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19 飘洋小船灯4/5

黄金渔场

说实话,秦时鸥见过船灯,但不知道它是平安前夜来放逐的,于是他就问沙克。

沙克说,以前出海捕鱼是高危工作,很多人出海后就回不来了。这样,每年平安前夜,渔夫们带着家属来放船灯,一是祈祷平安,二就是做指路灯用,如果以后他们死在了深海,灵魂就是在这船灯的引领下回来。

后来随着科技进步,随着救援工作变得及时,很多地方就没了这个传统,其实告别岛也有好几年没有进行平安前夜放船灯的活动了。

“我就说嘛,去年没搞吧?今年怎么突然想起搞这玩意儿了?”秦时鸥把玩着一枚打磨好的贝壳说道。

沙克道:“我也不太清楚,是薇妮镇长发起的活动,好像是配合电影的拍摄。卡梅隆导演的电影有相关的情节,咱们遭遇飓风不是在圣诞后没多久吗?我打听到的是,电影有一个开头剧情,就是咱们放船灯祈祷一切顺利,以此来为后面遇到海难进行铺垫。”

秦时鸥恍然,原来剧组赶来告别镇了,其实电影明星们看起来外表光鲜,真正拍电影的时候也是很遭罪的,马上就是圣诞节,他们都不能回家过节,需要赶来告别岛进行二期拍摄。

燃放船灯是传统活动,秦时鸥便也参与制作,到时候一起去参加活动,应该很有意思。

人多力量大,一大堆的贝壳很快制作成了小船灯。

渔夫们用手磨机负责打磨贝壳,少年们则往上黏蜡烛,分工明确,干活速度很快。

沙克让秦时鸥带着少年们来黏蜡烛,秦时鸥不屑,说道:“我来打磨贝壳吧。”

干活的公牛说道:“BOSS,你别看这玩意儿简单,其实是有技巧的,贝壳平衡性不好,放入水中容易进水沉没。所以打磨的时候得从外向内打磨,越往里打磨越轻,这样船底够沉,才不容易翻倒。”

说着。公牛给他示范了一个,打磨出来后,这贝壳真有小船的样子,边缘薄如蝉翼,秦时鸥对着太阳看。然后什么都看不到——拜托,公牛只是个渔夫,又不是鲁班。

秦时鸥自己也打磨了一个,手磨机不好掌控力度,一个不小心就会导致贝壳破碎,他试验几次,毁坏了四个贝壳,第五个才打磨成功。

结果放到海面上,大贝壳刚飘起来,秦时鸥没等着高兴。一个海浪拍过来就不见了。

“法克!”秦大官人恨恨的骂了一声,拎起一个贝壳不声不响的继续干。

沙克劝说道:“BOSS,你可以去黏蜡烛,那要简单的多不是吗?”

秦时鸥坚持道:“不,我得学会它,我不能因为它困难,然后就逃避开,是吧?”

既然他表现出了这样的决心,渔夫们就不便说什么,只能让他来自己打磨。反正渔场捡到的大贝壳有的是。

功夫不负有心人,秦时鸥自己摸索了半个小时,制作起来终于得心应手,最后打磨一个贝壳只用两分钟。就能打磨出来。

往贝壳上黏一根蜡烛,秦时鸥信心十足的放入海洋中,结果又是一个海浪过来,贝壳依然摆脱不了扑街的命运!

“干了个耶稣爸爸,我还不信邪了。”秦大官人怒发冲冠,咬着牙又去潜心研究。

可不管他怎么打磨。哪怕最后打磨出来的贝壳已经很完美了,依然避不开风浪。

这样他不得不服输,告诉沙克们他做不出贝壳船灯:“我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这贝壳避不开拍打来的海浪,还是算了吧。”

渔夫们愕然的看着他,沙克问道:“你开玩笑吧,这是贝壳,又不是真的船,怎么可能比得过海浪?只要是海浪,就比贝壳更高,我们打磨的贝壳船灯,也经受不住海浪的拍打呀。”

“对,我们的船灯是在沉宝湖用的,湖里哪有这么大的海浪。”海怪也理所当然的说道。

秦时鸥:“……”

除了贝壳船灯,沙克他们还制作了一些特殊的海螺船灯。

渔夫们挑选拳头大小的海螺,然后进行细致的打磨处理,让海螺可以好像小船一样横向漂浮在水面。最后往海螺壳里面灌满蜡油,插上灯芯,凝固后点燃,可以亮很久。

秦时鸥学不会这个,这个真是需要经验和技巧了,渔夫当中只有沙克、海怪、烟枪、扎克几个老手能干好,其他人都做不了。

实验了几次,发现自己经手的贝壳别说漂浮起来,连在水面维持平衡都做不到,他就放弃了挣扎,这次得服输了。

黑刀一行大兵在渔场一呆就是那么久,秦时鸥在最后一周给他们放了假,总共十天的带薪假期,让他们可以在家里好好陪家人,一直待到新年伊始。

渔场准备了很多礼盒,都是干海货,如鲣鱼干、龙虾肉之类,大兵们能拿多少,秦时鸥就让他们带多少回去。

现在渔场人数众多,更有十五个退役的PLA大兵,虽然他们可能不像黑刀等人那样参加过实战,但毕竟也是进行过严格训练的,有纪录、有警惕性,大兵们不在他们也可以负责安保值班。

12月23号傍晚,一年一度的平安前夜降临。

秦时鸥开车、薇妮抱着小甜瓜,一家人带着少年们高高兴兴的来到沉宝湖河畔,已经有一些居民和游客在那里点起船灯了。

夜幕降临,朵朵灯光在黑夜中闪烁着,今晚海风不大,正适合在湖泊中放船灯。

“真是上帝保佑。”奥尔巴赫在胸口画十字,“十次平安前夜,顶多有两次是这样的好天气,看来今年上帝的脾气比较好。”

数不清的灯火在微风中跳动,一闪一闪将黑暗的冬夜照的不是那么阴沉,尤其是那些已经放入湖中的船灯,它们上面的蜡烛火光和湖面相映成趣,更是好看。

秦时鸥将南瓜舟放了下来,一个小舟可以乘坐两个人,少年们分开乘坐,划着小舟到湖泊中央,然后将贝壳船灯点燃,小心的放到湖面上。

现在沉宝湖上,大片的水域灯光闪烁,船灯随着轻微的波浪上下浮动,火光不光照亮了黑夜、在水中形成反射,还将浮动的波浪照的灯火阑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