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35 贝王存活

1335.贝王存活

经过半个小时的努力学习,秦时鸥终于明白自己不是这块料,他只能放弃继续挖掘象拔蚌,让巴特勒松了口气。

不过秦时鸥还有更大的作用,那就是去寻找象拔蚌们的集中生存地,他做标记,让渔夫们来挖取,这样提高了工作效率。

按照渔场运行的规矩,渔夫们挖象拔蚌是有钱可以拿的,一磅象拔蚌能分到四元。

之所以有这样的规则,是因为正常情况下挖象拔蚌得潜水,偶尔还要去深潜,故而渔夫们才有收入。在定价上,纽芬兰渔场给渔夫们分的钱算少的了,如果是在卑诗省,那一磅象拔蚌渔夫能分到六元到八元。

卑诗省的象拔蚌是全世界质量最好的了,价格也最高,因为水温较低的原因,打捞也最难。

当然,它的质量最好是整体而言,如果单论,那大秦渔场出产的象拔蚌才是第一的。

巴特勒之所以这么心疼秦时鸥弄坏象拔蚌,是因为渔场的象拔蚌也是一个拳头产品,在华裔高档餐厅里,这玩意儿是最受欢迎的,比什么海参鲍鱼龙虾还要受欢迎。

大秦渔场出产的象拔蚌和普通的不一样,肉质尤其鲜嫩,普通象拔蚌的鼻管是黄白色的,大秦渔场出产的则是雪白色的。

另/?外效果也不一样,秦时鸥没感觉,但巴特勒说一些亚裔客户反映,大秦渔场出产的象拔蚌确实能滋阴补阳。

渔夫们火力出击,他们一连从早上干到下午两点钟潮水回涨,这才停手吃饭。

而这么半天时间。渔夫们挖上来的象拔蚌总共得有两千多公斤,一大堆的保温箱摞在沙滩上。跟一座小山一样,岿然壮观。

挖的最多的是老扎克。人老精马老滑,他干这个几十年,最是拿手,又快又稳又准,自己就挖了七百五十磅,一下子赚到了三千块。

秦时鸥直接转账,扎克收到银行发来的短信后挥舞手机说道:“伙计们,有谁想要去喝一杯?老扎克请客,闪耀星酒吧见吧。”

挖完象拔蚌去喝酒也是渔夫们的传统。因为除了退潮时候,渔夫们是潜水挖象拔蚌,容易出事,这也是收入高的原因,所以每次拿到钱,渔夫们就会去酒吧发泄一下。

当然,每年挖象拔蚌都能让擅长干这种活的渔夫赚一笔,尤其是卑诗省秋季在亚历山大群岛挖象拔蚌的时候,有的渔夫一天能赚五千加元。一趟活干起来就能赚够一年要花的钱。

秦时鸥给渔夫们放了半天假,下午不用上班了,可以去酒吧放松一下。

他站在码头上看远处滚滚而来的潮线,就好像一道白线出现在海面上。然后慢慢的推移上来,潮水涨的比较慢,可是坚定不移。有一种所向披靡的威势。

后面几天都有不同程度的退潮,秦时鸥带着渔夫们趁机将近海的象拔蚌都清理了一遍。不过越往后能挖到的象拔蚌越少。

和胸棘鲷一样,象拔蚌也是一种生长很慢的海生物。像秦时鸥他们挖的这些基本上都在五十岁到一百岁的寿命了。

差不多一个周的时间,秦时鸥挖到了五千公斤的象拔蚌,巴特勒这段时间留在了这里,将象拔蚌源源不断的分配到几大分店中。

退潮最后一天,此时能退去的潮水已经很少了,从海岸边甚至看不出有退潮的痕迹。

秦时鸥带上潜水服和刀具上了船,找到珍珠田的位置潜水下去。

经过几个月来源源不断的海神能量输入,黑蝶贝的贝王终于产出了秦时鸥需要的大型黑珍珠——最大的一个跟鸽子蛋一样,稍微小的也有十多个。

秦时鸥需要将这些黑珍珠取出来,然后这就是婚戒材料了。

在水中徐徐游动,秦时鸥到达黑蝶贝们所在的珊瑚礁上方,很快找到鹤立鸡群的贝王,随即便潜了下去。

控制着打开贝王,粉红的贝肉下,鼓鼓囊囊的黑珍珠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姿态露出了身姿。

秦时鸥用手抚摸着贝王巨大的身躯,心里有些不舍,这些黑珍珠太大了,他需要用刀子切开贝肉才能取出来,这样贝王基本上会死掉。

叹了口气,秦时鸥最终狠狠心还是下了刀子,锋利的小刀切过,他用手柔和挤动肉膜,将黑珍珠一粒粒的挤了出来。

同时,他尽全力将海神能量往贝王体内灌输,四个海神意识同时输出能量,跟水龙头往外冒水一样。

他努力在贝肉上切开最小的切口将黑珍珠取出,希望可以保住贝王的生命。

取出了十多枚最大的黑珍珠后,贝王体内还有一连串稍小的珍珠,秦时鸥本想一起取出,可感觉到贝王还犹有几分气息,他便赶紧收手。

继续输入海神能量,秦时鸥感受了一下,贝王生命力大损,已经奄奄一息,但确实还活着。

这让大为惊喜,剩下的黑珍珠就不能再取了,估计下一刀就会成为压垮贝王的最后一根稻草。

让贝王合上,秦时鸥将十二颗大黑珍珠放入腰包里,婚戒的材料有了。

他接着在周围转了转,黑蝶贝群大为扩张,珊瑚礁上密密麻麻都是它们的身影,有大有小,随意分布。

秦时鸥跟阅兵一样控制它们开合贝壳,只要个头超过婴儿巴掌大,那黑蝶贝里就都有黑珍珠,有的黑珍珠只有芝麻大小,天然黑珍珠的产生是很难的。

他在这片珊瑚礁里留下了一些普通珍珠核,这样顺手控制着将珍珠核种进了这些黑蝶贝中,大大的简化了黑珍珠出产流程,这样速度会快上百倍。

当然,这是作弊的方式,可是谁会没事将黑珍珠砸碎看看里面珍珠核什么样呢?

处理完了黑蝶贝,秦时鸥带着收获的喜悦心情向水面游去,刚浮出水面露头,忽然一个阴影遮天蔽日的袭来。

秦时鸥只感觉头盔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里面的液氧一个劲的晃动,差点呛到他。

赶紧回到水里,秦时鸥平息呼吸,很快发现呼吸困难起来,几次呛到了他的气管。

正常情况下不是这样的,头盔里是循环的液氧,他的身体可以适应这种情况。

随即他猜到了原因,那就是头盔刚才被抓破了,已经有海水进入或者头盔里的液氧流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