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23 给你个机会

黄金渔场 1323.给你个机会

好奇害死猫,黑炭头毕竟图样图森破,它一减速回头,受气包猛踩油门,沙滩车直接提速冲到了小马身后四五米的位置,同时受气包手起绳落,一把将绳环甩了出去。

粗糙的绳索精准的套在了黑炭头的脑袋上,黑炭头大惊,下意识的加速。这时候受气包往后猛力一拉,将黑炭头拉了个趔趄,接着将绳索在车把手上转了两圈,黑炭头就跑不掉了。

最后又挣扎了一会,黑炭头终于明白它跑不掉后,就认命的停下身,眼巴巴的看着好盆友自由自在奔跑的身影羡慕嫉妒恨。

受气包开车带着黑炭头回来,他将绳头交给秦时鸥,笑道:“好了,BOSS,大功告成。”

秦时鸥道:“还有一匹呢?”

受气包耸耸肩道:“它很快会跑过来的,小马胆小,又在陌生环境中,很缺乏安全感,它宁愿陪着同伴进入陷阱,也不会自己在外面担惊受怕。”

果然,过了四五分钟,剩下一匹小马在周围游荡了一会后,小心翼翼的靠了上来。它的大眼睛警惕的盯着秦时鸥,靠近后还想带着黑炭头逃跑,结果被守株待兔的受气包一绳子给扣下了。

秦时鸥给它们套上小号的水勒缰,牵着它们向渔场大门走去。

黑白花小马不情愿的跟在后面,它走了一会突然生气了,抬起蹄子踢了黑炭头一脚:都怪你,要不是你被抓了,老娘能自投罗网?

黑炭头怒视着它,你啥意思?啥事都怨我啊?我看你这是挑衅!于是,它快走两步到前面,用后腿去踢黑白花。

秦时鸥使劲拉了拉马缰绳,骂道:“老实点,都他妈成阶下囚了,还这么嘚瑟?待会表现的萌一点,要不晚上吃马肉火锅!”

牵着小马走到门口。薇妮的凯迪拉克红色身影也出现了。

车子开进渔场,薇妮刹车走下来,惊喜的看着两匹小马道:“嗨,亲爱的。这是什么?”

“小花马,怎么样,是不是很可爱?”秦时鸥得意的笑道,他没有给薇妮说买了两匹小马的事,薇妮一直蒙在鼓里。

薇妮上来伸手抚摸两匹小马的颈毛。两个小家伙又露出秦时鸥第一次见到它们时候的怯怯表情,眨着大眼睛好奇又害怕的打量她。

“天哪,简直萌到爆!”薇妮搂着黑炭头给它梳理着皮毛,她对秦时鸥说道,“自从毕业后,我就没有再见过花马,你不知道,亲爱的,当初上马术课的时候,我们骑的就是花马。”

秦时鸥拍拍两匹马的肩膀。道:“看来我的礼物送对了,它们现在属于你了,薇妮,以后你可以教导孩子们学马术。”

薇妮欣喜的笑道:“那当然没问题,嗯,它们的名字是什么?”

秦时鸥摊开手,道:“等你起名,它们现在还没有名字呢。”

薇妮看了看两匹小马,指着黑炭头道:“它的名字,就叫黑头。”然后指向身上黑白毛色交杂的另一匹,“这个就叫黑白花,怎么样?”

秦时鸥勉强笑道:“不太好吧?你给宠物起名不是有英雄情结吗?黑头和黑白花,这个这个……”

“你不觉得很配它们的形象吗?”薇妮说道。

秦时鸥说道:“形象是很配。可我觉得,和它们气质不太配。”

“那你觉得叫什么好?”薇妮问道。

秦时鸥精神一振,指着黑头道:“这个叫包公,包拯的脸是黑的你知道吧?另一个就叫的卢,因为它的额头上有白点,史书上说的卢就是‘眼下有泪槽、额边生白点’……”

薇妮用直勾勾的眼神看着他。秦时鸥疑问道:“你看什么?”

薇妮有些小气愤的说道:“你都想好名字了,还问我干什么?”

秦时鸥讪笑道:“呃,我这是给你个公平竞争的机会,是你没抓住。”

名字就这么订下,黑炭头名为包公,另一个叫做的卢,这两个可都是名人的名字。

波利和卡布利诺送来牲口,随即就回去了,秦时鸥送走他们后将渔夫们叫过来,问道:“你们谁会搭建马厩?咱们现在有马了,得建马厩才行。”

尼尔森挠挠鼻子,他向四周扫视,看到两匹小花马正跟着虎子豹子在牧草堆里奔跑打闹,便说道:“BOSS,让它们自己跑不也挺好的吗,你瞧,它们现在多开心。?”

因为一见面就联手干了鹅群一通,故而虎豹熊狼们很快接纳了小花马们,在一起待了几次之后,小花马们适应了熊大的威势,便也不像刚见面时候那么怕了。

至于牛羊们,那就不行了,虎豹熊狼们很鄙视它们,平时只要它们敢靠近,熊大就咧开嘴吓唬它们,以至于现在它们看到熊大就吓得狂尿。

受气包说道:“不,不,最好还是建一个马厩来用,马儿放养的久了会不服管教,变得野性难驯,要知道它们可是最后才被人类驯化成功的家畜。”

说干就干,在秦时鸥看来,渔场建设一个马厩是很简单的事,只要工具材料准备好,这么多人还有少年们帮忙,建起一座小马厩轻而易举。

不过这需要材料,秦时鸥上网购买的时候发现,他以前购买拼装小屋的公司也提供拼装马厩。

防水外墙、防踢板、窗户、排水管、马槽、饮水槽、发酵罐,都一应俱全,只要买到后将它们按照图纸引导组装起来就行了。

这样还费什么事?秦时鸥直接下单,因为他在网站买过五个以上的小屋了,是网站的VIP客户,故而有优待,大概明后天就能将配件发过来。

秦时鸥让沙克准备工具,然后将少年们叫了过来,说道:“OK,赏金猎手们,现在又有新的任务发布了,建设一座马厩,每人五十元,干不干?”

戈登做出严肃的表情,说道:“这是包活了是吗?”

秦时鸥耸耸肩道:“应该是的,怎么了?”

戈登道:“这是我们以前没有接触过的领域,具有一定的难度……”

“行了戈登,别他么废话了,就是建马厩,你搞的好像我们要去猎杀异形一样。秦,这活我们接了,什么时候开工?”小沙克不耐烦的说道。

戈登气急,吼道:“你这个蠢货,我打算讲价的你知道吗?这一切都被你毁了,坑队友!”

“你再说一遍,小子,你身上痒痒了是吗?”

“法克鱿!冲天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