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83 税务局突袭6/8

1283.税务局突袭(6/8)

秦时鸥和薇妮一人买了一套马具装备,最后结账的时候毛伟龙刷了自己的卡,说要请客,秦时鸥对薇妮庆幸道:“幸亏,甜心,幸亏我带上了那双靴子!”

黑人老板示意他们稍等,去衣帽处拿了一顶婴儿牛仔帽,上面镶嵌满了亮钻装饰品,星星点点、晶莹剔透,很是漂亮。

毛伟龙露出绝望表情:“靠,我的信用卡!”

黑人老板依然用他的大嗓门哈哈笑道:“今天放过你的信用卡,这顶小帽子是我送给这位可爱女士的,她可真漂亮。”

说着,他将小帽子给甜瓜戴上,小丫头咕噜咕噜的转着大眼睛,对头顶上的帽子很感兴趣,伸着手想摘下来,结果手臂太胖,举了举没够到,着急的叫了起来。

秦时鸥将换下来的天蓝色小帽子塞给她,小丫头甩手扔掉,继续啊啊呜呜的叫。

薇妮捡起帽子对他说道:“你瞧,你女儿将来肯定是个喜新厌旧的货。”

秦时鸥说道:“那咱们走的时候把女儿留给小五郎,等什么时候厌烦他了咱们再接走。”

回到农场,秦时鸥换上牛仔服和皮靴,跟着毛伟龙去给黑马腓特烈洗澡。

毛伟龙推了一辆小推车,递给他一把铁锨,秦时鸥举着毛刷道:“我靠,不是用这个给马洗刷吗?怎么用铁锨?我怕我控制不好力道,一下子拍倒它!”

毛伟龙进了棕马所在的马厩,利索的将地上的马粪铲了起来,说道:“你要是想骑马,就快点干活,送你一句农场主之间的言语:叨逼叨不会让你的工作量变少。”

秦时鸥对毛伟龙竖起中指,无奈的去腓特烈屁股后面铲马粪,结果黑马受惊,一蹄子撩了起来。

好在秦时鸥反应快,黑马蹄子一翻他立马后退,惊险的避开了夸特马的这一记杀招。

旁边的毛伟龙吓了一跳。连忙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伤到?”

秦时鸥惊魂未定:“法克,老子走过南闯过北,大西洋上戏过水,虐过鲨鱼打过海盗抓过贼。结果差点在你这条小阴沟里翻船!”

毛伟龙让他小心点,每年加拿大至少有两百人被马的后撩蹄伤到。

秦时鸥上去好一阵安抚,黑马这才安静下来,让他可以安然打扫卫生。

马厩比较狭窄,黑马站在里面很少移动位置。故而粪便虽然多但是很容易打扫,很快将里面清洁一空,秦时鸥戴上手套端上盆子开始给黑马梳洗毛发。

这明明是伺候它,可黑马并不情愿,时不时的会扭动身体想躲开。

毛伟龙教导秦时鸥伸手拉住黑马的缰绳,说道:“这样它就老实了。”

秦时鸥试了试,果然,黑马不再躲避,他一边刷一边感叹:“妈的,不是都说马是很聪明的动物吗?我看这家伙比起我家的熊大还要笨。”

毛伟龙也疑惑。道:“是啊,可能血统的事吧?这几匹马确实算不上聪明,我家里的恶霸犬在狗里面属于智商一般的了,可比这些马要聪明多了。”

秦时鸥暗道你是个屁是,你的恶霸犬老子用海神能量改造过,当然聪明。

两人抱怨着,薇妮走过来听到了,说道:“马儿真的很聪明,它们智商很高,能通过人的表情理解你的想法。你们别说它们的坏话。否则它们是不会真心实意跟随你们的。”

秦时鸥撇嘴道:“拉倒吧,就这马能看懂我表情?我刚才那么诚恳的去给它打扫粪便,可它抬起蹄子就想踢我!”

说着他转头看向毛伟龙,道:“你知道吗。我给我女儿就换了一次纸尿裤,我家虎豹熊狼它们的便便尿尿都自己解决,从小我就没管过。你说,我还得对这马多好,是吧?”

毛伟龙配合着他点头,薇妮没好气的说道:“你是活该。谁跟你们说,给马儿打扫粪便要和它挤在一起?你们应该先把它们拉出来!”

“靠,小五郎,你这不误人子弟吗?我可是一直在跟你学,看你直接进马厩,还以为就应该这样呢。”秦时鸥赶紧抱怨。

毛伟龙瞪了他一眼,道:“拉不屎来嫌地心引力不够吗?我的马平时都挺温顺的,它们是训练过的,可以和主人待在一起。是你不知道有什么问题,这匹马不待见你。”

薇妮说道:“很简单,秦的身上有棕熊和狼的气味,马儿其实是害怕它。而棕熊和狼都喜欢从后方攻击野马,秦突然站到它背后,它不知道要干嘛,就选择了自卫。”

秦时鸥恍然大悟,毛伟龙却坏笑起来,他说道:“禽-兽,你那匹马是母马,你说它看到你站在后面,会以为你想干嘛?”

“滚!”秦时鸥骂道,“你思想怎么这么龌龊?”

薇妮笑着摇摇头,说‘你们的恶心话题我不参与’,然后便走进了两匹小马的马厩。

傍晚时候,毛伟龙发动车子带秦时鸥去了镇子西头的一家牧场。

牧场的门口挂着剥皮的牛羊,一对夫妻在忙碌,旁边有人在选购,秦时鸥问道:“现杀现卖的肉?每天都有吗?这还挺新鲜啊。”

毛伟龙点头道:“加拿大的经济状况不好,牧场主一次性卖不掉所养的牲畜,就每天都会自己宰杀贩卖,也能赚点钱补贴家用。”

镇子就这么大,大家都认识,毛伟龙的车子一开过去,夫妻中的中年白人男子就笑着挥手,问道:“大主顾,你的棒子骨和里脊肉我都留出来了,直接带走?”

毛伟龙拉下车窗,道:“不,今天再多来点,我的伙计来了,他很能吃肉,给我一条羊后腿,再来点适合烧烤的牛排和羊排,一共要十磅吧。”

白人男子笑着用布擦了擦手,抄起刀忙活了起来,秦时鸥正在好奇打量,路上忽然响起警报,两辆有着黑白相间涂装的警车快速开了过来。

看到这辆车,微笑的白人男子顿时紧张起来,他急忙收拾眼前的东西,同时对毛伟龙喊道:“待会说我请客!”

警车以极快速度杀过来,一前一后堵住了肉铺子,然后下来七八个穿着制服的办公人员,这些人制服后面有‘irs’字母,显然是加拿大税务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