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39 二战纪念日

黄金渔场 1339.二战纪念日

秦时鸥最后真的用五折优惠价将红珊瑚卖给了小希尔顿,条件就是小希尔顿给他牵线,以后可以和希尔顿家族的当代掌舵人见面,聊聊这个合作项目。

小希尔顿决定不了这样的深度合作,她没有这个资格,虽然她拥有家族的一部分股权,但说实话只有很少,她在希尔顿家族中就是挂着这么个姓氏而已。

别说小希尔顿,就是她的父亲和叔叔们,美国希尔顿家族的实际掌权者对希尔顿国际酒店集团的影响力也是泛泛,他们只有这家集团的一部分股权。

不过只要希尔顿家族愿意和大秦海鲜进行合作,那这个项目就可以进入到希尔顿国际酒店集团中,所以小希尔顿的作用很大,她是连接这个合作项目的纽带。

秦时鸥希望可以合作,要知道,希尔顿国际酒店可是世界服务行业的巨头之一,在全球经营管理着403间高档酒店,包括261间希尔顿酒店。

此外,它与希尔顿酒店管理公司组合成了全球酒店营销联盟,整个世界范围内,投入在双方麾下的酒店总数超过2700间,其中500多间酒店共同使用希尔顿的品牌,在八十多个国家拥有八万名员工。

如果大秦海鲜可以借助它的品牌和渠道来销售,那秦时鸥可以直接将自己的品牌挂牌上市,最多只要四五年的时间,就可以占据全球大多数国家的高档海鲜食品市场。

谈到了生意,小希尔顿就认真起来,她明确告诉秦时鸥,在这方面她做不了主、她的亲人也做不了主。

秦时鸥耸耸肩道:“没关系,你只要将我引荐给你的父亲就可以了,不管事情成不成,那半块红珊瑚都可以五折的价格出售给你。”

小希尔顿笑了起来,“我嗅到了阴谋的味道。不过谁让我喜欢那块红珊瑚呢?我愿意答应你的条件,但你如果愿意将它送给我,那我可以在这点上帮你更多一些。”

秦时鸥凑到她跟前道:“美女。我不是凯子,你想宰猪的话那就去中东,那里钱多人傻。五折的优惠已经足够体现我的诚意了不是吗?”

小希尔顿往后退了半步,道:“你真是个不解风情的混蛋。”

秦时鸥笑着摆摆手。放下一百美元在咖啡杯下,拿起衣服便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小希尔顿若有所思的皱起眉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离开咖啡厅后秦时鸥给巴特勒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有关自己联合希尔顿酒店的想法。

巴特勒说道:“这个想法很好。可是未必能行,合作的前提是双方实力对等,但我们现在相对希尔顿这个庞大大物来说,还只是个弱小的可怜的虫子。”

秦时鸥道:“有机会可以尝试,那总得尝试一下不是吗?”

巴特勒认可他的想法:“OK,你现在还在纽约吗?或许我们可以见面谈一下细节,如果可以和希尔顿酒店合作,那我们就要一飞冲天了。”

秦时鸥说道:“还是后面再谈吧,我要回去了,马上我得参加一个活动。很重要的活动。”

这个重要的活动,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停战纪念日。

在加拿大,被广泛认可的二战时间是1939年9月1日爆发,1945年9月2日结束,相比中国,这个远离欧亚的国家所受到的战争伤害很小。

不过,加拿大人很重视这场战争,每年相关的纪念活动有很多,各级政府都要认真搞,他们是想起一个防患于未然的效果。

加拿大在二战的时候也派遣了军队与纳粹作战。且损失不小——当然,这个‘不小’是按照加拿大参战力量来衡量的,要是相比中国,它的损失连擦破皮都算不上。

圣约翰斯今年的纪念活动特意增加了两个主题。一个主题是‘女人的贡献’,另一个是‘华人的贡献’,这是哈姆雷力主要加上的,旨在增加华人在圣约翰斯的话语权,提升华人在圣约翰斯的地位。

其实,说到底就是他用这一招来讨好秦时鸥。毕竟秦时鸥可是他选举中的头号资金支持者。

回到渔场后没两天,二号上午,秦时鸥在薇妮陪伴下要赶去圣约翰斯,相关活动要持续一整天。

上船的时候,沙克过来报告说道:“BOSS,尽量今天就返程,刚接到气象站的消息,美国西部的Colorado低气压中心开始向安省背部移动了,圣约翰斯会受到气压边缘的影响,可能有狂风暴雨。”

秦时鸥问了问风速,沙克说最高风速可达到每小时90km,平均也有50km。

秦时鸥咧咧嘴,这个风速可不小,根据风力12等级划分标准,90km/h属于10级大风,陆地比较少见,能够拔起树木,海浪翻滚咆哮,甚至严重损害建筑物。

开船的时候他仰头看看天空,现在圣约翰斯的天上还是万里无云、艳阳高照,无法想象即将有一场大风暴来袭。

游艇快速航行,站在甲板上的秦时鸥感觉到了一丝凉意,现在海风习习吹来,已经带着一点寒气了。

市府派了专车来接待两人,直接将他们带去了纽芬兰施洗者长方形基督大教堂,这种纪念活动往往是在教堂中举行。

哈姆雷带着市府的政要们在接待到来的宾客,秦时鸥和薇妮一到,首先来招待他们的是哈姆雷的助手西蒙斯,带他们去进行参观。

教堂有一个房间被布置成了展厅的风格,里面是题为《世界,战争,妇女》的展览,介绍加拿大妇女在战争中的贡献。

西蒙斯说道:“我们要纪念在战争中阵亡的军人,但也不能忽视伟大女性在战争中遭受的精神伤亡,这次咱们举办纪念活动,就将注意力放到这方面,这在纽芬兰是首次的。”

薇妮悄悄对他耸耸肩道:“首次?所以你们老是说什么女权独立,你瞧我们独立了吗?”

西蒙斯给他们做了介绍,秦时鸥这才了解到,尽管加拿大远离战火,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还是有十万加拿大女性失去了丈夫、儿子或兄弟,这场战争对加国的伤害,不是他想象中那样轻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