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88 策马飞腾3/5

1288.策马飞腾(3/5)

两匹马一前一后往东方奔跑,秦时鸥抬起头看,灿烂的朝阳光芒照耀下来,一个优雅的身影沐浴其中,恍若精灵。

骑在前面马上的是薇妮,她的黑色秀发束了起来呈马尾样,这样当**马儿跑动,她的马尾辫和马儿的尾巴一起有节奏的跳动着,好像在互相辉映一般。

薇妮的身影在马背上挺得笔直,但身体线条并不僵硬,身体随着马儿的奔跑跳动柔和的上下颠动,异常和谐。

秦时鸥大为吃惊,腓特烈跟上去之后他惊诧问道:“你会骑马啊?”

薇妮轻笑道:“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我大学是在布雷舍尔女子大学学院度过的,大二和大三的时候我们都有马术课,当然会骑马呀。”

秦时鸥想想自己刚才还说给薇妮做演示,现在再看人家姑娘那骑马的飒爽英姿,他感觉脸烧的不行。

好在现在他是薇妮女儿他爹了,不是想要泡人家,否则这脸真的会被打肿的。

薇妮猜到了他的想法,无奈道:“我本来想等你骑术熟练后再上马,可你刚才挥缰绳动作不对,腓特烈不跑,我只好带跑一下。”

骏马有从众心理,看自然世界节目中的野马群就知道,马王在前奔跑,其他马儿都会蜂拥跟随而上。

带跑就是利用马儿的这个心理,当一群马在一起的时候,一匹马奔跑,其他马儿也会跟着跑,这也是赛马时候众马狂奔追赶的原因之一。

最好的赛马,不需要骑手用马刺或者缰绳去驱使它加速,它自己就有当头马的,一旦和其他马儿同场,它会努力跑最快。

薇妮带跑的速度比较慢,她问秦时鸥道:“怎么样,你觉得自己能加速吗?”

秦时鸥豪迈说道:“没问题,一切挺好的。就是——就是屁股疼啊。”

马鞍虽然有一层真皮,可质地整体偏硬,这样腓特烈奔跑的时候上下颠簸,马鞍不断撞秦时鸥的屁股。不疼才怪。

薇妮失笑,道:“亲爱的,你放松下来,太紧张了。”

秦时鸥委屈的说道:“我哪里紧张了?明明已经放松了好不好?”

薇妮说道:“不是让你心情放松,而是身体放松。看我。臀部不要紧贴在马鞍上,双腿要用力,对身体起到支撑作用,臀部轻微受力就好。”

秦时鸥看薇妮,发现她的翘臀和马鞍之间果然有一点点间隙,这样她的身体看上去挺立的笔直,实际上是处于一个动态平衡中,不断起伏调整的。

薇妮带着他跑了一小圈,然后回到波利和毛伟龙的位置,修长的双腿在马腹上一夹同时往后轻柔的拉缰绳。座下的马儿就开始减速。

秦时鸥学着她的动作,拉缰绳的力气有点大,黑马腓特烈直接来了个急速停步。

这样惯性还是存在的,秦大官人险些从马背上飞出去,好在他双腿有力气夹紧了腓特烈的马腹,维持住了身体平衡。

可如此一来问题又来了,腓特烈感觉到他双腿力量,以为他是要让自己跑起来,于是不满的打了个响鼻,迈开腿又奔跑了起来。

薇妮让秦时鸥退回来。秦时鸥惊愕问道:“雪特!怎么让马儿往后退啊?倒档在哪里?!”

毛伟龙趴在棕色夸特马上大笑不停,他喊道:“你先别急着换档啊,踩刹车,先赶紧踩刹车。要不你转方向盘也行嘛。你不是老司机嘛?”

秦时鸥手忙脚乱拉缰绳,腓特烈无奈至极,这都是下达的什么鸟命令?爷是一匹马不是一个人,你这指令理解不能啊。

这时候腓特烈奔跑速度很慢了,波利上去拉住水勒缰让它停下脚步,然后拉了回来。笑道:“其实你表现已经很好了,秦。”

秦时鸥沮丧道:“得了,我不是小孩,承受能力还是有的,不用安慰我。”

波利认真道:“真的,秦,你这是第一次上马呀。第一次上马就能跑出速度的可不多见,毛第一次上马……”

“别说了,波利!”毛伟龙赶紧大叫。

秦时鸥来了兴趣,鼓动道:“波利,说、说,小毛子第一次上马怎么了?是不是吓得尿裤子了?”

波利耸耸肩,道:“这个你们还是私底下讨论吧,来,秦,我教你怎么转向和后退,把基本功学会了,其他动作也很简单了。”

这样波利教导秦时鸥有关基本动作的理论知识,薇妮就在前面骑着马或快或慢、或前进或后退的演示,这个待遇可把毛伟龙羡慕坏了,一个劲的抱怨:“我学骑马的时候怎么没有这个待遇啊?”

秦时鸥冷笑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啊?”

薇妮做了好一会基础动作,熟悉**这匹骏马之后,她下来用牛仔领巾给马儿擦拭着脖颈上的汗水,让它来休息。

秦时鸥也摘下了领巾,腓特烈大爷等着他来伺候,结果秦大官人自己抹起了汗,抹完脸还抹身上,感叹道:“骑马也挺累啊。”

腓特烈大爷很想告诉他,老子驮着你这坨肉更累!

薇妮休息了十多分钟,然后翻身上马之后,脚后跟的马刺往马儿肚子上一碰,抖动手中缰绳喊了一声,**的马就开始加速。

薇妮的身体还是挺立在马背上,只是身体跳动颠簸的节奏更快了,但这样有种美感,好像**马儿成了她的舞伴,她不是在骑马,而是在跳舞。

波利看傻了眼,惊叹道:“天哪,秦,你的妻子一定学过宫廷马术,而且她的老师一定是高手!我只在汉密尔顿马术表演赛上见过这样的场景!”

毛伟龙看了一阵然后又看秦时鸥,目光很诡异。

秦时鸥给了他一个白眼,道:“你看什么?”

毛伟龙古怪的说道:“我就是不明白,薇妮给皇室王子做王后都绰绰有余了,怎么能看中你这么个蠢的货?”

“卧槽,我要打死你,别跑!”秦时鸥举起马鞭作势要抽毛伟龙,而后者赶紧上马,一甩缰绳控制骏马奔跑起来。

秦时鸥也上马,这次他就会控制马儿奔跑了,马刺轻轻在马腹上一滑,马刺后面有个带刺的滚轮,腓特烈感觉到后便加速跑了起来。

这次,速度终于提起来了,风驰电掣的感觉开始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