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34 包公的感谢

1334.包公的感谢

秦时鸥这边将几个少年忽悠的颠三倒四,薇妮准备去上班,开车转了转,突然来到了码头上,对秦时鸥喊道:“你今天打扫马厩了吗?”

秦时鸥眨眨眼,问道:“还用打扫马厩?”

薇妮无语,也对他眨眨眼,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包公和的卢不会便便尿尿,还是说它们会自己动手打扫卫生?”

旁边的受气包耸耸肩道:“boss,养马可不是简单的事,相信我,这两匹马以后有你受的!”

秦时鸥养了好几年牲口了,鸡鸭鹅野猪野鹿都有,可他从来不管,觉得圈舍也不脏。

他却没注意到,圈舍不脏的原因是有一条水流够快的小河穿过,鸡鸭猪鹿们时间长了都学会了自己去河里解决问题。

这也算是海神能量的一种作用。

秦时鸥让受气包去打扫卫生,受气包说道:“这没问题,可是boss你要搞清楚,帮助马儿打扫圈舍和给它们处理卫生,这也是增添感情的一种办法,如果是我来打扫,那我不敢保证,以后这两匹马会不会成为我的坐骑。”

秦时鸥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只好换上靴子推着小车去给两匹马处理卫生问题。

一晚上的时间,两匹小花马就拉了一堆东西在屁股后面,地上也有尿液流淌的痕迹,这个不用他管,马厩的厩床有斜坡,尿液会流走。

秦时鸥将两匹马拉出来,用刷子蘸着温水给它们刷洗身上的毛发。

这不是简单的活,刷洗的时候要用好几种刷子,软毛刷、硬毛刷、三角刷等等。秦时鸥这是第二次刷洗,还是有点手生。

雪莉背着手走过来,眯着大眼睛笑道:“秦,需要我帮忙吗?”

秦时鸥抬头看了大萝莉一眼,道:“需要付费是吧?说吧。你想要什么价?”

大萝莉嘟起小嘴,不满的说道:“你以为我是戈登那个葛朗台吗?我的眼里可不只有金钱,来吧,让我来帮你。”

秦时鸥在给包公忙活,大萝莉就接管了的卢,她跟着秦时鸥学。从脑袋开始,用刷子给的卢刷洗身体。

给包公从头到尾刷洗了一遍,小花马好像重装了系统的电脑,看起来从头到尾焕然一新。

秦时鸥拍了拍包公的脑袋,松了口气道:“ok。伙计,算是给你忙活完了。”

就在这时候,包公忽然探过头来,羞答答的用嘴巴拱了拱秦时鸥的脸,瞪着大眼睛用纯净的目光看他。

秦时鸥和小花马对视着,忽然之间开心起来,刚才忙碌产生的一点疲惫感很快消失不见。他明白了受气包的意思,后者没有骗他。给马儿打理卫生,确实是和它们增进感情的好办法。

用手给小花马梳理着颈部的鬃毛,秦时鸥梳理完了拍拍它的脖子。说道:“好了,好孩子,去玩吧,晚上要乖乖的回来,懂吗?”

女孩做事就是认真仔细,雪莉给的卢打理的更干净。的卢的鬃毛比较长,这么小的年纪就耷拉了下来。这样有点难看,雪莉给它简单的梳成了短短的小辫子。

的卢欢快的叫了两声。用脑袋蹭了蹭雪莉的胸口之后才追着包公跑去,一边跑一边还回头看雪莉。

这让大萝莉产生了空前的成就感,她高兴的说道:“秦,的卢以后交给我,我来给她收拾卫生。”

秦时鸥笑着点头,然后将铁锨递给薇妮,鼓励她道:“去吧,好好的给她收拾卫生,她从今就是你的伙伴了。”

雪莉提着铁锨兴致冲冲的跑进马厩,随即又跑出来,将铁锨还给秦时鸥,说道:“我只给她打理身上,马厩的卫生还是你自己来吧。”

马厩里的粪便清理起来很简单,因为小马睡觉是站着不动的,粪便位置统一,秦时鸥很快收拾干净,然后拉过高压水管,将厩床冲洗的干干净净。

将马厩打扫干净,秦时鸥这才去挖掘象拔蚌。

渔夫们已经开始干活了,寻找象拔蚌不难,它们钻在沙子里生存,平时将一根鼻管伸出在沙子外,当退潮之后,鼻管收回,会在平整的沙地上留下一个洞穴。

挖掘象拔蚌的技术含量在于,渔夫们要通过洞穴的规模,判断出底下这只象拔蚌合不合适采集。

象拔蚌一生只会在一个洞穴中生存,一旦离开洞穴就会停止捕食然后死亡,市场上能卖出高价的象拔蚌个头中等,太大太小都不行。

大型象拔蚌不能捕捞,不值钱也不好吃,但它们具有强大的繁衍能力,需要留下让它们繁殖。小的象拔蚌没多少肉,也不适合做食物。

渔夫们通过沙子上的洞口大小,判断象拔蚌合适采集后,就会用小铲子直接深入下去,好像挖树根一样连土挖出来。

象拔蚌要保持完整,它们蚌壳很薄,容易破碎,而一旦蚌壳碎裂象拔蚌就会死亡,以后再卖价格就提不起来了。

渔夫们随身带着橡皮圈,挖出象拔蚌简单清洗,就用橡皮圈将蚌壳捆绑起来。

秦时鸥知道哪里象拔蚌最多,他直接过去,看到沙滩上隔着一两步就有一个象拔蚌鼻管留下的洞穴,他一铲子挖下去,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顿时知道完犊子了。

果然,挖出这只象拔蚌后,它的一边贝壳已经被铲子铲碎了。

戈登从旁边经过,看了一眼后哈哈大笑:“秦,你真蠢,挖上来好多象拔蚌了,只有你的是破碎的。”

秦时鸥笑道:“戈登,以前也有孩子在我面前装逼,你知道后来怎么样了吗?”

“怎么样了?”小沙克问道。

戈登瞪了他一眼:“就你多事。”

秦时鸥大笑道:“后来不知道,不过知道他现在的情况,现在情况是他坟头的草已经有半米高了!”

“不,秦,你这是咒我!”戈登不满的说道,“你伤害我了。”

秦时鸥耸耸肩道:“那你可以想办法报复我,如果不能报复我,那你就忍着好了。”

又挖了两个象拔蚌,秦时鸥还是挖不好,要么太大要么太小要么就碰碎它们的蚌壳,这些象拔蚌都浪费掉了。

他无所谓,就当交学费了,但巴特勒心疼不已,叫道:“秦,你行行好,放过这些象拔蚌吧,如果我是你,那我不会再干下去,而是应该去休息了。”

秦时鸥不死心,道:“让我去找沙克学习一下,我肯定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