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60 铁血手腕5/10

1260.铁血手腕(5/10)

ps:宣传一下弹壳的新微博:全金属弹壳本尊.希望大家有微博的关注一下,弹壳拜谢,请注意,搜索的时候请查全金属弹壳本尊.

薇妮看起来对这件事还真有朽恼,她给秦时鸥介绍过后便拿着一摞资料蹙眉坐下陷入沉思中.

看着媳妇苦闷的样子,秦时鸥大为心疼,这些破事薇妮本来是不用管的,都是因为她,薇妮才想要做镇长的,才有了这谐心事.

所以,秦时鸥觉得自己有必要帮薇妮解决一下这些事.

拿起桌子上的资料,秦时鸥看了有关通信这块的统计报告,根据报告研究显示,本来保守党开放通信市场让小公司进入,是为了解决大公司垄断问题.

可结果是,这一举动是无效的,至今来看加拿大的电信业服务仍然由五大通讯巨头所主宰,分别是贝尔﹑罗渣士﹑研科﹑萧氏以及r,他们的收入占整个业界的84,甚至比前年还多一个百分点

在过去十二个月里,加拿大人平均每个月的通讯消费是可观的五十亿加元

这份报告让秦时鸥大为惊奇,他过去没有在意通讯费问题,都是薇妮缴费然后月底在账单上签字,因为以为没多少钱,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在来加拿大之前,秦时鸥听人说美国人打电话时候,语音通话都是免费的,只有视频聊天才免费.来到加拿大后才知道,这是扯淡.

实际上美国和加拿大的电信业对电话,网路这块收费更高,因为此一些低收入家庭不得不放弃上网.从数据显示,低收入家庭使用互联网的还不到60,倒是高收入家庭的使用率达到了98.

所以,秦时鸥当初在岛上建设无线基站的时候,全镇上下都非常支持.建成之后大家也一直在用,这可以省掉很多电话费,只要不出岛,大家都是用无线电联系的,这不花钱.

既然这样,秦大官人就不明白了.告别镇的人通信费用应该减少了,干嘛还要热衷去参加示威行动

他看薇妮这里有示威行动参与者名单,里面不乏有熟人入休斯兄弟,祡德等人,甚至还有候紫轩和黄浩嘉这对逗逼,顿时气急败坏了.

这什么意思用着老子的无线基站.你们还给老子的媳妇惹麻烦,这是蹭鼻子上脸呢吧

秦大官人是暴脾气,他挥手对薇妮说道:";走,老婆,回去吃饭睡觉,这件事老公给你解决.";

薇妮惊诧的看着他,他郑重的点头,道:";我解决.肯定给你解决";

薇妮张开嘴想问,可观察了一下秦时鸥的表情,她便聪明的没提问.而是选择相信自家男人,上去亲了一口,收拾东西抱起女儿关门走人.

走在后面,秦时鸥打电话出去,他先给小休斯打了电话,一边走一边问道:";今天上午你去哪里了";

小休斯眉飞色舞的说道:";我去圣约翰斯参加示威行动了.秦,你要不要参与这次行动很有意思.跟化妆晚会一样";

听小休斯嘟嘟完,秦时鸥问道:";这就是你参加游行的原因ok.我明白了,祝你玩的开心.";

说完这话他直接挂了电话,然后打电话回去给伯德,说道:";除了渔场这边,断掉其他无线基站的信号,立刻,马上";

镇民参加示威活动他不管,这是法律赋予他们的权力,而且既然遭遇了不公,那就得进行反抗,加拿大人可没有当顺民的习惯.

可是,前提是不能伤害到自己的利益,因为秦时鸥在这方面是帮助了镇民的,他敢保证,无线基站这块每个月帮助镇民节省了大量通讯费用,除了长途,镇民们通信是不花钱的.

另外,摩托罗拉的这个无线基站功能很强大,在系统升级之后,它不是简单的通话器,还具有网络f传输能力,只要接入一条网速足够的光纤,小镇大多数居民都能使用.

也就是说,镇民们短线通讯和上网,几乎都不需要自己花钱,秦时鸥帮他们埋单了.

那这些人干嘛还去参加和他们无关的示威行动就像小休斯,这家伙纯粹是去玩的,他倒是玩的爽,可薇妮就得为他们的行动埋单了,这就损害了他的利益.

秦时鸥不是单纯的老好人,他对小镇的付出都是有回报要求的,当然他收到了一胸报,比如薇妮当选镇长.

但这次示威行动实在太无厘头了,如果是第一件事他倒是能理解,在通讯这件事上,镇民们明明是既得利益者,干嘛还要闹事

断掉无线基站之后,沙克等人立马来问怎么回事,秦时鸥没解释,他关掉了手机,也让薇妮,奥尔巴赫等人关机,这件事明天再解决.

一早,秦时鸥晨跑的时候便有人来找,问怎么无线通讯这块用不了.

秦时鸥露出奇怪的表情,说道:";大家还在用吗我以为没人用了,就关掉了基站,准备过一段时间停掉它,如果没人用,那让它再浪费钱就没必要了,不是吗";

来人赶紧说大家都在用,无线基站现在是小岛必不可少的基础设施,怎么会没人用呢

这样,秦时鸥便慢条斯理的说道:";看来是我误会了,昨天我看新闻,说咱们岛上很多人参与了一个什么示威活动,有关通讯费用的.我以为通讯商要降低费用,大家都换用了无线网络之类呢.";

没人是傻子,秦时鸥把这话一说,大家便明白了,他们跑去参加示威行动的事让薇妮镇长很不高兴.

后面不断有人找秦时鸥来解释,说他们去参加示威行动只是受到亲朋好友的

邀请,等于是去参加聚会的,小休斯等人也说自己是去玩,没别的意思.

秦时鸥不是小心眼的人,这件事说开了那也没什么,他就重新开放了基站.

这样薇妮的工作就好做多了,市府要求他们统计参与示威人的通讯套餐使用情况,薇妮大笔一挥一句告别镇无人参加,这件事便算完事了.

中午毛伟龙给他打来电话聊天,期间聊到了这次的示威行动,他在汉密尔顿也参加了,问秦时鸥参加没有.

秦时鸥哼了哼,将他处理事情的手段和结果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