时候传递热量,把手的温度也那么高,谁敢碰它?”

阿尔芒愣了一下,然后他冷静的说道:“不,把手的保护层没那么容易被烫坏。”

秦时鸥对此表示怀疑,说道:“可你不是说,木煤气燃烧产生的火焰温度还要超过天然气煤气各种液化气吗?那样温度可够高的,绝对能够烫坏把手。”

阿尔芒看看他,说道:“你知道吗,我手下的学生期末考都能及格通过考试。”

秦时鸥不明白他说这个干嘛,便奇怪的问道:“为什么?你们期末考的是怎么DIY一个木柴炉?”

阿尔芒摇摇头说道:“不,那是因为他们不会跟我犟嘴,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秦时鸥哈哈大笑起来,如果可以,他真想放虎子和豹子咬这家伙。

这也没什么好争执的,这个炉子只是阿尔芒教导秦时鸥怎么做,事实上不锈钢铁皮不够结实,木煤气燃烧产生的温度,烧个十来次就会毁了这个炉子,他学会之后要用钛合金铁皮来重新制作。

18厘米的杯子还要进行周围开孔和底部开孔。因为它将作为火炉的炉膛,主要起拔火作用,通气必须充分。

大概制作出来之后,阿尔芒又对细节进行加工。而正是这些细节,导致了最后的成品价值不一样。

两个人忙活了两个多小时,一个闪亮的柴火炉制成了,小炉子是银亮色,曲线有着大水杯的流畅。阿尔芒握着手柄举起杯子,骄傲的说道:“怎么样,这是不是艺术品?”

秦时鸥赞叹道:“你们法国人果然厉害,做个炉子都能做成艺术品。”

当然这话是褒奖的成分更大,其实就是个杯子的形状,有什么艺术感?

阿尔芒被他一赞扬倒是来了劲头,他将杯子放到秦时鸥跟前,说道:“你瞧,这东西多有欺骗性?以后你的朋友来做客,你可以先点燃了木柴。然后拿到他面前说请他喝杯热茶,等他打开盖子,你说会有什么样场景?”

秦时鸥目瞪口呆的看着法国帅哥,后者满意的笑道:“是不是会很吃惊?”

不,是很傻逼,你这是嫌自己朋友太多的节奏啊,秦大官人在心里默默的吐槽。

柴火炉制作完毕,接下来就是要试烧一下了,阿尔芒在里面放上木柴,然后倒了一些酒精来引燃。点燃之后木柴火焰开始并不大,但越燃烧势头越大。

明明没有任何加压设备,这玩意儿愣是能让火焰呜呜的往外喷,由此可知木煤气的升腾速度多快。放热能力多强大。

一军用饭盒的冷水,只用了四分钟就烧开了,阿尔芒拿下饭盒,然后让秦时鸥看里面的木柴:“才燃烧了不到一半,厉害吧?剩下的木柴,还够你再煮个汤来喝呢。”

后面阿尔芒还给秦时鸥做了个试验。他重新放上一盒水,然后往炉子里塞入潮湿的木柴甚至是刚刚从树上折下来的树枝,结果火势虽然略有减小,却依然在熊熊燃烧!

这就是木柴炉的最大优势之一,对原料要求不大,只要开始烧起来就行。

最后,等火焰熄灭,阿尔芒将杯子里残留的灰烬倒了出来,完全化作草木灰了,他说道:“燃烧的是不是非常充分?看,这玩意儿多么低碳环保,用这种炉子比气化炉可要好得多,不是吗?”

秦时鸥点头说是,然后指着炉子道:“现在更像艺术品了,大舅哥,你太厉害了。”

阿尔芒尴尬的咧嘴笑了笑,木柴炉容易起黑灰,只烧了两壶水,先前炉子外壳的银亮色迅速变得黑漆漆起来,跟抽象派的名画似的。

但不管怎么说,秦时鸥都参与了一个木柴炉的制作,当然他在其中的作用就是递个扳手螺丝刀切割刀之类,可有价值的地方在于,他成功学会了怎么制造木柴炉,以后他可以自己制作了。

拿到木柴炉,秦时鸥得意洋洋去给众人都展示了一下,秦父秦母看到这一幕对他突然恨铁不成钢了,拉着他说道:“你都当爹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气?制作这种小炉子干嘛?是当爹的人该玩的吗?”

薇妮赶紧给老公说好话:“爸妈,小鸥制作的这种炉子不是玩具,功能很强大的,以后上山我们就不用带燃料了,有这个炉子,山上的东西除了石头和水,其他都可以做燃料。”

秦父叹了口气,说道:“你看,一样的话,薇妮说出来就不一样。”

秦母也说道:“薇妮比小鸥可成熟多了,算小鸥有福气,找个这样的好媳妇。”

秦时鸥哭笑不得,我就DIY个炉子就把我当孩子?这典型的中国式父母思维,这种炉子在国外本来就是成年人玩的东西好不好。

不过他可是孝子,不会和父母去争辩,主要是他明白,争辩起来他是赢不了的,因为秦父和秦母的思维跟他不在一个维度里。

秦父和秦母数落的越发有劲,薇妮趁机在里面小小的表现,让两位老人对她更满意了,转而开始夸薇妮。

夸了一会等薇妮离开,秦父拉着他说道:“来这边休息的也差不多了,该谈正事了,你和薇妮订婚和结婚的日子得定下来,加拿大人有什么说法吗?”

秦时鸥道:“日起你得和薇妮的父母协商,你们商量吧,我和薇妮哪一天都行。”

秦母白了他一眼,道:“净胡说,订婚和结婚是大日子,怎么能随便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