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20 红火旅游业5/5

黄金渔场

秦时鸥陪薇妮坐在车头,问道:“漂亮吗?”

薇妮甜甜一笑,道:“起码很有意思,比在我们温尼伯的平安前夜要有意思的多。”

烟枪给了两人海螺船灯,秦时鸥看到上面有字,用车头灯照耀一看,海螺打磨的平整光滑的两侧写着一行字:愿世界对我们温柔以待,愿上帝永远与我们共存。

这种灯本来就有类似祝福灯的意思,人们在平安前夜来放出,起初便是为了进行祈祷。

卡梅隆带领的剧组在另一个方向进行拍摄,湖边有多个场景,铺了一条临时小轨道,不断有摄像机跟火车一样在上面开来开去。

沉宝湖的码头上,莱昂纳多在和女主角你侬我侬,看着两人一起放船灯的样子,秦时鸥挠了挠手臂,嘟囔道:“雪特,这电影肯定扑街!灾难片又不是文艺片,拍成这德性干什么?”

薇妮说道:“你真蠢,你以为他们拍摄的东西都会上映吗?当然不是!后期还有剪辑呢,很多不适合的镜头会剪掉。”

秦时鸥认可这点,这是电影常识,但是他不想讨论这个,煞风景。

拥抱着妻女,秦时鸥掏出手机,用疯狂的自拍纪录这个夜晚。

第二天是平安夜,小镇上下笼罩着圣诞节的氛围,街道两侧的商店,不分白天黑夜播放圣诞颂之类的歌曲。

小镇的商店进行低价大甩卖,储备了一个月的存货,就靠这两天甩出去,秦时鸥开车去镇上买铃铛的时候,听到好几家商店门口都有喇叭在用中文喊‘跳楼大甩卖、有发票’之类的话。

依靠旅游业,小镇发展的欣欣向荣,秦时鸥记得他看过薇妮一份资料,说告别镇今年三个季度的人均GDP都进入了纽芬兰所有镇子的前三!

现在不光有中国游客来到告别镇,也有很多美国游客和亚洲其他地方的游客。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不光是告别岛打出的天堂后花园名气。还有一点是由于加元疲软。

加元疲软的意思是加元对外汇率降低,去年夏天加元汇率还在90美分以上,今年1月跌到85美分,继而一路下滑。6月在80美分左右,现在已经跌到76美分。

这两年,加拿大的经济形势越来越不妙,这点和加元疲软有直接关系,很多行业尤其是制造业之类。跟着吃了很大的亏。

可是有些行业却不一样,恰好是随着加元疲软而火爆,比如出口行业,再比如旅游业。

这点很容易理解,一美元以前能兑换成大概1。2加元,能买到加拿大两根棒棒糖,现在能兑换成1。4加元,除了能买到两根棒棒糖还能加一块口香糖,所以出口业变得红火起来。

旅游业一样,以前美国游客们用一万美元能兑换一万两千加元。现在是一万四千加元,同样一万美元,可以多享受两千加元的东西。

至于通货膨胀?他们不考虑这个,因为他们以前大多没来过加拿大,不知道物价变化有多大,他们就知道自己能换到的加元更多了。

“廉价”加元对游客们充满了吸引力,游客们认为到加拿大度假消费变得更便宜了,自然就会不请自来。

秦时鸥看加拿大统计局公布的资料,10月份来加拿大的美国游客达到190万人次,是7年以来最高的“月访量”。比9月又增3。3。

告别岛趁机吸收到了一部分游客,薇妮上台后,小镇开发出了马车复古观光、观赏鲸鱼和观赏海豚等活动,这对美国游客也有吸引力。

对于这些游客。告别镇最喜欢的还是中国游客,美国游客的好处是出手大方,他们给的小费比较高,往往高达20。

相比之下,中国和亚洲其他地方来的游客很多没有这个习惯,即使给小费也是象征性的留下几美元。可是中国游客有钱,来了之后肯花钱,肯买纪念品、肯享受大餐,这是美国和其他地方游客不能比的。

秦时鸥习惯性的到休斯便利店喝杯咖啡,结果里面已经没有位子了,休斯看到他便将他叫进了收银台,给他磨了一杯咖啡。

“生意很红火,嗯哼?”秦时鸥接过咖啡的时候笑着问道。

休斯满意的点点头,说道:“今年旅游市场确实很棒,明年一定更好,一定比前年和去年都要好。”

旅游业是对汇率最为敏感的行业之一,今年因为加元汇率低迷,已经感觉到会成为各国游客的旅游热点,告别岛一个小地方,感受尤其清晰,第二天比第一天多卖几个甜甜圈都能感觉得到。

“小镇要出台什么政策刺激旅游业了吗?”秦时鸥喝着咖啡随便闲聊。

休斯趴在他面前道:“别逗我了,伙计,你是镇长的先生,你不是知道的比我们更清楚吗?”

秦时鸥摇头,道:“你得相信镇长的操守,她回到家后从来不和我谈论公事,当然,如果需要我帮助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她肯定第一个提出来。”

休斯笑了起来,他解释道,小镇确实要有点变化了,首先是明年开春后小镇要更换轮渡:“换成更好的船,比如游艇之类。”

另外,小镇还要开发几个观鲸圣地,“我听说镇上打算安装海中观鲸摄像机,就是那种漂浮式的摄像机,有太阳能充电板,到时候在街头上安装一台大屏幕,就能看到海里的场景。”

秦时鸥道:“那一定美极了,是吧?”

休斯笑道:“当然,我迫不及待想看看那时候的景象,哦,我打算将便利店扩大一点了,隔壁的铺子我收购了,准备打通它,你觉得怎么样?”

秦时鸥看看拥挤的货架,道:“现在来看这想法不错,但小心步子迈的太大扯到蛋,不过话说回来,这是个发展的机遇,如果你没有抓住,那我敢打赌,你以后会蛋疼的连打飞机心情都没有。”

听了这话,休斯笑了起来,他对秦时鸥挤挤眼,道:“怎么样,婚后有没有打过飞机?”

秦时鸥快速喝掉杯子里最后一口咖啡,扔掉纸杯笑道:“再见,伙计,我得去买东西了,回去还有一堆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