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87 终于跑起来了2/5

1287.终于跑起来了(2/5)

秦时鸥和薇妮出来后,毛伟龙带他去继续打扫马厩,同时给黑马腓特烈洗刷。

秦时鸥指着波利道:“嗨,我没必要继续去给腓特烈打扫了吧?今天我用不着骑它,那里有两匹马,我和薇妮足够了。”

毛伟龙说道:“你想清楚,你要是解决了腓特烈,以后就一直有马骑了。你要是今天骑波利的马,那以后来我这里玩,每次都去波利家里借马吗?”

“一劳永逸,好吧,你说的对。”秦时鸥耸耸肩和毛伟龙去了马厩。

昨天已经学过怎么收拾骏马,秦时鸥的学习能力很强,今天处理起来就头头是道了。给腓特烈刷颈部鬃毛的时候,他还会用手掌大力搓黑马的颈部。

毛伟龙有点吃惊,问道:“你以前学过怎么伺候马呀?”

秦时鸥说道:“你不了解我?我以前去哪里学伺候马?”

毛伟龙开玩笑道:“那你可真是天才了,竟然还会给马儿做热身。”

秦时鸥刚才用手掌大力而均匀的揉搓黑马颈部,就是帮它做预热动作,其实这是给纯血赛马进行的工作,目的是让它的血液尽快加速流动。

这些他当然不是自己琢磨出来的,而是有手机,他晃了晃手机,昨晚他下载了一个app,专门教导怎么骑马的。

腓特烈被他伺候舒服了,后面就很配合他的动作了,秦时鸥牵着马缰绳走在前面,腓特烈打着响鼻跟在后面,秦时鸥停下后,它还主动上来用脑袋蹭了蹭他后背。

毛伟龙笑道:“所以,我说马要比狗更聪明,你这次相信了吧?”

秦时鸥撇撇嘴转过头,对着腓特烈说道:“坐下!打滚!握手!再见!”

黑马傻乎乎的看着他,超长的马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秦时鸥对毛伟龙说道:“下一次你去我那里,我让虎子豹子给你表演一下这些动作。绝对娴熟,绝对赏心悦目。”

毛伟龙笑了起来,只能说道:“你小子太较真了!”

接下来就要骑马了,毛伟龙拿了一个水勒缰给腓特烈安上。然后晃了晃感觉很稳点,便点点头说道:“嗯,没问题,是吧波利?”

秦时鸥正要翻身上马,毛伟龙这么一问吓他一跳。道:“靠,你还不会系水勒缰?”

水勒缰就是中国的马辔,是骑手驾驭马匹的主要工具,就好像是汽车上的方向盘和速度排挡,因此水勒缰对于骑手非常重要。

秦时鸥必须得搞清楚,就好像开车没安装好方向盘,开车之前没事,等把车速提起来了,结果一使劲却把方向盘拔了出来,那时候可真就是上帝下凡才能救他了。

波利笑着过来帮忙整理了一下,秦时鸥拉着毛伟龙道:“你开什么玩笑。你不会弄吗?”

毛伟龙无辜的说道:“我平时又不骑马,系水勒缰还这么麻烦,你说我怎么能学会呀?”

波利好人做到底,帮忙将马鞍也给安装上了,秦时鸥索性拜他为师,让他指导怎么骑马,显然毛伟龙是个半吊子啊。

难怪毛伟龙要帮助波利,这是个很实在的人,教导秦时鸥的时候非常用心,还给他做了几个标准动作来演示。让他学习。

薇妮笑吟吟的在一旁看着,秦时鸥问道:“你学会了吗?不会让波利老师再教导一下。”

薇妮莞尔笑道:“差不多吧,我又不会骑得很快,而且我以前也学过一些。觉得没什么问题。”

秦时鸥关心的说道:“那我先来,你看看没问题了再上马。”

说着,他一脚踩实了马镫,双手使劲一拍腓特烈的马背,想用一个潇洒自如的燕子李三式动作上马。

结果他这边刚刚跳起,那边腓特烈却猛的向前跑了几步!

这下子秦时鸥悲催了。他人还没有骑上马呢,而这时候他的脚在马镫里踩的太实,一时之间抽不出脚,这样眼看危险了,一旦他抓不稳就要被马拖着跑。

这样,那秦时鸥的脚被别在马镫里,脚腕拗断算轻的!

好在秦时鸥被海神之心改善过身体素质,柔韧性和反应能力都超级强,腓特烈往前一跑,他一挺腰来了个老树盘根,双手死死抱着马鞍,左脚蹬着马镫右脚则贴在马腹上……

腓特烈跑了几步便停下身来,秦时鸥跟壁虎一样贴在它侧面,其他一行人都看呆了。

“卧槽禽-兽你真是好功夫啊。”毛伟龙惊叹道,“平时没事你在渔场练瑜伽还是怎么着?”

秦时鸥一身冷汗,他没好气的瞪了毛伟龙一眼,道:“少扯犊子,你不是说你的马被调教好了吗?这怎么回事?”

波利说了句公道话:“不关马的事,秦,刚才怎么那么使劲的拍腓特烈的马鞍?在训练中,这是让马儿加速的一个动作。而且,幸好腓特烈受过训练,烈马的话那样会让它们受惊,就不只是跑几步那么简单了!”

秦时鸥尴尬的笑了起来,波利帮他牵住腓特烈,示意他用轻缓自如的动作上马:“让马儿感觉到你,然后你们两个融合在一起,这才是骑术的真谛!”

薇妮补充道:“亲爱的,你两只脚别踩马镫太死,待会要是有什么意外好及时往外抽脚跳马,否则被马卡住就惨了。”

秦时鸥试探的踩在马镫上,波利给他演示过怎么通过水勒缰控制马儿,不过看人家操纵和自己操纵不是一回事,秦大官人甩了甩水勒缰,腓特烈纹丝不动,在那里专心致志的打着响鼻。

“尼玛,太笨了。”秦时鸥遗憾的叹气,和自己家里那群小家伙就是没法比啊,就好像初代洗衣机与现代滚筒洗衣机的差距。

他试了几次,腓特烈也不动弹,秦时鸥着急了,便甩了下缰绳,喊道:“驾!”

这次不光腓特烈愣了,波利也愣了,他愕然问毛伟龙:“秦刚才喊了什么?”

毛伟龙笑的捂着肚子弯下腰,他对波利解释了一下,波利一脸囧相,说道:“秦,腓特烈没有学过汉语,我想它听不懂你这个指令的意思。”

这时候一匹马风一样轻缓的跑过,腓特烈有些着急的在原地踏着脚步,秦时鸥随意一甩缰绳,黑马立马迈着小步子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