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88 壮美非凡3/10

黄金渔场 1488.壮美非凡(3/10,求月票啦)

秦时鸥和弗格森握手,果然,他介绍自己说道:“我在和平塔工作,是一名,嗯,可以说是守卫,当然如果要我自己介绍,我更喜欢介绍自己为敲钟人,所以你可以叫我卡西莫多。”

卡西莫多是世界名著《巴黎圣母院》中的一个角色,他就是一个敲钟人,有着丑到极点的相貌:几何形的脸,四面体的鼻子,马蹄形的嘴,参差不齐的牙齿,独眼,耳聋,驼背……

不过,他却几乎是全书中所有男性角色中最善良、最正直、最勇敢的一位,拥有男性该拥有的一切美德。

秦时鸥说道:“那你是一位很帅的敲钟人,对了,伙计,你这份工作还不错吧?”

弗格森笑了起来,说道:“还好,起码足够我养活一家老小。这得感谢我以前在军队服役的时候立过的功勋,它们帮助我获得了这样的工作。”

说着,他有点不甘心的摇了摇头,道:“以前在军队中,我们就像是英雄,挥斥方遒、挥洒热血,退役来到社会,能找到我这样的工作已经是不容易了。”

“但现在,起码你可以处于一种安全平静的环境中生存,其实未必非得做英雄,不是吗?”秦时鸥淡淡的说道。

弗格森耸耸肩,没有再说什么,邀请他们上和平塔里去看了看。

和平塔上有观景台,这可是渥太华最高的建筑,站在上面可以俯瞰这座城市,也可以观看后面风光无限的渥太华河。

秦时鸥和薇妮俯瞰美景,弗格森煮了咖啡,给两人端过来,微笑道:“平时当我心烦意乱的时候,我会在这里喝一杯咖啡,喝完之后心情总会好很多。”

喝着香喷喷的咖啡,秦时鸥说道:“是这样,伙计。我现在没什么烦心事,可在这里喝着咖啡看着美景,心情都好了很多。”

弗格森大笑,他说道:“来吧。我带你们再去看看钟琴,那可是这里最棒的家伙,是个超级大的家伙!”

钟琴是和平塔的主体之一,由53个青铜钟组成,覆盖了4个半的八度音阶。总重66吨。

弗格森介绍说道:“可惜你们来的时间不对头,如果是在下午来,那一点钟的时候可以听到它发出的嘹亮声音。”

最后,两人又去看了和平塔的四面大钟,在一个房间里有大钟最初的机芯,1927年投入使用,每30秒钟和官方天文台对时一次,以保持走时准确。

不过现在这种机芯早淘汰了,大钟从1970年就开始使用电机来计时,这样更为精确。

这段偶遇给他们的参观之行增色不少。离开的时候弗格森给了两人一个铃铛,说是和平塔内部置换的时候撤下来的铃铛,可以当纪念品。

在外面逛到了八点钟,国会大厦和各个部门开始上班,有些地方可以参观,比如国会图书馆和议会大厅等等。

议会厅的内部装修的富丽堂皇,秦时鸥觉得以后要是有公知再跟他说外国政府的办公楼多节省多低调,他一定要抽这些人一巴掌,起码从议会厅的装饰来看,秦时鸥没见过能和它媲美的政府建筑。

大厅布局保持了和英国议会一致的装修和座位摆设。整体呈长方形,发言台是屋子的焦点,执政党坐右边,反对党们坐左边。

接着是参观国会图书馆。要去这个地方,得通过一个长长的走廊。

薇妮给他介绍,说这条走廊是国会山里最重要的建筑之一,立下过汗马功劳,曾经国会山发生大火,这条走廊对图书馆和其他建筑进行了隔离。从而保护图书馆避免了火灾。

图书馆主阅览室是一个拱形大厅,正中矗立着维多利亚女王的雕像,四周是加拿大历任总理的雕像。

走在图书馆里,秦时鸥忍不住感慨,道:“幸亏当初避免了那场火灾,要不然这么多书,可就都完蛋了!这是多大损失啊!”

薇妮说道:“不光是书籍问题,图书馆的建筑可是全木结构,一旦燃烧起来,会很快就摧毁这个地方。”

秦时鸥挠挠头疑问道:“全木建筑?我怎么感觉像是石头材料?”

薇妮介绍道:“是这样的,以前国会大厦也是全木建筑,后来不是发生火灾摧毁了吗?重建时就接受了教训,全部改为石质结构,当时只有这个图书馆还保留着全木质结构。”

“大概过了四五十年,国会山再度遭遇大火,这次石材质地的国会大厦免于火灾,倒是图书馆又着火了,于是重建的时候,这里也用了石材为主体。”

秦时鸥低声笑了起来,说道:“这国会山,是和火干上了是吧?”

图书馆的管理员开始上班了,有人认出了秦时鸥,和他打招呼,称赞了他在海上血案中的勇敢表现,然后问他怎么没有带虎子和豹子这两个小明星。

拉拉汪今天跟着黑刀,因为秦时鸥之后要开会,带它们来国会山不方便。

他这么解释了一下,那老管理员一脸遗憾,说他很喜欢拉布拉多犬,是虎子和豹子的粉丝,为了两个小家伙特意注册了推特关注拉拉汪的号码。

秦时鸥替虎子和豹子礼貌道谢,这管理员送给了他一本书,是一本拉布拉多犬的介绍书籍,从方方面面介绍这种狗。

转了一圈,太阳升高,渥太华的温度暖和起来,秦时鸥买了两杯热奶茶,和薇妮在广场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

他们坐下没一会,一只小松鼠忽然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它好奇的打量着秦时鸥,鼻子嗅了嗅,疑惑的看着他,然后慢慢的靠近上来,跳在他的皮鞋上坐下。

薇妮举起相机想要拍张照片,后来笑了笑还是没有这么做,她担心吓跑这小松鼠。

秦时鸥猜测,这小松鼠应该是被他身上携带的小明的气息吸引过来的,否则即使这里的动物没有戒心,也不会和人靠的这么近。

加拿大的生态环境搞的真是出色,哪怕渥太华是首都也一样,除了小松鼠,他们还在这座广场看到了一群肥肥胖胖的土拨鼠。

小土拨鼠们呼啸而去,又有一些白鸽呼啸而来,秦时鸥陪薇妮在广场休息了一会,看看时间差不多要开会了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