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85 烤牛排8/8

1285.烤牛排(8/8)

两辆警车突然而来、突然而去,搞得牧场主夫妇茫然无措。

不过irs离开总归是好事,要是真把他们拉到警察局熬下去,最终肯定是他们认罪,毕竟物证人证都是齐全的。

秦时鸥懒的管这些,这不关他的事,他做这一切都是看在毛伟龙的份上。

其实他也没想到奥尔巴赫这一招真的有用,irs是出了名的六亲不认才对,没想到看过他的缴税纪录竟然就离开了,这有点不可思议。

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有特权阶级存在,但秦时鸥不认为自己一个渔场主可以让irs卖面子,他确实每年要交很多税,可那是他理所当然的,irs没必要因为这个而卖他面子。

尤其是,他不是本地人,和这些执法人员以后没有交集,如果说他们那个带头大哥想以此结交秦时鸥,这也说不过去。

想不清楚就不想了,这件事反正结束了。

他和毛伟龙过去拿肉,那老板擦干净手和他们两人一一握手,诚恳的说道:“我无法多说什么,今天你们简直是救了我一命,多谢,非常感谢!”

这个时候该交给毛伟龙,秦时鸥耸耸肩在后面没说话,毛伟龙说了几句都是邻居应该互相帮助之类的场面话,然后他们带上肉和骨头就离开了。

当然,波利没有收他们的钱,还送了他们两块最好的t骨牛排。

回去的路上毛伟龙好奇问秦时鸥刚才给irs看了什么,秦时鸥没有想明白怎么回事,就没有开玩笑,老老实实把事情说了一遍。

毛伟龙也搞不懂。加拿大国税局是出了名的锱铢必较,这次放过到手肥肉,是比较罕见的。

秦时鸥只能猜测道:“或许是波利的事不算什么?加拿大有多少人没有逃税漏税过?好吧,就算没有偷税、漏税,那总避税过吧?”

加拿大的偷税漏税问题普遍存在。秦时鸥记得他看新闻报道,好像是去年一年,加拿大全国偷税漏税合计起来超过200亿加元。

毛伟龙开着车摇头:“加拿大现在穷疯了,只要是能拿到手的钱,他们一分都不放过。你不知道吗?今年加国政府刚出台了新的税收方案,这次甚至要严查海外资产。国税局和各国联系,查移民们海外资产,这也要收税了!”

秦时鸥当然知道这件事,这两年加国的经济非常不好,政府债台高筑。

为了解决赤字,加国政府竟然很不要脸的推出了新政严查移民的海外资产。超过十万元必须申报。刻意隐瞒者将被可面对最高12,000元或资产5%作为罚款,举报隐瞒资产者查实可获应缴税金15%作为奖励,这在世界大国中还是首例。

回到农场,刘姝言奇怪他们怎么出去这么久,秦时鸥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薇妮听到他有关irs的疑问之后笑了起来,解释道:“你说他们出动了两辆车八个人?那他们显然不是冲着一家零售牛羊肉的牧场而来的,应该是经过的时候恰好碰到了这回事,过来调查一下。”

“这样,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当时查那家牧场的时候即使你不拿出缴税纪录。时间长了没有结果他们也不会等下去。”

“何况,irs不会得罪拥有良好缴税记录的高额纳税人,他们其实就是卖了你一个面子。或者说卖了你所代表的资产阶级一个面子。”

“奥老爹或许就是这个意思,他不是吩咐你说,如果irs看了你的社交缴税明细后要是还坚持拘捕牧场主夫妇就让你离开吗?那样就证明irs是真的冲这对牧场主来的,即使市长来说情也没用。”

秦时鸥这才恍然大悟,道:“我就说嘛,我觉得我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薇妮并不乐观。她说道:“那家牧场要有麻烦了,irs不会怎么样他。但估计会通知食品安全检疫局和卫生局去查,他们除非从今天开始就不干了。否则还是要交罚款。”

刘姝言挺着大肚子说道:“我去通知波利夫妇,他们是好人,上次我去市里做检查,车子半路抛锚,就是他们开车拖回来的,而且也是波利帮忙修好的。”

秦时鸥点头,这样确实应该帮那牧场主一把,华人在海外不容易,很难融入当地的社区,歧视真是无所不在。有个这样的邻居,那可就好多了。

毛伟龙说他去打电话,挂了电话笑道:“他们已经收摊不干了,我邀请他们过来玩,他们待会就到。”

果然,没过多久,毛伟龙刚支好烤炉,一辆丰田皮卡便开了进来。

毛伟龙去招待波利夫妇和他们两个孩子,秦时鸥则准备烤牛排。

在美国和加拿大,牛排是一道很阳刚的菜,男人可以不会做其他菜,但必须得会做牛排,煎烤焖煮都得会做,看美剧就知道,家庭烧烤中一般都是男主人烤牛排。

毛伟龙拿出来烧烤的炉子也是那种美剧常见的篝火炉,里面煤炭燃烧着火焰,炉子上放着铁网,牛排就放在上面翻烤。

波利走过来帮忙,笑道:“你是秦?你好,刚才你知道,我们有点慌乱,没有做自我介绍,我是波利,波利-索顿,刚才的事情太感谢你了。”

秦时鸥和他再度握手,说道:“那没什么,毛说你经常帮他,这时候作为朋友,我们可不能袖手旁观。”

波利拿了个夹子也过来帮忙翻烤牛排,他显然手法更老道,秦时鸥便让开,给他打下手跟着他学烤牛排。

这些牛排肉质确实好,油花丰富,不用刷油,直接放上去烤就行了,很快就能烤出油花。

波利不断往上撒黑椒粉和碎洋葱之类的调味料,大概两三分钟后,这块牛排就被烤成了金黄色。

秦时鸥嗅了嗅,赞叹道:“很棒的味道,伙计,我的胃已经做好战斗准备了。”

波利笑道:“或许我这时候该谦虚几句?不过我不是这样的人,哈哈,其实说真的,秦,我牧场出产的牛肉质量很棒。可惜,该死的,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从去年开始牛羊都卖不出去。”

说着,他忧愁的摇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