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59 角色转换4/10感谢所有打赏的兄弟姐妹

1259.角色转换(4/10,感谢所有打赏的兄弟姐妹)

感谢每一位支撑着渔场的兄弟姐妹,那个弹壳呼吁一下,大家能不能支持一下正版?订阅堪忧啊兄弟姐妹们!

见不到妈妈,小丫头嘴巴一瘪又要扯着嗓子嚎啕大哭,秦时鸥不会照顾孩子,平时小甜瓜很乖巧,自从会爬了,就和虎豹熊狼们一起玩,不用他哄。

那女助理上来想帮忙逗弄,结果小甜瓜不买账,本来只是瘪着小嘴假装要哭,这会被陌生人一捏脸,直接痛哭。

小甜瓜哭了几声,楼梯传来急促的高跟鞋敲打地板的清脆‘嗒嗒’声,秦时鸥还没有反应过来,小丫头立马闭上了小嘴,伸手指着楼梯含糊的喊了起来:“麻麻,麻麻……”

薇妮快速走过来接过女儿,眉开眼笑的哄了一下,然后问秦时鸥道:“你们怎么来了?”

秦时鸥摸了摸鼻子道:“呃,过来陪你一起加班啊。”

薇妮无奈的看了他一眼道:“什么呀,这是给我找麻烦吧?我刚开完会,一出门就听到了女儿的哭声,赶紧下来。”

秦时鸥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他这个老爹做的不太称职,连女儿都哄不好。

大厅有其他人办公,薇妮示意他上楼,镇长有独立办公室,进去之后她将小甜瓜放在办公椅上,小丫头抓起一份文件就要往嘴里塞。

薇妮赶紧抢下来,说道:“这可不能吃,这是麻麻的文案,你还是老老实实坐在这里玩吧。”

她将一个小地球仪和笔筒放到小甜瓜怀里,果然。小丫头被吸引,自顾自的玩了起来。

“我女儿真是乖巧。”秦时鸥忍不住夸赞了一句,可惜貂哥貂妹不在这里,否则肯定要往他身上撒尿的,还能比这更扯淡点的吗?

薇妮将乱七八糟的文件收拾了起来。秦时鸥上去帮忙,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加班到这时候?”

薇妮解释道:“就今天忙碌,你没有看新闻吗?圣约翰斯今天爆发了两场示威活动,很多小镇都参与了,我们下午接到市府的安排。先是要整理一份小镇的资料,然后又需要统计镇民的一些资料,所以忙到了现在。”

秦时鸥一早就出海了,海上手机没有信号,他还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薇妮这里有资料。递给他看就行了。

事实上这两件游行的事和哈姆雷统帅的市府没有关系,他纯粹是躺着中枪了。

第一件事老早就有风潮了,安大略省的公立小学教师工会大概在年初的时候便要求给老师涨薪,但今年安省的经济状况很不好,省议会和省府没有通过他们的涨薪申请。

双方扯了半年的蛋之后终于有一方忍不住了,安省的教师工会联合辖内小学教师停课,同时号召全国小学教师停止所有的课外教学辅导工作。

今年加拿大经济全面滑坡,教师们的收入也不算稳定。安省教师工会这一发出号召,各地很多小学的教师都愿意配合进行停课示威。

哈姆雷烦的不行,圣约翰斯这边教育资金没有削减。老师们跟着闹个屁?下午他在市府办公大楼会见了记者和当地教师工会的领导人,直接施展铁腕手段,告诉工会方面赶紧复课,如果停课风潮继续下去,那政府将对停课教师进行扣工资处罚。

然后,圣约翰斯市府就对辖内的各个小镇发布了公告。要求镇长和教育部门监控境内小学的教学情况,自己想办法解决他们的停课示威。

薇妮本来忙着解决这件事。告别镇还好说,只有一所格兰特小学。老师大多是本地人,喊一声就能解决这问题,然后另一件示威活动又爆发了。

说到这里薇妮叹了口气,秦时鸥不满的锤了桌子一拳,满脸不悦。

薇妮以为他为自己的事情烦心,便握着他的手微笑道:“没什么啦,这都是小事,我能解决的。”

秦时鸥说道:“不是,这还是小事?格兰特小学的老师们眼里有没有我呀?我好歹是一名功勋体育教师,这种行动,怎么没人通知我?”

薇妮:“……”

嗔怒的瞪了秦时鸥一眼,薇妮又给秦时鸥介绍第二件示威行动,这次就和告别岛有关了,当然,这和哈姆雷领导的市府和薇妮领导的镇政府依然没有关系。

第二件示威行动也是一件覆盖全加拿大的事,这件事的起源更早,还要从一年前说起,那是联邦保守党当政时期,他们当时说为了减少通信费、网费,便开放了国家互联网业务,让更多的小公司进入市场。

按照保守党当时的说法,通信公司是暴利行业,增加竞争可以降低通信费用和网费之类,这点得到了加国百姓的认可。

然而一年过去了,加拿大广播及通讯管理委员会披露出了一些数据,说加国家庭在过去12个月里,通讯开支达到平均的每月203元,环比月费多12元,增幅为6.2%。其中,手机与互联网服务月费增幅尤其大,前者是14%,后者是10%。

老百姓一看这数据傻眼了,他么的敢情此番“增加竞争”之举,不但没有给自己带来多少实惠,反而让自己支出更多了,这通信费、网费仍然涨不停,长速甚至超过通货膨胀率,这是要闹哪样?

这次示威行动还是和加拿大经济全面滑坡有关,老百姓赚不到钱了,好多人还失业了,结果通信费网费的开支还增加了,这不是操蛋吗?

反正经济形势不好,大家要么没工作要么工作不忙,既然这样那就不用多说了,凑到一起举行示威活动吧。

于是从多伦多开始,这场示威行动迅速席卷了各地,圣约翰斯没有免俗,告别岛也有很多镇民参与了示威活动。

看到这里,秦时鸥忍不住叹气:”你说你们加拿大人怎么就这么喜欢示威游行啊?我这才来几年?光是参与的示威游行就好几次了,有什么事不能谈的,是吧?“

薇妮微微一笑,说道:“你参加示威游行已经有点烦了吧?”

秦时鸥说道:“当然烦了,跟我又没有什么关系。”

薇妮巧笑嫣然:“很好,这次给你做一下角色调换,你不再是示威游行一方了,而是安抚镇民示威游行的一方,帮我想办法,怎么安抚镇民们?”

秦时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