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24 坑爹的职介所

1324.坑爹的职介所

订下拼凑马厩之后第二天,中午刚吃过午饭,正在树荫里看新闻的秦时鸥就听到了虎子和豹子的吼叫声。

他以为是拼装小屋公司送来了马厩原料,站起来嘀咕道:“我靠,vip就是不一样,这速度真是快到家了啊。”

少年们也待在树荫下,不过一人一个小板凳小桌子在做暑期作业,加拿大的小学生日子很爽,秦时鸥看过他们的暑期作业,量少不说,还非常简单。

不过少年们显然不是这么认为的,他们本来正愁眉苦脸的在草稿纸上划拉,听到秦时鸥的话一个个激动起来,问道:“马厩到了吗可以干活了吗”

秦时鸥对他们的学习态度很不满意,说道:“我只是猜测而已,哪有那么快你们老老实实在这里写作业。”

戈登说道:“即使这么快,秦,你跟不上时代潮流了吧现在可是快递的时代什么都快”

秦时鸥笑了笑,暗道你们将来有了女朋友,就不希望什么都快了。

他让少年们老老实实的待着,自己快步走向渔场门口,然后吹了声响亮的口哨安抚下激动的虎子和豹子。

靠近渔场门口后,秦时鸥看了看觉得不像那么回事,门外站着两个中年人,这两人倒是像干粗活的样子,可他们只背了个包,没有车跟随。

这样的话,马厩材料在哪里据他所知那马厩长度有十米、宽度有五米,材料是普通咖啡小屋、啤酒小屋之类的好几倍,难道就在这个包里

秦时鸥摇摇头,问道:“你们是七彩小屋公司的人吗”

这下子轮到两人摇头了。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其中一个拉丁裔中年人用绕口的英语说道:“不、不,我们是汉尼拔工作介绍公司的人,噢,我这么说不对,我们是中介介绍来干活的。”

说着。另外一个人将一个信封递给他,补充道:“您是秦先生吗大秦渔场的秦先生”

这个人是华裔,用标准普通话发问的reads;。

秦时鸥点头道:“是的,我是秦时鸥,你们是什么介绍公司的是来看看我这里需不需要人手吗”

听了他的话,那华裔脸上露出紧张的表情。道:“不是的,秦先生,我们是中介安排您这边来干活的,您的渔场不是需要工人吗”

秦时鸥疑惑的皱眉,他打开信封看了看。里面是封介绍信,介绍了这两个人,拉丁裔中年人名叫卡帕莱巴乔哈根,华裔青年名叫宋青山,最后有一个红灿灿的大章。

介绍信看起来像是那么回事,但秦时鸥不记得自己和什么劳动力猎头公司联系过,他以为是沙克安排的,便掏出对讲机问道:“沙克造化之门最新章节。你问猎头公司要过人吗”

沙克说道:“没有,如果我要人,肯定得通过你批准呀。”

听了这话。两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起来,拉丁裔中年人着急的嘀咕起来,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秦时鸥挂了对讲机,耸耸肩道:“或许弄错了吧,两位,会不会是其他什么渔场缺人”

他知道这不可能。因为介绍信的开头,写的就是大秦渔场和秦时鸥。

拉丁裔中年人焦急的说道:“不不不。不可能啊,公司说的就是告别镇大秦渔场。他还给了我们你的照片,你瞧。”

他拿出一张模糊的照片,上面确实是秦时鸥,不过看起来这像是从新闻里找到的照片,上面秦时鸥还抱着虎子豹子,好像在法庭外接受采访的样子。

宋青山反应快些,他紧张的看着秦时鸥道:“您真的没有和我们公司联系过吗要不您打电话问问”

秦时鸥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他们两人应该是碰到了黑中介公司,加拿大有很多这样的黑心公司,不过大多是在几个大城市,圣约翰斯还没怎么听说过这种事。

可是看卡帕莱和宋青山都是干惯粗活的老实人样子,他心里有点同情,就要到电话拨了过去,同时问道:“你们两个是新移民”

宋青山也有了相关猜测,他苦笑道:“我来了不到一个周,这位老哥更长点,大概有十多天了。”

电话打过去是关机了,秦时鸥开免提让他们听到,耸耸肩道:“你们找这份工作,有没有交钱”

卡帕莱也知道怎么回事了,他绝望的说道:“交钱了,该死的混蛋该下地狱的恶棍他们收了我八百加元,说是工作押金,防止我们给您弄坏什么。”

宋青山着急的说道:“那我们得赶紧回去,得去找他们要钱。”

看两人瞬间满头大汗了,秦时鸥知道对他们来说,八百加元应该不是小数目,就说道:“这时候没有轮渡的,我用船送你们吧。”

能帮就帮一把,这两人看起来很可怜,让秦时鸥想到了以前父亲去工地干活碰上黑心包工头的场景。

秦时鸥开了速度最快的高速艇,一路破风斩浪开到了码头,然后利用关系找了个出租车,带他们赶紧去那家中介公司。

回去之后,他继续看新闻,特意搜了一下黑心中介的新闻,结果搜出来一大堆。

就在这个月月初,加拿大劳工厅突击检查了50个临时工介绍机构。检查结果显示,接近75即37个机构都有违规行为,只有剩下的13个没有违规,其中违规行为最多的三个机构都位于大多伦多区。

这些违规的临时工介绍机构还不是黑中介,他们只是未能依据就业标准法尽其责任,没向员工支付加班费、没安排有薪公众假期及有薪假期。

加拿大的中介公司和其他国家有些不一样,他们管理很正规,可以说是人力公司,有些工厂只是将用人承包给他们,工厂给中介公司结账,中介公司给员工发工资和缴纳社保。

这样对于用人方来说有个好处,那就是省心,他们不用去关注工人的背景和健康状况,出了问题都是中介公司的责任。

看过相关新闻后,宋青山两人也没有消息,秦时鸥便没多想,只是回来后和薇妮提了提,薇妮说她知道这种情况,其实这早就是加拿大社会大问题了,但政府不去解决,受苦的只能是普通百姓,且以新移民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