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61 谈点事1/10

1361.谈点事(1/10,求推荐票)

非常感谢兄弟姐妹们的支持,咱们的推荐票够多的,月票涨了也好多,弹壳感激不尽,那今天继续十更吧,这次可就是为了拉票而更啦,已经木有前下的章节了。

筹备了一个月,婚礼一天结束,秦时鸥还没有回过味来,他和薇妮在教堂完成了婚礼、吃过了蛋糕、宴请了宾客,一切就这么快的结束了。

不过即使这样,秦时鸥也累的够呛,来的人太多,各界大亨一堆、还有王子部长这种级别的存在,他们的安危让秦时鸥始终绷着一根线。

吃过午饭,两位小王子现行告退,他们这次来不是单纯参加秦时鸥的婚礼,还有事情要商量,直接回到圣约翰斯的总统套房叙旧情和谈事了。

两人带来的礼物是最多的,尤其是土豪小王子,大包小包也不知道有什么,将秦时鸥的一间礼品屋都挤满了。

哈曼丹王子将萨玛拉公主扔在了这里,他是去谈事情,不是直接回国,行程比哈里王子要宽裕的多。

萝莉公主自然是和雪莉一起玩,两人快要发展成闺蜜了,大萝莉兴冲冲的带萝莉公主去看马,那两匹小花马如↑今是她的心头肉。

可惜萝莉公主对这不感兴趣,她简单的看过之后,问道:“你喜欢马儿吗,雪莉?如果你喜欢,我在迪拜有好几匹纯血马,有一匹恰好是汗血宝马,舅舅送我的,我可以送给你。”

雪莉摇摇头,抱着的卢的脖子说道:“不是。我只喜欢我们家的的卢……”

旁边的黑炭头听了这话不满的伸出头来‘咴儿咴儿’的叫了起来,见此雪莉笑了起来。赶紧跑过去再抱着黑炭头道:“当然还有我们家的小宝贝包公。”

包公这才满意的打起响鼻,旁边的卢冷眼看着它:小婊砸学会争宠了?好。这样以后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

两匹小花马和雪莉的亲热互动让萝莉公主大为羡慕,她伸手去轻柔的抚慰的卢脖子,的卢让她抚摸,但不像对雪莉那样去主动靠近。

萝莉公主心里暗暗发誓,回家后她要和家里的小马们好好玩,也要产生这样的感情。

作为正餐的婚宴进行到了半下午才结束,婚庆公司请来的服务员开始收拾现场、打扫卫生,一个个喝的脸红脖子粗的同学找到秦时鸥,薇妮给他们泡了绿茶让他们解酒。

西式婚宴不会灌酒新郎。故而秦时鸥这边神清气爽,这让一行人很嫉妒,毛伟龙说道:“不行,今晚一定要好好喝,必须再放倒老秦一次。”

在自己地盘上秦时鸥可不怕,他看着一行人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道:“这话当真吗?”

毛伟龙熟悉秦时鸥的尿性,看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心里就泛起嘀咕,但陈磊冲动的抢先答应:“那必须。这次我们来,非得让你脱层皮不行。”

秦时鸥笑了起来,好,那就脱层皮。他打了个响指叫过正在吵闹的渔夫大兵们,问道:“伙计们,中午喝的爽吗?”

沙克遗憾的说道:“不。boss,说实话。我们没有喝尽兴,因为我们怕出毛病给你丢脸。”

秦时鸥拍拍他的手臂道:“很高兴有你这样的好下属。沙克,告诉伙计们,喝不尽兴的今晚留下,我这帮兄弟不服你们的酒量,说要和你们比一比。”

沙克眼睛顿时亮了,跟毛熊打量兔子一样在一行人脸上徐徐扫过,随即屁颠颠的跑回来,喊道:“都过来都过来,今晚有国战,准备捍卫维京人的尊严吧。”

“法克鱿!谁这么大胆?”

“我喜欢这样的挑战,但我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中国的朋友真这么够胆?”

然后陈磊等人看着渔夫们对他们遥遥伸出大拇指,刚才秦时鸥和沙克的对话进行的太快,他们英语都一般,没有完全听懂,但此时听到渔夫们喊什么‘是汉子’、‘今晚见’、‘一定要躺着出去’之类的话,猜也猜到了秦时鸥耍了什么花枪。

毛伟龙摸着鼻子斜眼看同学们,他见没人反应,便不动声色的走开,去找到渔夫们和颜悦色的说道:“嗨,维京兄弟们,我和你们是一个阵营的,特来和大家认认脸熟,大家晚上一起干死那些兔崽子,有没有信心?”

公牛怀疑的看着毛伟龙,道:“毛,我们不是一个阵营的。”

毛伟龙拍着胸膛道:“是,就是一个阵营的,我虽然还没有转国籍,但我有加拿大的绿卡了。最重要的,我一直非常向往维京文化,天下海盗是一家不是吗?”

他这话赢得了渔夫们的欢欣,但最后沙克们还是狠心的将他推出门外:“毛,你是我们的兄弟了,不过你们那边人太少,你要是再过来,那就没意思了,我们今晚想干的痛快点。”

毛伟龙顿时呆若木鸡,海怪摸了摸颔下的小辫胡须,道:“别这样,伙计,下一次吧,下一次我们搞维京活动的时候叫上你。”

公牛欢欣的说道:“不错,上次在圣约翰斯和那帮埃塞俄比亚佬喝酒,咱们人少没干过他们,这次加上毛,一定能狠狠的干他们!”

毛伟龙强笑:“你们聊,我先走。”

回去之后,陈磊、陈建南、马金等人冷眼看他,毛伟龙不悦的问道:“什么眼神?”

“叛徒!”“工贼!”“混蛋!”“畜生!”“禽-兽!”

“谁叫我?”秦时鸥愕然问道。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晚上秦时鸥和薇妮笑着看两帮人在那里拼酒,毛伟龙因为下午的反叛行径,被推出去当先锋。

看到毛伟龙出来,公牛钦佩的说道:“毛果然是条好汉子!为了表示我们对他的敬重,伙计们,大家不能手下留情,全力以赴!”

毛伟龙:“好汉饶命啊……”

秦时鸥这边晚上还有很多事,首先马修-金没有走,说是和他谈点事;其次布鲁斯夫妇带着一群商业大鳄,还想与他正儿八经吃顿饭;最后他和薇妮这边的婚礼还有最后一些事得处理。

米兰达将一套婚纱交给了薇妮,这套婚纱样式古朴,是她结婚时候用的。

加拿大人结婚一般是买一套婚纱而不是租赁,有女儿的等到女儿结婚要传承给女儿,类似中国父母给孩子送家传戒指。

秦时鸥忙活完了丈母娘这边的活,又被马修-金叫了过去,说是要谈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