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58 陪同加班感谢海绵宝宝still-lonely盟主

1258.陪同加班(感谢海绵宝宝still lonely盟主)

吃饱喝足又休息了一会,下午一点钟,秦时鸥指挥三人开工干活。

渔网里已经汇聚了足够多的小鳕鱼苗,种类不同,有大西洋鳕、狭鳕、黑线鳕、银鳕、格陵兰鳕等等,巨大的渔网里密密麻麻全是鱼苗。

实际上,也就是鱼苗才这么好忽悠,有饲料就进来吃。

渔场的成年鳕鱼用饲料是诱惑不到的,鱼苗还没有吃过多少含有海神能量的饵料,故而对它们来说,更简单的捕食就是好的捕食方式。

成年鳕鱼宁愿更辛苦的去追逐乌贼、鱿鱼、鲱鱼、鲭鱼和毛鳞鱼,也不会轻轻松松的吃这些饲料。

这就是大秦渔场的海鱼为什么口感总是特别好,味道特别棒,不光是海神能量在改进肉质,还因为这里的鱼活动量大,哪像其他渔场的鳕鱼,等着吃饲料就行了。

大秦渔场的鱼都是纯粹的野生海鱼,自然味道更好。

秦时鸥知道,没有了含有海神能量的食物,他卖出的鳕鱼苗长大后,质量肯定比不上自己渔场。但是他也问心无愧,因为他的鱼苗活力更足,它们不会单纯吃饲料,还会自己捕食,质量比普通鱼苗养大的鳕鱼要好。

此外,海神能量对鳕鱼的基因也有一定改变了,渔场的鱼比外面的鱼在肉质方面天生就更好一些。

当然这也是秦时鸥愿意卖出鱼苗的一个原因,正所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要是他卖出的鱼苗以后会长成和自家一样的鱼,那他傻才会去卖鱼苗。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慢慢拖动渔网,海鸥号调转船头踏上了返程的路,这时候船速必须缓慢均匀,保证鱼苗自愿停留在渔网里,要知道。现在渔网口径太大,鱼苗是可以逃出去的。

而如果渔船的速度太慢,那鱼苗的注意力会被其他方面吸引走,这样也会离开渔网。要是渔船速度出现变动也不行,鱼苗受惊,还是逃走。

所以。拖网回归是一件非常考验驾驶员功力的时期,秦时鸥带公牛就是让他来做这个活的。

公牛有很多缺点,脾气暴躁、喜欢闹事,但他捕鱼上的功夫确实精湛,驾驶下网、钓鱼捕捞。样样精通。

通过探鱼仪的屏幕,公牛判断出适合鱼苗的速度,然后给船调整速度开了出去。

现在的探鱼仪非常先进,屏幕上有一大片的绿点,这些就是小鱼苗,可以监测个大概。

小鱼苗虽然已经吃饱,可是渔网里诱鱼灯,这会太阳西下。水下已经变得黑暗起来,诱鱼灯对鱼苗的吸引力逐渐变大,吸引它们跟随着渔船走。

耗费了两个多小时。天色黑下来了海鸥号才靠近码头,而在码头外围一带已经设立好了围网,这些渔网有铅坠拉到海底,两张围网可以相连,好像是两扇门。

这样渔船来了,渔网就拉开。等于打开门让船开进来;而等到船进来了,再将两张渔网连接起来。这等于是关上了门。

围网的网眼很小,鱼苗进来后就逃不出去了。这个时候算是真正的完成了鱼苗圈养。

秦时鸥走下渔船的时候松了口气,道:“这活真是不好干啊。”

在他们前面回来的沙克笑道:“不,boss,这其实是海上最简单的活了,比起出海捕捞一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的生活,我宁愿天天去抓捕鱼苗。”

秦时鸥和渔夫们聊着回到别墅准备吃饭,结果薇妮还没有回来。

秦母抱着小甜瓜正在和貂哥貂妹玩,俩小家伙愁眉苦脸,显然被小甜瓜折腾的不轻。

这样秦时鸥一进门,貂哥立马‘嗖’的一下子窜了出去,直奔秦大官人而去,展现出了从未有过的热情。而貂妹想跑它跑不了,小甜瓜跟抓布娃娃一样将它抓在手里。

秦时鸥惊讶的问道:“薇妮怎么还没有回来?”

秦母说道:“她打过电话来了,说今天事有点多,得加个班,你快去看看她吧。还有,抱上你闺女,哎呀,小薇今天可闹坏了。”

秦时鸥接过女儿一看,小丫头眼睛红肿的和小桃子一样,眼睫毛湿成一绺一绺,嫩嫩的小脸上还有泪痕,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秦时鸥将女儿扛上肩膀逗弄着她问道,小丫头被他抱到怀里后扔掉貂妹,伸手死死抓着他的衣领,一个劲的嚎叫:“爸爸,爸爸,爸爸……”

貂妹跟死耗子一样躺在地毯上,小肚皮一个劲的鼓动,双眼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似乎傻了。

貂哥跑过去小心翼翼的伸出爪子在它身上挠了挠,看到老哥过来,貂妹总算回神,它快速爬起,惊恐的瞪了小甜瓜一眼,随即一溜烟逃走。

秦母解释道:“你和薇妮一天没回来,小薇可想你们了,哭了半天。后来我把你养的小宠物都弄过来陪着她,她这才好了点。不过可怜这俩耗子,真是被折腾的不轻。”

秦时鸥哭笑不得:“妈,那不是耗子,那是黑足雪貂!”

秦母恍然大悟:“我说呢,这耗子长得真怪,不过太能吃,我中午喂它们不少东西,看它们好像还是没吃饱。”

秦时鸥赶紧说道:“老妈,你得认真点对待它们俩,别看它们个头小,这玩意儿可值钱了,一只得有上百万呢!”

他知道只有这么说,秦母和秦父才会重视貂哥貂妹,在两人心里这就是一对水耗子,平时还不让小甜瓜碰,怕传染细菌病毒之类。

听他这么说,秦母惊呆:“老天爷,这水耗子这么值钱?一百万?那比人命还值钱呀。”

秦时鸥没有夸张,黑足雪貂可是美国版的大熊猫,在黑市卖个一百万没问题,而且还是美元!否则,当初那艘船也不会冒着这么大风险走私它们。

带着女儿,秦时鸥开车去了镇政府,现在已经天色漆黑,里面还亮着灯光,看来加班的不光薇妮自己。

镇政府的人都很熟悉秦时鸥,看到他,正在整理资料的一名助理笑了笑,指着楼上道:“薇妮镇长正在开会,您先等等好吗?”

秦时鸥说没问题,抱着女儿坐下,结果小甜瓜不愿意,她虽然小,可已经有基础的记忆能力了,薇妮抱她来过镇政府几次,她记住了母亲在这里,故而进门口见不到母亲,便着急的叫了起来:“麻麻!麻麻!麻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