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82 马具店5/8

1282.马具店(5/8)

秦时鸥还没有骑过马,在国内骑马属于贵族活动,他来到加拿大后就待在告别岛,岛上更不会有马这种生物。

所以,对于毛伟龙的马场他还是很好奇的,到来之后问候了怀孕的刘姝言,随便聊了几句,就怂恿毛伟龙带他去看马。

毛伟龙笑道:“你可别期望太高,就是普通的夸特,不是什么纯血马,我也没什么精力收拾它们,所以也不是太干净。”

秦时鸥摆摆手道:“哥们就是吃个新鲜感,放心,我不会抱太大希望,我知道我是来骑马的,不是来骑老虎的。”

两人说笑着穿过半个农场走到马厩,里面养着四匹马,秦时鸥走近了打量,他不认识马种,毛伟龙就给他介绍,说这是夸特马。

四匹马分别有两匹是成年马和两匹小马,成年马一黑一棕,小马是一白一红,四匹马的颜色都不一样,不过也都不纯净,毛色比较杂乱。

两匹成年马块头差不多,肩高和秦时鸥的肩高相仿,体格很健硕,肌肉紧凑,忽闪着大眼睛老老实实的站在马厩里,秦时鸥一靠近就纷纷打起了响鼻。

秦时鸥伸手抚摸黑马的脑袋,黑马有些抗拒的往后退,毛伟龙教导他道:“别直接对着马头上手,你先摸一下它的脖子,让它熟悉你的味道、接受你。”

这样秦时鸥便小心的伸手抚摸它的脖子,期初黑马还是有点抗拒,但他轻轻给马梳理着颈部的毛发,黑马感觉舒服了,慢慢的就不再反抗他的抚摸。

过了一会秦时鸥伸手去抚摸黑马脑袋,黑马老实的低下头,一副温驯的样子。

见此秦时鸥大为亢奋,问道:“现在可以骑马了吗?”

毛伟龙翻了个白眼道:“别这么急,这些是牧马,在以前的牧场。是牛仔骑着管理牛羊的。它们已经被驯服,不会轻易伤害人,但也不会轻易被人骑。”

秦时鸥也翻起白眼,道:“那我总不能照顾它个一年半载吧?骑马这么费劲?”

毛伟龙笑道:“用不着。今天你先和它熟悉一下,这匹马叫腓特烈,年龄快十岁了,是个很懂事的家伙。到了傍晚和明天早上,你帮它做个清理。那就可以骑了。”

秦时鸥摇摇头,嘟囔说真是麻烦。

结果给他说中了,确实麻烦,要骑马还要有装备,毛伟龙没有给他和薇妮准备马靴和衣物,他们穿的都是夏季休闲服,骑马不合适,这样还要去采购。

好在镇上就有马具店,毛伟龙开车带两人过去,路上秦时鸥注意看。觉得这个小镇的人气明显比告别岛要差,街道上没有多少车子行人,偶尔遇到一辆车,看那风尘仆仆的样子也像是经过的旅者。

加拿大的乡村房子统一风格就是大,这也和国情有关,乡村土地很便宜。这家马具店从外面看得有国内中型超市的规模,进去后发现东西并不多。

老板是一个四十来岁的黑人,带着一顶牛仔帽、拿着啤酒趴在柜台上看什么比赛,有顾客上门都没有顾得上招呼,随意说道:“水勒缰向左、衣物马靴向右。结账找我。”

毛伟龙让秦时鸥和薇妮自己看,他走过去拍了拍桌子道:“嗨,卡里尔,是我。你在干嘛?”

黑人抬起头看了眼毛伟龙便笑了起来,伸出拳头和他撞了一下道:“哇哦,中国兄弟?你的那四匹马怎么样?没有认生吧?这次想过来挑点什么?不过我可无法陪同你,你看到了,爱国者队和红爪鹰队激战正酣,我走不开。”

这黑人说话速度非常快。跟唱饶舌歌一样,秦时鸥估计毛伟龙没有听懂,因为他也就听了个大概……

秦时鸥不需要买水勒缰,这个毛伟龙农场有,他挑选一套牛仔服、牛仔帽、马靴和马刺就可以了。

这里卖的牛仔服大小型号很全,可是样式单一,就是最普通那种毫无装饰的牛仔服。秦时鸥摸了摸,感觉衣服材质很硬也很厚,显然是专门供给干粗活的牛仔、农场主们用的。

这种牛仔服的特点是便宜,秦时鸥看价格只要几十加元,就和薇妮各挑选了一套。

牛仔帽、腰带和马靴的样式就繁杂多了,腰带扣各种各样,从普通的u型扣一直到奢华的镀金蝴蝶扣都有。

牛仔帽也是这样,秦时鸥挑选了一顶天蓝色镶白色花边的小帽子,戴到女儿头上看了看感觉一般想换一顶。

结果小甜瓜自我感觉却不错,小手抓着帽子嗯哼嗯哼的再不肯放开。

薇妮笑着说道:“好吧,那就给她买这一顶,我们女儿将来或许会成为英姿飒爽的女牛仔。”

秦时鸥自己挑选了一顶棕色带皮扣的牛仔帽,又挑了一双仿二战德军的高帮皮筒马靴。

薇妮笑着摇摇头,将高帮皮筒靴给他放下,换成了一双低腰靴,解释道:“这样的天气你用高邦马靴?那我敢打赌,你只要在外面呆一天,整个人都臭了。”

秦时鸥对那双马靴情有独钟,他重新拿回来说道:“别这样,甜心,这双鞋子我必须得带走,你不觉得它很帅气吗?”

黑人老板看到他怀里的马靴,趴在柜台上高声说道:“小伙子,你的眼光很棒,那双靴子可是我的镇店之宝,它是老怀特制作的最后一批靴子之一,纯正的手工货,除了在我的店里,别的地方你休想再见到。”

毛伟龙走过来说道:“老怀特是我们镇上最好的皮靴匠,他一年能制作一百双靴子,但镇子上一年能卖出两百双,所有人都说他们的靴子是老怀特制作的。”

黑人老板听了他的话大声笑了起来,说道:“你说的对伙计,确实很多人鬼扯,但我不会,你没看那双靴子被我摆在了最显眼的地方吗?显然它就是我的镇店之宝!谁都想买走它,但我只卖给有缘之人!”

“你可别告诉我,我的伙计是你在等待的有缘之人?”毛伟龙反问道。

黑人老板做了个点钞票的姿势,哈哈笑道:“那得看他的腰包有多厚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