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40 二爷爷的战友

1340.二爷爷的战友

教堂里的氛围比较凝重,展览室里有很多黑白照片,以二战时期为主,五六十年代也有,越往近代反而更少了。

秦时鸥看这些照片,只是用来了解以前的加拿大,奥尔巴赫则更有感触,叹息道:“里面有很多东西,我都很多年没见了。”

秦时鸥微笑道:“时光很快,是吧?”

奥尔巴赫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所以你要珍惜年轻时候的光阴,我想下一次说这句话的时候,可能你就和我一样的年龄啦,哈哈。”

在第一个展厅里看过之后,西蒙斯准带他们去了第二个展厅,这时候哈姆雷走了过来,打招呼道:“嗨,秦、奥尔巴赫先生、薇妮甜心,刚才冷落你们了,我得向你们道歉。”

秦时鸥和握手,笑道:“这倒是用不着,以后对你的下属好点就行了。”

西蒙斯以为说自己,满脸委屈,赶紧解释道:“不,哈姆雷先生对我可是很好的。”

秦时鸥拉过薇妮道:“你误会了,西蒙斯先生,我说的是我太太,她也算是哈姆雷先生的下属不是吗?”

汇合了哈姆雷之后,接着又有人过来,是纽芬兰华人互助会的掌舵人闫东磊,这样的场合自然少不了他。

闫东磊找到秦时鸥后,短暂的寒暄,然后带他去了西蒙斯准备带他去的另一个展厅,二战华人贡献纪念展厅。

这个房间里很多都是黑眼睛黄皮肤的华人,还有穿着军装、挂着军功章的老军人,一共有五位这样的老人,都是耄耋之年,身边有人陪同。

秦时鸥在纽芬兰的名声相当大了,这些人几乎都认识他,即使不认识他也认识闫东磊,后者的人脉似乎遍及了整个加拿大的华人圈。

这些人纷纷和两人打招呼,秦时鸥回礼,在闫东磊的介绍下和众人相识。

在他进入房间的时候。就有一个拄着龙头拐杖的老头仔细打量他,等听到闫东磊介绍他了他的身份,这老先生抢先问道:“小伙子,你姓秦?是秦洪德老哥的后人?”

秦时鸥听他这么说。赶紧端正态度,人家显然是和他二爷爷相熟的,这样就算是他长辈了:“是的,大叔,我是他的孙子。”

老先生笑了起来。他看起来得有九十来岁的高龄,稀疏的头发色泽苍白,但说话声音还清晰响亮,只是普通话不太流利了,好在是北方口音,秦时鸥能听得懂。

老人摸出钱包,里面有一张合影,全是一群风华正茂的小伙子,他指着中间一个挺拔的青年说道:“这个,这个你能认出来吗?”

秦时鸥看过多次二爷爷的照片。两人相貌很相像,可能和隔代遗传有关。所以他一眼认出来了,老人指的这人就是他的二爷爷。

秦时鸥扶着老人出去找了个地方坐下,问道:“你们在二战的时候,是战友吗?”

老人笑了起来,说道:“是,算的是战友,虽然没一起打过仗,但一起训练过。”

闫东磊介绍道:“陈老先生是当时的战斗英雄,他是英国军方在加拿大招募精锐组建的136特遣队中一员。当年八十名优秀士兵,如今只剩下他老人家了。”

听了这话,秦时鸥肃然起敬,对于136特遣队。他来之前特意了解过,这支部队全是华人组成,任务是深入到敌后做侦察和破坏工作,用现在的话说,他们都是特种兵。

之所以这支战斗队全是华裔,是因为当时亚洲战场需要有亚裔特征的侦察兵。以便可以更容易地派到日军敌后,而加拿大那时候亚裔最多的就是华裔。

老人拍了拍秦时鸥的手道:“我和你爷爷就是在这时候认识的,我们都应征入伍进了136特遣队,在温哥华训练。后来英国长官认为秦老哥水性好,去东亚打仗太浪费,这样我们才分开。”

这点秦时鸥听奥尔巴赫介绍过,他二爷爷并没有参军,但负责过二战时盟军在北大西洋的运输工作,手上曾有过一支运输船队。

在八十年代之前,华人在加拿大的日子就很不好过,受到的歧视非常严重,华人要开私人渔场几乎不可能,他的二爷爷能创建大秦渔场,就因为他曾在战时立过功勋,且有一支运输船队为他积累了第一笔财富。

老人喜欢回忆,随后老先生就开始诉说他当年和秦洪德在一起的一些往事,以及他在战场上经历的那些事。

从老先生口中特别能感觉到当时华人遭受的歧视,战争初期,华裔青年想参军都不被接受,尤其是空军,整个二战期间,加拿大空军没有接纳一名华裔。

随着战争的持续,前方需要更多的兵源,才从1940年开始接纳华裔入伍,开始多是随加拿大军队到欧洲战场参战,后来发现他们在亚洲战场更起作用,再后来才有了136特遣队的成立。

“你们当时主要做什么?”秦时鸥问道。

老先生笑着解说道:“多数时候嘛,是在大部队军事行动前,到敌后执行侦察任务,看看日本的防线部署情况,军事行动开始了,搞点破坏。我还去过缅甸,给美国人和戴安澜将军的军队当翻译,那时候都是盟军嘛。”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说道:“戴安澜将军是条好汉,敢打硬仗,我那时候的美国长官很佩服他,可惜啊。”

老先生摇起头来,戴安澜是当时的缅甸远征军最高统帅之一,远征军在国外阵亡率非常高,作为200师师长的戴安澜将军也没能活着回国。

闫东磊想带秦时鸥继续和参加纪念活动的华人同胞认识一下,秦时鸥兴趣不大,说待会有的是时间认识,先陪陈老先生聊聊天。

人老了唯一的爱好就是聊天了,估计老先生平时也没什么能说话的人——一见面闫东磊就给秦时鸥说过,他退役后没有娶妻,孤身一人。

闫东磊离开,秦时鸥独自和老先生聊了起来,他找话题,这很容易,聊老先生身上的勋章就行。

聊了一个多小时,这时候闫东磊找到他,说活动要开始了,让他们一起去参加。

秦时鸥扶着老人站起来,刚要走的时候,老先生拍拍额头道:“哎呀,我现在脑子不中用啦,以前我给秦老哥准备过一个礼物来着,唉唉唉,早知道能见到老哥的后人,我就给他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