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81 好好休闲4/8

1281.好好休闲(4/8)

对毒贝的清洁工作集中进行了两天,后面加入的潜水员越来越多,圣约翰斯市府雇佣了两支职业潜水打捞队参与,哈姆雷在这件事上支持力度还是很大的。

圣约翰斯的媒体对这件事进行了追踪报道,网上新闻更多,而且大多是在抹黑告别镇,说周围海域危险,让游客们谨慎。

秦时鸥的意思是,不用管这些媒体怎么说,告别镇这边不要说话,暗地里查这件事的真相,找到作案者,到时候来个剧情反转。

他现在有了目标,就是那些墨西哥人,这些人来到小镇不到一个周,告别岛就出现了毒贝危机,说是巧合,未必也太巧合了吧?

可是薇妮无法采用他的主意,奥尔巴赫也说这样对小镇损害太大,现在首要之事是形象公关,直接说小镇被陷害了,这些毒贝根本不是本地物种。

告别镇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澄清这件事,然后告诉媒体,他们已经着手在调查这件事的真相,一旦找到作案者,那就以谋杀罪起诉。

秦时鸥看了有关发布会的报道连连摇头,道:“这样是打草惊蛇,要想查到下手的人就更难了。”

薇妮无奈道:“本来也非常难,这种事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谁能查出真相的?其实,真相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要粉碎他们的阴谋。”

对方想要毁了告别镇的旅游业,所以薇妮和奥尔巴赫商讨之后决定开发布会进行形象公关,只要旅游产值不出现大幅度滑坡,那对方的阴谋就等于是失败的。

听了他们的分析,秦时鸥也明白过来。

如果按他的主意来,那可能会找到背后黑手,可找到又能如何?告他将他判刑,这样他们会爽了,可是小镇的旅游业损失就大了。

直接展开形象公关可能会让这件事变成悬案,但对小镇的经济影响是最小的。也是对方最不愿意看到的。

这是大局观的问题,秦时鸥是站在他的角度来看的,薇妮则站在小镇角度,双方之间高低立判。

秦时鸥想从事情真相上扳回一局。他让伯德和尼尔森去盯着那些墨西哥人,寻找他们的马脚。

伯德和尼尔森盯了两天之后回来汇报说确实有发现,如秦时鸥猜测,这些人不是来岛上卖什么土特产的。

秦时鸥精神大振,但伯德接着说道:“他们是想来开赌-场的!我在他们住的地方找到了全套赌-具。不过还没有开工。”

听了这话秦时鸥愕然:“来开赌场的?”

如果是这样,那墨西哥人这条路就走不通了,开赌场看中大客流量,毫无疑问小镇经济越发达、旅游业越先进,墨西哥人才会越赚钱。

这样看来,墨西哥人没有理由背后搞鬼祸害告别岛的旅游行业,他们反而希望告别岛旅游业越发达越好,最好能变成下一个夏威夷岛。

终于又熬到了周末,薇妮在周五晚上就伸着懒腰说这个周末她不去加班了,要在家里休息一下。

秦时鸥想起毛伟龙的邀请。又想起给卡梅隆大导演的许诺,两件事往心里天平上一放,显然是卡梅隆大导演的事更重要。

但是然并卵,他还是选择跑去找毛伟龙玩,薇妮去不了纽约和迈阿密,那太远了,现在媳妇至上。

秦时鸥给毛伟龙打了电话,然后直升机先飞圣约翰斯机场,客机再飞汉密尔顿,降落之后毛伟龙的皮卡车已经等在那里了。

毛伟龙开的还是他那辆破皮卡。不知道是雪佛兰什么型号,连精通皮卡文化的薇妮都没能判断出来,这车还能开动也算是牛逼。

老美造的东西确实皮实,上路之后。这辆破皮卡竟然还能溜的飞起,那速度能开出八十迈,把秦时鸥吓得惨嚎不已:“麻痹,小五郎你慢点!你这破车是雪佛兰不是保时捷!老子一家三口都在你车上啊!”

毛伟龙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胆小鬼,我平时自己开都是一百迈的!”

总算安全到了农场,秦时鸥急忙跳下车。不满的问道:“我说,你他娘的干嘛不换个车?这车也太逊了。”

毛伟龙叹了口气,道:“你当谁都是你那样的土豪呀?我本来攒了点钱想换车,结果换成了四匹夸特马,所以换车的事还是等等吧。”

秦时鸥豪爽的摆手,说道:“你喜欢什么车跟我说,我再送你一辆。”

索马里海域的黄金矿打捞工作已经进入尾声,满载着黄金矿石的船只要回到美国,秦时鸥这边就立马又十个亿的资金入账!

所以说实话,几万十几万每一辆车,对秦时鸥来说跟玩一样。

毛伟龙摇头笑道:“不了,我还是自己赚钱……咦,对了,你送我的切诺基还一直停在家里呢,我真傻,妈的,这就打电话找朋友帮我处理了,在这边换一台车。”

秦时鸥目瞪口呆:“你那车,就一直停在家里车库?确定还能开?”

毛伟龙打起了哈哈,秦时鸥刚要骂他,这时候朵朵拎着公主裙跑了出来,几条大块头的恶霸犬追在她身后,气势汹汹。

秦时鸥蹲下身张开手臂,朵朵扑进他怀里,柔柔的嘴唇在他脸颊上印了一下,把秦时鸥乐坏了。

朵朵亲了他一口后就去好奇的看小甜瓜,然后伸手捅了捅小甜瓜软绵绵的胖腮,开心的咯咯笑了起来。

小甜瓜本来也在好奇打量朵朵和她的恶霸犬,结果被捅之后便不乐意了,挥动小胖手开始喊支援:“爸爸、爸爸、爸爸……”

毛伟龙小吃惊了一把,道:“你闺女会喊人了呀?”

秦时鸥得意的笑道:“就会喊爸爸妈妈,所以你这个叔叔是别想了。”

毛伟龙却没有继续和他开玩笑,而是爱怜的看了朵朵一眼,沉默了下来。

朵朵的听力有所恢复,可是失语症还没有治疗好,至今不能说话。

秦时鸥也收起笑容,朵朵不能说话真是太遗憾了,他想试试给她输入海神能量,不知道这对于治疗失语症有没有效用。

毛伟龙带他们走进农场,秦时鸥故意挑起话题,兴奋的问道:“你的战马在哪里?哦,我是说白天骑的那一匹。”

毛伟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