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84 差点又要进局子7/8

1284.差点又要进局子(7/8)

看到税务局的工作人员,毛伟龙也有点紧张,说道:“坏了,波利夫妻有麻烦了,待会你别说话,我来应对,我得帮帮波利这家伙。”

下车之后,这些人兵分两路,主力围在了肉铺子周围,另外有两人分别走到毛伟龙和后面一辆车的跟前,敲了敲车窗示意车里人下车。

毛伟龙下车后问道:“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穿着irs制服的男子看了他一眼问道:“这家牧场在这里摆摊卖肉多久了?”

毛伟龙说道:“摆摊卖肉?什么摆摊卖肉?不,看来你们误会了,他不是在做生意,没有卖肉。”

那男子冷笑道:“噢?伙计,你当我眼瞎?他不是在卖肉,那是在搞prty了?”

毛伟龙点头道:“是的,我这哥们从圣约翰斯过来玩,”他指了指秦时鸥,“我准备搞个prty,波利说他可以给我提供牛羊肉,于是我们就来了。”

秦时鸥耸耸肩,掏出手机展示里面的机票订购信息,证实毛伟龙的话是真的。

那男子看了一眼推开手机,对毛伟龙凶狠的说道:“别他妈给我说废话!你最好搞清楚,这个家伙现在是在偷税,这是犯法!你确定你要包庇他吗?”

毛伟龙平静的说道:“他有没有偷税我不知道,我不是他的税务官,不过我说的都是事实,我就想搞个prty,然后来他这里拿点肉而已。”

说着,毛伟龙又对波利喊道:“嘿,伙计,你惹什么麻烦了?把我的肉给我,我得回去准备prty,很多人等着我呢,我可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事情发展到这里,秦时鸥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这个波利在门口卖肉不缴税,税务局估计盯上他了,今天恰好突袭,将他们堵在了这里。

在欧美国家。缴税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偷税漏税一旦被抓到,那不光是罚款那么简单,往往还要判刑坐牢,以后做生意和办理信用卡都会受到影响。

美国有句名言。叫做“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亡与交税是永恒的”,这句话在加拿大一样适用。

在加拿大,没有人会害怕政府或警察,这是个移民国家,民族数量全球第一,政府、警察执法的时候都得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踩到什么种族歧视、信仰歧视之类的地雷阵。

但没有人不害怕税务局irs,除了一无所有的穷光蛋,只要赚的钱够了最低缴税额,那就得接受irs的监控。

而irs查税的时候可不会管你是什么国家来的移民、信仰什么。只要确定逃税漏税了,那没说的,一个字就是干!

如果要打个比方,那irs就是加拿大的城管,一样管的都是经济问题,一样执法都无孔不入,一样拥有一群身手精悍的员工……

不要以为irs的员工都是弱弱的会计,他们的工作部门很多,其中有一个部门是稽查部,在各地负责上门收税还有这种突袭查偷税漏税的公司个人。这个部门的工作人员都精通战斗,随身带枪、手铐!

另外一辆车的人员也持有和毛伟龙一样的口径,坚持说波利不是在卖肉,不过这家伙脑子不太灵光。竟然说波利在做慈善,给镇民送肉。

irs的执法人员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秦时鸥则不断摇头,真他妈的猪队友啊,碰上这样的神坑猪队友,只能算波利倒霉。

但波利可不敢承认他在卖肉。因为如秦时鸥猜测的那样,他没有交过税,当然没有了税务这块,他卖的肉也比肉店超市便宜,镇民们喜欢来他这里买肉。

一旦被irs逮着他偷税,那真是麻烦了,别看他有一家牧场,实际上他并没有多少钱,否则也不用在门口卖肉赚钱。

加拿大的牧场、农场和渔场,都是指望银行贷款来周转的,波利要是被irs认定偷税,那他以后就没法再在银行贷款了。

这样双方就开始扯皮了,irs的人没有动手,他们这次有备而来,配合了小镇警察,直接要拘捕波利和毛伟龙等人,打算回警察局慢慢突破。

秦时鸥可没时间陪他们在这里扯皮,他这次和薇妮度假是趁着周末,没多少时间能玩,要是毛伟龙被抓进去待个三天五天,那他这次就白来了。

于是,秦时鸥打了个电话给奥尔巴赫,问这种情况怎么办。

奥尔巴赫指点他道:“在保证你不会被拉下水的前提下,你可以拿出你的社保缴税单号让irs查一下看你的缴税纪录和信用等级,如果问题不大,他们会放过那位牧场主。”

秦时鸥说好,刚要挂掉电话,奥尔巴赫又说道:“但你记住,如果查过记录之后,这些人还要找那位牧场主的麻烦,那你和小毛赶紧有多远走多远!”

明白了奥尔巴赫的意思,秦时鸥犹豫了一下,他和这牧场主素不相识,没必要趟这趟浑水吧?

不过他看毛伟龙一直在为那牧场主辩解,便拉了他一把低声问道:“你和他关系不错?”

毛伟龙也低声道:“波利是好人,他帮我好几次忙,这次我不能见死不救。”

这样,秦时鸥只好上去找到irs执法人员的带头人,将自己的社保缴税单号告诉他,说道:“伙计,我不敢保证太多,但我得说,每次我来这里找我哥们,我哥们都会从这里搞点肉。”

“花钱吗?”那人一边查询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秦时鸥无奈笑道:“别这样,伙计,你也知道伙计之间搞点肉要花什么钱?”

那人的掌上电脑罗列出一连串数据,他诧异的看向秦时鸥,核实了网页上的照片和面前这个人是同一人之后,皱起眉头在原地转了几圈。

秦时鸥等着他的反应,十几秒钟后,他挥挥手示意手下人回车上,然后对那牧场主说道:“你这不是大事,所以我们可以给你一次机会,但你记住,下次你不会再有这样的好运气了!”

两辆警车掉头,像来时那样风驰电掣的离开,不知道又去祸害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