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爆更求月票求推荐票

1402.雪飞温泉暖(7/10)

两个月前,秦时鸥结婚的时候,马修-金就跟他提过,说打算成立一个环纽芬兰渔场的渔业联盟,将东加拿大的渔业进行整合,增强对外输出能力,也方便统一调度。

秦时鸥对这种事不太感兴趣,按照他的想法,就是他做好自己就可以了。当初为什么来到告别岛?就是想过悠然自得的渔场主生活,没事钓个鱼、睡个觉,孝敬父母养育孩子,和薇妮享受生活。

现在薇妮已经成了镇长,秦时鸥自己可不想再陷入官方组织的圈子里,这样两人可就都得忙活起来了,连点自由空间都没有。

所以,这两个月来,秦时鸥没怎么关注渔业部的行动,想尽量淡化自己的影响力。

如果现在有另外一个什么人来竞争渔业联盟理事会理事长的职位,他其实是欢迎的,卡特除外。

不知道为什么,与人为善的秦大官人看到卡特的第一面就觉得不爽,这只能用眼缘来解释。有的人如沙克、海怪,长得都是五大三粗、满脸横肉,放在国外可以直接当恐怖-分子抓起来的,可他就是感觉好,觉得这些人可以交往。

卡特总是笑眯眯的,长相在白人里属于帅哥,可秦时鸥就是看不上他。

尤其是两人之间从渔业拍卖会的时候便有冲突,还是卡特自己挑起的,这让秦时鸥怎么帮助他?

于是,秦时鸥摇头婉拒道:“抱歉,卡特先生,你知道,我只是个华人,人微言轻不是吗?在这种事上我没有多大的分量。可能帮不了你。”

卡特听他这么说笑了起来,道:“秦,你这是妄自菲薄,现在你可是纽芬兰渔场最大的渔场主呢,你要是人微言轻,那我算什么。哈哈?”

秦时鸥盯着他,并不觉得他这是俏皮话,而是怎么听怎么有讥讽的味道。

可能这就是偏见,但秦大官人不想改了,他对卡特就是没有好感。

卡特干笑了两声,说道:“那我直说吧,秦,我觉得我是最适合做这一岗位的人,我有资源、有人脉、有经验。比其他人都合适不是吗?当然你也是很合适的,不过我认为还是我们两个之间联手最好。”

秦时鸥继续盯着他,这家伙不是来下战书的吧?

卡特又介绍了一下他的渔场和他的能力之类,并且还暗示道:“秦,如果你支持我成为理事长,那我想就没有人比你更合适做副理事长的了。或许没有我,你也可以做副理事长,可有我的支持、你也支持了我。这不是更两全其美吗?”

看秦时鸥不说话,他以为秦时鸥心动了。便继续鼓动道:“据我打探的消息,这次渔业部是来真的了,这个联盟将是加拿大渔业行业的领导性组织。”

“现在渔业部想从他们内部选一人做理事长,但我们不能让一个外行人来领导咱们,不是吗?渔业联盟,就应该渔场主做领导人对吧?如果你、我、其他渔场主们联合起来。我想我们可以和他们谈谈的。”

秦时鸥摸了摸下巴,他貌似明白了,卡特应该不是来宣战的,也不是来炫耀的,这家伙真以为他差不多可以拿下理事长这一职位。而他并没有将自己当做竞争对手。在他的消息里,是渔业部自己派人做理事长,想获得他的支持来跟渔业部撕逼抗衡。

这样的结果是秦大官人喜闻乐见的,渔业部自己派人做领导人不是更好?这样不是他做也不是卡特做,真正的两全其美,很好!

明白这个道理,要想秦大官人支持卡特就更不可能了,他不再婉拒,直接说了实话:“抱歉,伙计,我想不能支持你,我很喜欢你,可我不能对抗渔业部的决定。”

他说完这话,卡特两腮的肌肉跳了跳,秦大官人注意到这家伙眼中闪过的鄙夷之光,这让他心里暗怒,自然更不可能支持卡特了。

不过他也没有直接赶走卡特,毕竟上次去送鱼苗,卡特招待他吃过饭,还因为大雨倾盆而在他的地盘上休息过。

恰好现在大雪连绵,秦时鸥同样邀请卡特和他的渔夫住下,安排尼尔森来接待,然后就回去陪女儿了。

他宁愿面对虎豹熊狼这群小家伙,也不愿意面对卡特。

下雪之后温度猛降,这次不用将高手往屋子里挪了,真鳄龟可以去温泉池里待着。

鳄龟对于高温的忍受力相当强,三四十摄氏度的水温对它来说不算什么,而且它不会长久的呆在水里,更多的是趴在水池边缘。

秦时鸥带着虎豹熊狼们去给高手喂食,可不能饿着高手,因为温泉里有骷髅鱼,要是高手饥饿,秦时鸥敢打保票这家伙会去捞鱼吃。

不光高手,虎豹熊狼们对骷髅鱼也很感兴趣,尤其是熊大,趴在水池子上瞪着小眼往下看,还伸出肥爪子在水里晃来晃去,看那样就是打算骗小鱼过来抓着吃。

秦时鸥觉得不能这样,得让小家伙们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于是他趁熊大蹲在水池往下看的时候,后面一脚飞起,将熊大送了下去。

熊大嗷呜一声惨叫,呛了一口水,回过头来委屈的看着秦时鸥。

秦时鸥换上沙滩裤跳下水,搂着熊大亲了亲,指着水池里的小鱼给它们看,然后摆手道:“这个是不能吃的知道吗?不能吃!谁吃打谁!”

虎子和豹子对小鱼的兴趣是玩不是吃,小萝卜头和黑足雪貂们更是不敢下水,这样秦时鸥警告了一下,它们就老实下来,不再去盯着骷髅鱼看。

外面大雪飘飞,温泉池里烟雾飘渺,秦时鸥享受着温暖的水流抚慰,抬头一看突然不是滋味了。

温泉池的四周和顶部都是玻璃,但是普通的高强度玻璃,虽然强度够、韧性足、耐风吹,可是雾化太厉害了,内外温差一大,玻璃里面全是水汽,外面的什么也看不清。

这让秦时鸥很不爽,想想,大雪天泡在温泉里,抬头看就是大雪飘落,这样的场景多爽?

爬起来,秦时鸥打电话给了韦尔,说道:“我要给温泉换个玻璃墙,你看看能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