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61 学校来信了6/10

1161.学校来信了(6/10)

毛伟龙哈哈大笑,道:“你看看你,出来才几年,*资本家的坏毛病学全了,你这么做跟暴君有什么区别?小心点,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啊。”

秦时鸥说道:“少来这套,我不是皇帝也不想当明君,我就知道,在老子地盘上决不能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筷子骂娘!”

“那你也给我碗饭吃呗,哥们这边快断粮了。”毛伟龙嬉皮笑脸的说道。

秦时鸥很讲义气的一拍胸膛,许诺道:“没问题,你来我这边,兄弟有一口吃的,绝对饿不到你。但你必须来,否则就是瞧不起我,伤害我们的感情。”

毛伟龙哈哈大笑:“我其实打电话时来邀请你的,你竟然要把我拉过去?我倒是想过去,可你那里有马吗?”

秦时鸥奇怪的问道:“什么马?我这里有驼鹿,没有马。”

后面毛伟龙给他解释了一下,他这边有一个牧场倒闭了,牧场主低价处理了他的牲畜,毛伟龙买到了两匹成年夸特马和两匹小马,邀请他过去一起骑马。

秦时鸥骑过鲨鱼、骑过鲸鱼还骑过薇妮,就是没有骑过马,听毛伟龙这么一说,想想两人自从订婚见过此后再没相见,也有点想念他,便说会找个时间过去。

聊了一个半小时,秦时鸥才挂了电话,他正准备去看看鱼苗分类情况,结果雪莉、鲍威尔、小沙克一行人兴高采烈的跑回来了。

秦时鸥诧异,问道:“怎么回事,还没到放学时间,你们雪特。你们这些小混蛋,不是翘课了吧?”

雪莉翻了个可爱的白眼,道:“我们怎么敢翘课?不是啦,是学校老师罢课了,现在我们自由了。没有接到复课通知,是不用回去上课的。”

秦时鸥没往这方面想,因为薇妮昨天晚上才说格兰特小学没有罢课风险,结果她这话才落下没几个小时,那边已经罢课了。

秦大官人很不高兴,当然这个不高兴和薇妮工作没有关系。学校不欠他什么,人家可以随便罢课,他管不着。

他不高兴的是,就像他昨晚对薇妮说的,虽然他只是格兰特小学的临时工体育老师。但好歹带队拿过学校历史上最大荣誉的,这种事怎么没人通知他?

这边秦大官人正郁闷着,那边雪莉的话让他精神一振:“哦,对了,迪克老师让我们回来通知你去学校一趟,他说给你打电话打不进来。”

秦时鸥刚才一直和毛伟龙聊天扯淡,足足扯了一个半小时,外面电话能打进来才是见鬼了。

将女儿放到副驾驶上。秦时鸥开动总统一号向格兰特小学的方向驶去,期间他给薇妮打了电话,让她准备一下。告别岛这边小学也罢工了。

薇妮又忙的不可开交了,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就立马挂了电话。

秦时鸥赶到小学的时候,看到薇妮的凯迪拉克也停在校门口,难怪刚才不接电话,这是知道马上要见面。

门卫查克老爹看他抱着女儿下车,打趣的说道:“嗨。秦,你们一家三口是来学校开家长会吗?”

秦时鸥耸耸肩道:“不。我是来给女儿提前报名准备学籍的。”

查克老爹笑道:“看来我误会了,那你现在身份是什么?镇长丈夫、学生的父亲、学校的老师?”

秦时鸥叹气道:“世事多艰啊查克老爹。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身份,随机应变吧。你知道的,老爹,我爱告别岛,是吧?”

老头子笑的更愉快了,道:“我们都爱告别岛,进去吧,没什么事。”

秦时鸥给校长格兰特打了个电话,说他到了要去哪里。格兰特说你来会议室吧,大家都在这里。

进了会议室,果然大家都在这里,学校的老师、薇妮带领的镇政府骨干人员如哈尼兰博等,跟谈判一样坐在环形会议桌两旁。

看到麻麻在这里,小甜瓜眼睛一亮,伸着胳膊要麻麻抱。

秦时鸥不让她捣乱,结果小丫头不满意了,蹬达着小短腿呜呜叫。

有男老师不太满意,抱怨道:“伙计,你干嘛抱着孩子来?这是小学,不是托儿所。”

秦时鸥冷冷的说道:“我有什么办法,我孩子的妈被你们占用了,那我这个当爹的不管,谁还能管孩子?”

格兰特校长是个很和气的人,他笑着示意双方都坐下,然后上去逗了逗小丫头。不过小丫头随手捞了他胡须一把之后,他就不敢再靠近了。

秦时鸥抱着小甜瓜坐在最后面,谢莉尔老师看小丫头白白嫩嫩的很可爱,便坐过来逗弄她玩。

小丫头不认生,可并不喜欢和陌生人一起玩,谢莉尔是个例外,她一伸开手臂,小丫头也立马伸开手臂,很开心的钻进了她的怀里。

秦时鸥正吃惊女儿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然后他就了然了,小丫头进入谢莉尔怀抱之后,小魔爪立马伸向爆胸女老师那两座山峰,小脑袋更是一个劲往上凑,张开小嘴就咬。

这下子谢莉尔可尴尬了,秦时鸥更尴尬,赶紧把女儿抱回来。

薇妮那边俏脸一下子铁青了,这爷俩当着老娘的面太**了啊,叔叔可以忍婶婶不能忍!

递给秦时鸥一个死亡之瞪,薇妮轻咳一声调整状态,微笑着问格兰特道:“校长,这次的停课风潮是针对公立学校的,我们这样的小学,就不用掺和了吧?”

秦时鸥点头说道:“对啊,校长,我们跟着掺和什么?赶紧把孩子叫回来,大家上课吧。”

一行老师用异样的眼神看他,秦大官人二皮脸不在乎,真当他来参加会议室讨论怎么响应安大略省教师工会的?狗屁,他是来卧底的。

格兰特校长和气的笑道:“呵呵,咱们就是配合工会做个样子而已,别着急,镇长,明天就可以复课。不过,我觉得吧……”

不等校长把话说完,秦大官人站起身,抱起女儿道:“好了,那这件事要不就此为止?大家各回各家吧,好不好?”

一行老师郁闷无比,这次看他的不是异样眼神,而是凶狠眼神了,有人不耐烦的说道:“如果你不想参加,那你回去好了,反正你也不是正式老师。”

听了这话,秦大官人不乐意了,他问道:“这位同僚,你这是瞧不起我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