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38 联合提议

黄金渔场 1338.联合提议

告别丽芙,秦时鸥给小希尔顿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来到纽约,如果要谈购买深海珊瑚的事情,那就今天解决。

不过在他心里,深海珊瑚没什么,他想要和小希尔顿解决的是另一件事,和大秦海鲜海外扩军相关的事。

小希尔顿接到他的电话之后便风风火火的赶来,作为美国实力派名媛,小希尔顿化妆衣着品味自然上佳,她身材修长且凹凸有致,加上相貌靓丽、气质出众,看到她后秦时鸥后悔邀请她来咖啡厅了。

本来安静的咖啡厅,在小希尔顿进来之后响起窃窃私语声,在座的男士大多将目光放到了她的身上。

“如果有包间就好了,是吧?”秦时鸥笑道。

小希尔顿摘下能挡住半边脸的墨镜,洒脱一笑道:“这里也不错,我已经很久没有和朋友单纯的喝一杯咖啡了。”

秦时鸥看有人对着两人举手机,估计这些人认出了小希尔顿的身份,便迅速切入主题问道:“你需要多大的一块红珊瑚?”

考虑了一下,小希尔顿比划道:“我想为我的闺蜜打造一套头饰,耳环、发卡和发簪,所以可能需要的大一些。我看过你留在蒂芙尼那一块红珊瑚,大概需要一半左右。”

秦时鸥点点头道:“那就简单多了,我还担心我那一块不够呢,这样我给丽芙打个电话,你去找她,她会出售给你的。”

小希尔顿用手将滑落在脸颊上的秀发扫到耳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波流转,悠悠说道:“可是价格呢?我们是不是将价格也谈谈。”

用欣赏的目光看着这一幕,秦时鸥说道:“我想蒂芙尼已经给它标价了不是吗?而且我认为,蒂芙尼不会标出很高的价格,应该和市场价差不多。”

“NO!”小希尔顿撅起嘴,伸手抓着秦时鸥手腕轻轻摇晃道,“我们是朋友啦。难道不能给个友情价吗?要知道红珊瑚那么贵。”

秦时鸥想了想,说道:“OK,可以友情价,毕竟你帮我订了酒店。我得回报你一些不是吗?那9.5折怎么样?”

AKA红珊瑚的价格相当高,秦时鸥这一块更是优质中的最优品,蒂芙尼帮他给出的定价是一克6200美元,虽然比钻石还相差甚多,但也属于宝石中的高价者了。

别看秦时鸥给出的红珊瑚只有巴掌大小。那一半也有二百多克,价值高达百万美元!

这就是顶级宝石的价格,当然这不代表拥有海底那一片红珊瑚他就是世界首富了,宝石这些东西的价格全靠一个炒,得炒起来才行,炒不起来也就那么回事。

而宝石要炒作,就得稀少,要是秦时鸥将海底那几十几百吨的AKA红珊瑚拿出来,那这玩意儿价格立马狂跌。

这方面详情可以参考现在正在变得越来越廉价的所谓老坑翡翠,当然钻石也可以做反面例子。虽然钻石价格没有降低,可十多年来也没有增值,在现在这么高的通膨率下,就等于是贬值了。

海底那片红珊瑚,注定只能成为他家族的宝贵财富,他这辈子是开采不出多少来了。

小希尔顿嘟着小嘴使劲摇晃秦时鸥的手腕,目光盈盈的看着他,那一分娇羞和哀求,能让铁人心肠融化。

秦时鸥赶紧抽出手臂,他不是圣人。也会心动,而对抗诱惑的最好手段,就是不去面对诱惑。

所以他直接板起脸来说道:“别做出这样容易让人误会的动作,你知道我马上要结婚了。而你恐怕不知道,我妻子是个喜欢吃醋的女人。”

小希尔顿嘻嘻笑道:“那又怎么样?难道朋友之间连亲昵点的交往都不允许存在吗?”

秦时鸥耸耸肩,道:“认真点说吧,你希望多少钱买红珊瑚?”

小希尔顿快速的伸出右手,五指大张道:“五折!”

秦时鸥笑了起来,伸手作势去捏她的下巴。说道:“小可爱,我就喜欢你一本正经开玩笑的样子,五折?我免费送你好不好?”

这次轮到小希尔顿后退了,她挥手打掉秦时鸥伸过来的爪子,嗔道:“这次你不怕你未婚妻吃醋了?”

秦时鸥笑道:“我被你的玩笑话给逗得不能自己了,认真点,还五折呢,你以为这是菜市场?看在你帮我订过酒店的份上,我给你八折。”

八折下来就是五千美元一克,和优质AKA深海珊瑚价格差不多,秦时鸥给出的这个价格真是优惠价了。

小希尔顿还想说什么,秦时鸥直接将咖啡喝掉,然后站起来穿上外套道:“这是底价,你愿意接受那就去找丽芙,不能接受,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见此,小希尔顿用幽然的目光看着他,轻声说道:“秦,你可真是一个钢铁侠。”

“钢铁侠可是很滥情的吧?”秦时鸥反问道。

小希尔顿指了指他的腹部说道:“说的是你这里像。”

秦时鸥呵呵笑,他重新坐下,道:“你觉得这个价格还高了?”

小希尔顿说道:“当然,一块石头上百万美元?天哪,我一定是疯了。”

秦时鸥说道:“其实,也未必不是不可以给你打个五折,甚至我可以送给你。”

听了这话,小希尔顿眼睛一亮,双手交叉托着下巴兴奋的说道:“什么意思?你不会想要趁机泡我吧?噢,别这样,秦,我把你当好朋友的,你竟然想要、竟然想要……”

说着,她表情开始变化,露出了泫然欲泣的样子。

秦时鸥暗骂一声小婊砸真会演戏,然后咳嗽一声道:“不,放心,我的审美眼光是正常的。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愿意说服你的家族,让你们希尔顿酒店和我们大秦海鲜合作,进行品牌强强联合,那我将整块红珊瑚送你都没问题。”

小希尔顿巧笑嫣然的俏脸顿时拉了下来,说道:“你说什么?”

秦时鸥耸耸肩道:“如果不能合作那就算了,不过用不着发火吧?”

“我是说你第一句话,你说什么?你的审美眼光是正常的?这话什么意思?”小希尔顿举起了咖啡杯,但秦时鸥觉得她不是想要喝到嘴里,而是泼出去。

“开个玩笑了。”秦时鸥哈哈大笑,“我的提议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