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60 宾客都有谁10/10

1160.宾客都有谁(10/10)

是的,不管在哪个国家,结婚都是一辈子的大事儿,婚礼自然得选在良辰吉日。

秦时鸥和薇妮这次是先订婚,还不结婚,故而先定下的是订婚日期。

秦父和秦母对这方面不了解,在老家谁也没有娶过洋媳妇,而且来过加拿大几次之后,两位老人也知道了,外国人的风俗习惯也是不同的。

坐到一起后,秦父说起订婚的事情,问薇妮的母亲那边要多少订婚彩礼。

米兰达顿时傻眼,茫然道:“什么彩礼?你是问订婚过程中要花多少钱吗?这个已经在我们计划中了,你们请放心好了。”

这就是文化不同,秦时鸥赶紧给父母解释,说订婚不需要给女方聘礼,他只要准备一对订婚戒指就行。另外,整个订婚过程中,他们二老不需要出钱,只要享受就行。

秦父难以置信,道:“咱们不花钱,就能把薇妮这样的好姑娘娶回家?”

秦母迟疑问道:“只是订婚不花钱吧?结婚咱们主持是吧?但这也不大好吧,订婚哪有让女方花钱的?”

秦时鸥说道:“这就是风俗,不光订婚,结婚举办婚宴的时候,同样是薇妮父母家里出钱。”

薇妮的爷爷是华人,虽然离开中国已经很多年⑩∟,了,但毕竟在中国参加了不少婚礼,熟知国人风俗。

听秦父秦母嘀咕,他笑着挥挥手,道:“我们讨论个订婚日期就好了。其他的确实是我们这边操办,米兰达和马里奥可是很期待这一天了呢。”

都说中国人结婚铺张浪费,外国人在这一点上其实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加拿大人尤其这样,因为风俗不一样,很多家庭是多种族通婚,甚至结婚要操办两次婚礼。

这次秦时鸥差不多就要这样,他回老家还得重新办一次,当然到时候他就自己出钱了。

外国人结婚,婚礼的费用是由女方家庭来负担的。一次婚礼能让普通工薪阶级的家庭很久缓不过劲来。秦时鸥来到加拿大两年多,对一些社会百态所代表的潜规则有所了解了,如果普通家庭要嫁女儿。那她的父母提前半年肯定要忙着加班兼职之类。

既然老爷子发话了,秦父秦母就不多说了,他们对秦时鸥财力有信心,知道以自家儿子对薇妮的热乎劲。肯定不会让她家里吃亏。

接下来是订婚日期。这个加拿大人讲究不多,结婚日期倒是讲究放在十月之前,因为十月之后天气会很冷……

马里奥和米兰达一家事前已经商量好了时间,订在即将到来的六月。

六月是加拿大姑娘选择出嫁最多的月份,这跟罗马神话有点关系。

6月英文里是June,这源自罗马神话中主管爱情和婚姻的女神朱诺(Juno)的名字,姑娘们认为在这个时间出嫁,会得到朱诺女神的赐福。

实际上这是然并卵。之前还有人统计过,六月结婚的人离婚率最高……

秦父秦母点头说好。那订在六月哪一天呢?薇妮父母看对面老两口只是拘谨的笑不太发表意见,便不大好意思了,请他们发表一下意见。

秦时鸥知道父母拘谨的原因,薇妮一家太牛叉,虽然米兰达现在是居家主妇照顾马里奥和两位老人,可离职之前人家也是草原三省最大的流行杂志《靓装》的一位主编。

马里奥手下有一家小企业,员工数量比秦时鸥渔场还多,当然产值就差不少了。薇妮的祖父祖母以前在中国更牛,都属于官方的人,她的祖母还做过清华大学的客座教授呢。

相比之下,秦父秦母是普通的农民,面对他们难免有压力,普通吃饭还好,要是大家坐到一起谈正事,他们自然会拘谨一些。

但是,秦时鸥觉得挺好的一点是,二老拘谨但不自卑,当然这也是他给父母的信心,在老家那一带,秦时鸥是标准的白马王子,还是外国的白马王子,不知道多少人在惦记着他这块唐僧肉。

秦时鸥问父母六月有什么好日子,秦父呵呵笑道:“咱们就尊重薇妮家意见吧,这是加拿大,老天爷估计管不到这块,他们这边不是那啥耶稣和他妈妈管着吗?就按人家的来。”

这种事没什么好强求的,既然父母展现出了风格,秦时鸥级遵循,让薇妮父母订日期。

马里奥点点头道:“那就六月二号怎么样?前一天是国际儿童节,我们为海瑟薇过节,然后接着就为两个孩子庆祝?”

秦父秦母点头说好,这个说法也不错。

秦时鸥其实觉得时间挺赶的,订婚虽然不用结婚那样隆重操办,但也要下请帖请好友来参加的,这些活一般得提前一个月操办,而现在距离六月二号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了。

既然时间赶,那定下日期后,秦时鸥和薇妮就得赶紧制作请帖了。

开始,秦时鸥觉得主要是薇妮这边,因为他的主力宾客在国内,估计结婚他们能来就不错了,订婚是过不来的,毕竟国际儿童节的假期,他的同学哥们都享受不到。

结果拿到请帖设计人员的时候,薇妮满脸苦涩:“我和我的大学同学闹崩了,恐怕请不到几个人过来,倒是以前做空姐的时候有一些朋友还不错,但那人数也不多。”

中国婚礼,尤其是秦时鸥农村老家,订婚其实很简单,双方家长一坐,定下日期男方给财力吃顿饭那就行了,加拿大可不行,双方朋友亲戚是要一起聚会的。

秦时鸥搂住薇妮,心疼的说道:“没事,你将请帖发给她们,她们不来那就是她们的问题,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奥尔巴赫帮两人填写资料,看薇妮为难的样子,他笑着问道:“你和大学同学之间有误会?”

他说的比较委婉,其实就是猜测薇妮大学时候人缘不好。但这次他说对了,还真就是误会,福克斯和阿尔芒的事情,跟薇妮有个屁的关系?她也是受害者好不好?

自从给秦时鸥说过自己的遭遇之后,薇妮的心结已经打开,这样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她便给奥尔巴赫又说了一遍。

老头子听过之后不在意的笑了起来,说道:“很简单,我敢保证她们都会来,来吧,我教你们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