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27 谁不乖2/10哦

1327.谁不乖(2/10,求推荐票哦)

整体建设完之后,还剩下两张折叠行军床,公牛哈哈笑道:“雪特,伙计,别告诉我你们还给这些马准备了床。”

受气包用看傻瓜的眼神看着公牛,说道:“说什么傻话?这床是给人睡的!”

沙克也不满的说道:“蠢货,别在公共场合下展示你的低智商,这影响我们渔场的形象!”

马厩门口两边还有两个小隔间,受气包将床放进去,以后可以睡牛仔。

俗话说马无夜草不肥,喂马和育马是很辛苦的工作,专业养马的话,得有人晚上睡在马厩里值班。

秦时鸥这边用不上,他就养两匹马,还是以玩闹为主,也没指望将两匹马培养成什么超级赛马,故而不用辛苦的值夜看马。

这样这两个隔间就可以当做杂物间和仓库,一个放置水勒缰、马鞍和各种工具,另一个则放置牧草、饲料之类。

除此之外,还要给马厩建一个贮粪坑,这个受气包有经验,他无奈的说道:“我十五岁之前,大多数零花钱是挖贮粪坑赚的,雪特,一个粪坑两美元,真他妈的,那时候我还干的热火朝天!”

》▽???贮粪坑建设在马厩背面,隔着马厩大概两百米,背阴向北,受气包带着伊沃森两人搞定了,地下深度为1米,四周用水泥抹了一遍。

这样马厩就彻底完工了,秦时鸥试了试通电通水的情况,都没有问题,随即打算将包公和的卢两位请进去。

在马厩里待着自然不如在草地里撒欢愉快。小花马们被拖到马厩门口之后就驻足不前,努力用蹄子蹭着草地进行无声的抗议。

虎豹熊狼小猞猁一行本来正在和小花马玩。看到小伙伴被拉过来,它们也磨磨蹭蹭的跟了过来。好奇的看着这一幕。

雪莉看的心软,说道:“秦,算了,要不然就放养它们吧?你看,虎子熊大它们可没有被禁锢起来。”

秦时鸥看看不情愿的小花马,再看看排成一排跟在后面的小家伙们,他沉吟了一下,在雪莉以为事情有了转机的时候说道:“其实,让它们在外面玩也没什么。”

听了这话雪莉顿时大喜。伸出手臂上去抱住的卢,然后秦时鸥继续说道:“但是,我现在已经买了马厩,总不能不用吧?所以,还是将它们关进去好了,物尽其用啊。”

雪莉:“……”

小花马抗拒,秦时鸥对伊沃森点点头,后者脱掉衣服,好像巨灵神一样过去一把将黑炭头包公给抱了起来。然后哼哧哼哧的走进去将它放进小马间里。

这一幕吓尿了小花马,包公在伊沃森怀里甚至不敢挣扎,的卢更是险些直接开尿。

对伊沃森来说,抱起小花马就像正常人抱起一头羊崽子。毫无违和感。

伊沃森再走出来,的卢不用他动手,自己迈着小碎步快步窜进了马厩里。

秦时鸥回身将菠萝叫了过来。然后带着一帮小家伙参观被关在马厩里的小花马。房间大小正合适,小花马站在里面。可怜兮兮的看着自由自在的小伙伴。

熊大拍了拍马间门,嗷呜嗷呜的叫了两声。瞪着大眼看秦时鸥。

秦时鸥耸耸肩,点着小家伙的脑门道:“看好了,以后谁不老实,那就关到这里面,懂不懂?”

一帮小家伙傻乎乎的看着他,然后虎子和豹子赶紧上去讨好的用舌头舔的手掌,小猞猁也亲热的凑上去,各种卖萌卖乖。

吃晚饭的时候,薇妮将食物放进小家伙们的饭盆中,它们老老实实的吃自己的东西,吃完了将饭盆叼到厨房,然后乖乖的坐在客厅里。

薇妮奇怪,笑道:“咦,这怎么回事?今晚上孩子们怎么那么乖?”

平时小家伙们吃饭就是一场战争,首先熊大要抢虎子和豹子的东西,虎子和豹子抢小白狼,萝卜头则抢小猞猁,小猞猁抢两个小雪貂,按重量级一级欺负一级。

打完架吃完饭,战争继续升级,大家开始互相打闹,从客厅能闹到海边,每次都是带着一身草屑和沙子回来,而今晚表现和以往判若两人。

秦时鸥笑着将下午的事情说了一遍,薇妮也笑了起来,拎着满手油的小甜瓜道:“你明天把她也带过去转一圈,现在就你女儿最不乖了。”

秦时鸥接过女儿,然后问她道:“中午安排那两个人,没有给你造成麻烦吧?”

薇妮耸耸肩,道:“造成麻烦又怎么样?你可是我丈夫,我得听你话不是吗?有困难要解决,没有困难那就创造困难来解决。”

秦时鸥笑道:“嗯,真是好媳妇,回头给你颁个贤妻良母证。说真的,安排那两个人没问题吧?”

薇妮道:“没问题,我给他们签了合同,合同符合《就业标准法》,薪水是四千八百元,每周工作时间四十八小时,有加班费并且缴纳保险,他们看起来很乐意。”

薇妮这么做很对得起良心,现在加拿大普遍存在就业机构欺压新移民的情况,因为他们大多教育水平较低,并且不懂《就业标准法》。

前两年这种情况尤其普遍,那会是加拿大接受移民最多的时期,一些不正规的企业就这样压榨新移民工人们,甚至白领岗位都受到剥削。

后来经过工会的争取,自由党政府不得不建立了一个18号法案,规定临时工介绍机构以及他们的客户公司必须按照法律规定保障员工的工资、带薪公共假期以及加班费。

但即

即使有法律约束,仍然有一些小规模企业压迫新移民工人,尤其是乡村的岗位,所以说加拿大尽管福利好,可它不是天堂,对什么都不懂的新移民,甚至说它是地狱都不为过。

秦时鸥昨天搜索非法中介机构新闻的时候,看到很多相关新闻就是企业欺压新移民员工的报道,尤其是华人新移民,更是屡屡遭受欺侮。

华人移民的维权意识比较弱,而且华人很少会因为加班没有加班费或者没有带薪假期就辞职甚至将雇主告上法庭的,他们的做法往往是对于没有领到工资一走了之便是,不会大费周章地去讨回一两周的工资。

也是看了这些新闻,秦时鸥才决定帮宋青山和卡帕莱一把。就像他在电话里给薇妮说的那样,这些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可对于没有能力、没有人脉的宋青山和卡帕莱,那就是困难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