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64 第一把火9/10

1264.第一把火(9/10)

秦时鸥问怎么样,沙克擦着手说道:“没问题,都是好虾子,不过有死亡率,从抽查结果来看,能达到百分之五左右。”

其实他询问结果只是例行的,刚才他已经通过海神意识看过了,这批对虾苗的个头和活力都没问题,死亡率问题在所难免,五百个小虾挤在一个小箱子里,怎么可能没有损耗?

尼克-杜这边倒是早有准备,被卡特坑过之后,他聪明了很多,提前准备了两万只对虾苗,这样就算折损率达到20%,他也不怕。

秦时鸥听了他的话哈哈大笑,道:“我不是卡特,伙计,没关系,既然你带了十二个单位的虾苗,那我就买你十二个单位,死亡率算我的。”

尼克-杜不太好意思了,说道:“那怎么行?算是11个单位吧,死亡的虾苗应该我负责才对。”

一个单位虾苗不到两万块,这点钱对秦时鸥来说是小钱,他拍拍尼克-杜的肩膀,然后让渔夫们往养殖场输送鱼苗。

桑德斯已经查过没有携带传染性细菌,可以开造了。

渔夫们干活,秦时鸥带尼克-杜进房喝茶,尼克-杜摇头,说你带我参观一下渔场吧。

大秦渔场的面积可大了,走着肯定不行,秦时鸥开出沙滩车,尼克感叹道:“雪特,你这才是渔场主,我那只能说是一个养鱼的!”

秦时鸥笑道:“这有什么?马洪湾的面积不小,你以后可以扩展,称霸马洪湾。养殖场面积不也就提上来了吗?”

尼克憧憬了一下,然后上车在渔场里转了起来。

大秦渔场的资源在于水中。从陆地上看还看不出什么来,不过即使是陆地上能看到的东西也够尼克吃惊的了。

两座庞大的码头。一片广袤的海带种植田,有飞机场、有葡萄种植园、有农田、有自己的养殖场,还有一座座的咖啡小屋、啤酒小屋之类。

看完之后他感慨道:“就像一座海边小城,秦,你太富有了。”

后面薇妮带着孩子回来,秦时鸥给他们介绍了一下,尼克-杜小声说道:“伙计,你还有一位漂亮能干的妻子和一位可爱的孩子,说实话吧。我忍不住嫉妒你了。”

晚上秦时鸥招待尼克自然就是大秦渔场的特产,冰库里恰好有昨天和今天刚刚捕捞的一些渔获,他挑了一条大菱鲆、一条黑线鳕来烧烤,又拿了些龙虾和螃蟹清蒸。

秦时鸥很少拿黑线鳕来招待客人,这种鱼不够名贵,可是尼克选了这种鱼,所以他得烤了给他尝尝味道。

“可惜,我这里没什么贝类食物,否则就更完美了。不是吗?”秦时鸥一边给尼克倒着啤酒一边笑道。

尼克切了一片烤黑线鳕肉吃,吃到嘴里之后顿时挑了挑眉头,赞叹道:“真棒的鱼肉!我为我的决定感到庆幸,我就得从你这里带走十万条黑线鳕。这家伙太棒了!”

在鳕鱼之中,黑线鳕不如大西洋鳕名贵,但对于普通渔场来说。养殖黑线鳕要比养殖大西洋鳕更合适。

因为,黑线鳕并不是善于长距离游动的底栖鱼类。一年之内的地区性迁徙并不常见,顶多进行在中短距离上为了寻求食物而迁移。

大西洋鳕的运动能力则要强大的多,除非如大秦渔场这样面积够广袤、食物够充沛、够有吸引力,否则它们会根据水温、食物供应和繁殖地的变化进行季节性迁移,迁徙时随温暖水流成群游动。

此外,大西洋鳕因为血液中含有防冻蛋白,故而它们偏好低温环境,常规生存温度是2-11c,但在零摄氏度以下的水域也有活动。

尼克所在的马洪湾水温较高,毕竟他主要养殖的对虾偏好温暖环境,所以他养殖大西洋鳕会很困难,反而黑线鳕是个好选择。

秦时鸥说没问题,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今晚吃饱喝足明天带走就行。

尼克喝了口啤酒摇起头来,说道:“伙计,你的食物是顶级的,可啤酒味道一般。如果我有你这样大的渔场,我一定会自己搞个小啤酒加工作坊,自己酿造点好酒来喝。”

之前渔夫们也有这么说的,但秦时鸥对啤酒作坊不了解,加上渔场一直有事,这个话题就耽搁了。

这次尼克又提,他就上心了,觉得以后建好了花园搞个小啤酒作坊应该也不错。

头顶是闪亮的碘钨灯,海边蚊蝇很少,因为没有死水都是活水,这样偶尔有一些飞虫出现,只会投下一个个斑驳的影子,却不会烦人。

夜晚的沙滩湿漉漉、凉丝丝的,海风柔和,浪花前仆后继拍打着海滩,尼克-杜即使也自己拥有渔场,依然感到非常舒服。

秦时鸥频频加菜,尼克和他带来干活的渔夫们吃的直打饱嗝,最后分开的时候拉着他的手说道:“秦,嗝,你和卡特不一样,天哪,他和你比简直就是个小丑,今天在你这里喝酒太高兴了,希望以后还有机会来你这里做客。”

“一定有机会的。”秦时鸥笑道,他虽然不喜欢附庸风雅,但很喜欢交朋友,对脾气的人只要来渔场,都能得到他的热情款待。

第二天,渔夫们将一万条黑线鳕鱼苗捕捉送上运输船,又送了一些从渔场捞上来晒干的海藻水草后,尼克便带队返程了。

秦时鸥是个实在人,他卖出鱼之后可不是不管了,而是提供售后,这些海藻水草就是售后工作。

尼克-杜的渔场有饲料加工机,只要回去将这些海藻水草加工了,那留下这批黑线鳕鱼苗没问题。

傍晚薇妮回来,秦时鸥看她又有些愁眉不展,便过去拥抱着她问道:“怎么了,又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吗?”

薇妮摇摇头,又点点头道:“也不是麻烦事,不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吗?我得考虑一下我的火怎么烧,我想要往经济上烧,但没有多少头绪。”

告别镇的经济以前依靠渔业,后来纽芬兰渔场几乎破产,小镇经济也倒闭了。现在主要靠两方面,大秦渔场的税收和旅游行业。

秦时鸥拍拍胸膛信心十足的说道:“这个交给我,我帮你办的妥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