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80 海底大清洗3/8

1280.海底大清洗(3/8)

将刀鲚鱼群牵引回渔场之后时间就不早了,秦时鸥决定回去睡觉。

他走在沙滩上,在他身后是熊大、虎子豹子、貂哥貂妹、辛巴大王、小萝卜头打打闹闹着,一派和气。

安顿好小家伙,秦时鸥挨个亲了亲,回到卧室之后拿出锉刀又从黑盖巨虫的甲壳上锉下一些骨粉喂给大白吃,最后才能睡觉。

早上吃饭的时候,奥尔巴赫看了会报纸递给薇妮,说道:“消息怎么会传的这么快?”

秦时鸥凑上去跟着一看,这是份《圣约翰斯晨报》,在旅游版块上便报告了告别岛发现毒贝伤人的新闻,旁边是一张密码芋螺的配图,标题是骇人听闻的《热带杀手现世,它们怎么来的》。

薇妮蹙眉道:“该死,这不应该呀,消息当时封锁的很好,这些媒体是怎么知道的?”

雪莉附和道:“对,我们老师和同学都在猜测是怎么回事,学校只是通知我们不能靠近海边,很多人都说出现了海怪、幽灵船之类,没人会想到会有什么毒贝。”

人老精、马老滑,兔子老了鹰难拿,就从这个新闻,奥尔巴赫便分析出来:“这些毒贝的背后有名堂,小心点,薇妮,有人可能在对付我们。”

秦时鸥拍拍两人的肩膀道:“这个慢慢查,毒贝交给我,我今天肯定能给出交代。”

说着,他对薇妮挤挤眼:“别忘了你家男人靠什么吃饭的,潜水找个毒贝还不简单?”

吃了早饭他便带上了所有能潜水的渔夫去了小镇码头,沙克在无线电通讯频道里喊了一声,又有不少人带着潜水设备找来。

得知他们要潜水寻找毒贝,正在主持沉宝湖化石打捞工作的唐吉-巴顿也派了一些潜水员来帮忙,这些人都是国家化石馆研究院聘请的潜水高手,有他们帮忙自然更好。

秦时鸥到了码头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聚集在沙滩上等着看热闹了,他和镇民大多认识,不认识的也面熟。便一路打起了招呼。

可是走到沙滩上的时候,他看到在稍远处有一小群人格格不入,这些人皮肤是淡棕色,黑发黑眼。高鼻梁、窄脸庞,和告别岛的白种人原住民决然不同。

看到这些人,秦时鸥心里便警惕起来,然后拉过小休斯问道:“那些人是什么家伙?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

小休斯看了一眼道:“墨西哥人,来到岛上没多久。说是来摆摊卖一些墨西哥特产的,怎么了?”

秦时鸥摇摇头说只是感觉眼生,告别岛这次明显是被人陷害,很有可能就是这些墨西哥人干的。

薇妮和哈尼带人赶来,桑德斯也来了,他被暂时聘用为毒贝搜寻技术顾问,提供安全指导。

老教授是有真材实料的,他说道:“我和奥多姆医生碰过头,他昨天分离了受伤游客的伤口组织,提取出了残留齿舌成分。我对它进行分析之后,认为海里存在的是密码芋螺。”

“正常情况下,密码芋螺在捕猎的时候,会把身体埋伏在沙子里,只是将鼻子暴露在外面。这样不但能够获取氧气,还可以监视猎物的动静。”

“所以搜索起来可能比较困难,你们要有耐心,还要有警惕心,密码芋螺的齿舌能长到一公分长,很锋利。一定不能将皮肤暴露在它们面前。”

“不过你们也不用过于担心,在各种鸡心螺里,以鱼为天然食物的鸡心螺最毒,以软体动物为食者次之。以海虫为食物的则不会使人类丧命。”

“密码芋螺以软体动物为食,毒性不算很强,你们搜索到这种鸡心螺之后要注意看,如果它们壳口狭窄,那毒性比较低,壳口越宽广毒性就越强。你们就得越小心。”

桑德斯普及完基础常识之后,秦时鸥心里一动问道:“教授,你说它们是在藏在沙子里的?可我记得昨天问那个游客,他说看到的鸡心螺是在海底表面的,怎么回事?”

“很简单,如果是这种情况,要么是鸡心螺准备**产卵,要么是它们才刚来到这里不久。”桑德斯说道。

听了这话,秦时鸥确定了他的猜测,告别岛是被人设计了。

等到太阳升起来水温高一些之后,秦时鸥便带着渔夫和潜水员们下了水,他们也是进行排查,从游客受伤的位置开始查起。

秦时鸥昨晚将那十四枚密码芋螺都放在了这周围,所以搜索起来没有什么难度,接近三十个人潜入水中,搜索了不久就传出捷报。

秦时鸥没有去鸡心螺所在的位置,他在海底随便游荡,观看海底环境。

因为周围的渔场有丰富渔获资源,小镇公共渔场也有不少鱼,不过海藻水草的生长情况就比较糟糕了,海鱼在这里只是路过,它们不会停留很久。

这样一来,公共渔场的海底就干净很多,下面都是一块块碎石和细腻的沙子,秦时鸥伸手挖了一把,细沙随着海水流淌,很美。

在水下停留了半个多小时,秦时鸥上来透气减压,看到沙克、公牛等人坐在船上在大声说笑,看他们嘚瑟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已经发现了密码芋螺。

秦时鸥浮出水面不到十分钟,又有人浮上来,兴奋的举起网兜喊道:“看,伙计们,我找到了什么?六只密码芋螺!”

沙克笑道:“我们找到了八只!”

秦时鸥皱眉道:“怎么会有这么多?”

他这么一说,沙克也皱起眉头:“我们发现这八只鸡心螺的时候,它们都在砂层上面,并没有潜伏起来,而且位置太集中,我觉得它们是被人放眼在这里的。”

手里拎着网兜的潜水员点头道:“一样,伙计,我发现它们的时候也是这样,它们完全没有隐藏到沙子里,就在那么大摇大摆的捕猎。”

其他人接连浮出来,他们自然没有找到鸡心螺,两批鸡心螺已经都出来了。

沙克和潜水员上岸将鸡心螺交给桑德斯,秦时鸥带着继续找,他知道没有了,但其他人不知道,保险起见,起码得将近海二百米范围内搜一遍。

当然,后面是一无所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