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63 虾苗送到8/10

1263.虾苗送到(8/10)

最终,格兰特小学的教师们同意了镇政府给出的提薪方案,薇妮和格兰特校长握手,说回去就会给市府和教育部发申请,通过之后便可以提薪了。

格兰特校长最后说,希望薇妮就任镇长之后能控制一下小镇的物价:“你知道的,我们的老师离开镇上机会不多,他们的消费几乎都在镇上完成,在现在这个物价情况下,他们的消费有点吃力了。”

显然,教师们并不好糊弄,薇妮的小算盘他们已经看出来了,对于她给出的提薪标准并不是很满意。

薇妮点头说她会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坦诚的说道:“小镇在经济上发展有点过快,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一系列周边问题。但正如我在选举时候许诺的那样,我会让治下选民过的更好、更幸福,学校也是我的选地,我会负责的。”

解决了这两件事情,薇妮这边的工作压力就大大减轻,之后几天不再加班,按时上班、定点下班,周末双休,倒也是挺滋润的。

小甜瓜的意识开始觉醒,变得对父母依恋起来,秦时鸥白天出海的时候,就让薇妮带她。薇妮会带她去镇上上班,只要有玩具和父母在视野中,她便可以自己玩一天。

经过几天忙碌,鱼苗终于收集结束,接下来则要对这些鱼苗进行分类。

一开始鱼苗是混杂着带回来的,但是一段时间后,鱼苗们会分开,它们找到自己同类然后汇聚成群,只要找到鱼群带出去就行。相对来说这比从渔场往后带鱼苗简单的多。

秦时鸥在渔业拍卖会上结识的渔场主纷纷给他打来电话,让他准备好养殖场,他们那边的鱼苗、虾苗可以运输过去了。

计划了一下,他决定先接收斑节对虾。

斑节对虾的养殖者尼克-杜居住在新斯科舍省的东部卢嫩堡,距离马洪湾很近。他的养殖场就位于马洪湾内,对虾也养殖在那里。

当初尼克-杜就对秦时鸥说过,马洪湾因为靠近南部地区,温度还高一些,斑节对虾逐渐适应得以生存,如果是在圣约翰斯。他并不敢保证生存率。

秦时鸥说过没问题,只要对虾送到的时候是活的就可以,后面的事情自己搞定。

尼克-杜是比较负责的渔场主,虽然秦时鸥已经这么说了,但他还是努力为提高对虾生存率而想尽办法。

这几天他一直在催促秦时鸥快点接收。因为七月份是纽芬兰一年四季中温度最高的月份,这个时候的水温很适合对虾的生存。

秦时鸥和桑德斯将工程化养殖水池收拾了出来,珍宝蟹已经全部进入海洋,事实证明它们对北大西洋的耐受力很不错,围网试养的时候发现它们生存没问题,桑德斯已经将它们放入海洋。

尼克-杜雇佣了一艘运输船,将十万尾斑节对虾苗送来,运输船行驶很慢。他们早上从马洪湾出发,一直到傍晚才到达渔场水域。

站在船头,尼克-杜打量着渔场风光。看着渔场海岸线上细腻雪白的沙子,他连连摇头,加拿大很少有这样优秀的海岸线,比如他在马洪湾一带,海岸线都非常曲折。

秦时鸥在码头上接待他,尼克-杜下船之后看着长长的码头感叹道:“上帝。这玩意儿可真壮观,我还是第一次在私人渔场看到这样的码头。一定花了很多钱吧?”

秦时鸥笑道:“哦,也没有多少。主要是我有需要,瞧,现在你来运送虾苗就可以直接停靠进渔场,多方便。”

尼克-杜砸吧砸吧嘴,他也知道方便,可方便的前提是耗资巨大,在自己渔场修建一座码头?算了,这想想就可以了。

虾苗待在养殖箱和养殖同事里,尼克-杜介绍说一箱子有五百个虾苗,船上一共是两百箱,让他查看一下。

秦时鸥点头,等候多时的渔夫们上去抽查虾苗,不光要查数量,还要查活力和疫病情况,尤其是疫病方面更要严查,万一将一些危险细菌带进渔场那可就麻烦了。

这方面是桑德斯带着提亚在负责,他们准备了一堆烧杯试管和试剂,不断摇晃着然后观看结果,提亚还制作了一些涂片在显微镜下观察,非常认真。

尼克-杜笑着说道:“伙计,我不得不承认,你这里是学院派和实战派的结合,简直太正规了。和你这里比,卡特的渔场就是野路子。”

想起那位装逼不成反被草的第二大渔场主,秦时鸥感兴趣的问道:“卡特买的虾苗,你已经给他送过去了吗?”

尼克-杜无奈的耸肩:“是的,送过去了,天哪,我以后再也不和他做生意了,那家伙太吝啬了,我可受不了他。”

后面尼克抱怨,因为他和卡特的渔场隔着相对较近,回去后他就雇佣了运输船给他将虾苗送了过去。

按照行业规则,运输费用是双方共同负担的,但卡特后面却不认,他让尼克负责运输费用,还要负责这次交易的税款。

尼克当时气坏了,运输费用本来就该两人共同承担,凭什么他自己负责?另外还有税款,那更是购买一方要做的事情,他也要缴税,双方都要缴税,凭什么还是全让他负责?

卡特耍起了无赖,他钻了拍卖会合同的空子,说你要是不愿意负责那就合作取消。

“我怎么可能取消和他的合同?哈,就是让我打五折,我也会卖给他,虾苗卖出成年虾的价格,恐怕我这辈子只能遇到一次了。”尼克说着大笑了起来。

秦时鸥莞尔,道:“那家伙确实太吝啬了。”

尼克又抱怨道:“何止吝啬,还特别狡猾,我的虾苗运到后,他不是抽查结果,而是一箱箱的查,一个死吓都不要。”

虾苗在养殖箱里容易死亡,卡特这样一只一只的查,耗费时间很长,时间越长虾苗死亡越多,而他不接受死掉虾苗,也不进行下次合作,就是这次送来五万只,多少活的他就留下多少。

秦时鸥说道:“那这家伙可占便宜了,如你所说,他可真狡猾。”

尼克无奈,但心情还是很快好了起来:“死掉的虾苗也不多,我还是从他身上赚了很多钱,这已经够棒的了,不是吗?”

两人聊着,渔夫们检查完毕,过来汇报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