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89 谁给谁下马威4/10哇

1489.谁给谁下马威(4/10,求支持哇)

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的成立会议便是在议会大厅里举行,之前秦时鸥和薇妮来看的时候,他们只是在外面往里张望了一下,有卫兵把守不让进入。

现在秦时鸥亮出准入证,卫兵立马放行。

他到达的时候时间已经算比较晚了,小卡门总理都来了,正和马修-金在一起商量着什么,看到他出现,老部长招招手将他唤了过去。

这次相遇,小卡门比授勋新闻布会时候要热情的多,他主动打了个招呼:“嗨,勇敢的年轻人,你可真是人生赢家,嗯哼?”

秦时鸥自谦的笑道:“您太客气了,总理先生,我想加拿大任何人在一个成为总理的男人面前,都不敢说自己是人生赢家,尤其是这个男人还是一步步从基层展为总理的。”

他这是奉承小卡门,这家伙算个屁的从基层展起来的,他老子就是加拿大的总理,靠的是家族政治能量,否则他敢打赌,小卡门顶多能做到哈姆雷的位子。

小卡门没有读心术,所以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他愉快的笑道:“幸亏这里没有记者,我的小伙子,否则我们的对话被报道出去,会被认为是在互相吹捧的。”

“不过,”他话锋一转,“说实话,本来对于马修部长提议的人选,我还有些犹豫。但看完你在海上的表现之后,我觉得确实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了。”

见过了马修-金和小卡门,秦时鸥走向人群,他的老朋友唐纳德笑嘻嘻的给了他一个拥抱,大声说道:“哇哦哇哦哇哦,快让我们看看,这是谁?年纪轻轻就成为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理事长的年轻人是谁?”

“原来是圣约翰斯的传奇渔场主秦老爷的孙子,新一代传奇渔场主中国秦!”一个渔场主配合的说道。

秦时鸥和这些人挨个撞拳,笑道:“别这样说,伙计们,你们知道我是个低调谦虚的好小伙。这样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渔夫们哄笑起来,他们有意交好秦时鸥,即使没有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理事长这个职位关系,只凭他拥有全加拿大最大的私人渔场和最强的海鲜品牌就值得他们这么做。

爆乳大学生提雅走过来将秦时鸥带走。她拿出一份言稿说道:“我连夜对稿子做了校正,里面有几个地方不太对,我做了修改,改动幅度很小,你看一下怎么样?”

秦时鸥看了看满意的点头。道:“很好,提雅,你是个合格的助理。”

提雅甜甜一笑,说了句这是我的分内事就离开了。

人到齐之后,第一次会议开幕,几十家媒体来到现场,马修-金的助理作为会议主持人上了讲台,小卡门、马修-金、秦时鸥和其他渔业部大佬坐在讲台下前线位置。

先是马修-金讲话,然后是小卡门讲话,他们两人分别从战术和战略的角度讲解了这个联盟成立的意义。没什么实用性,但两人言都比较简短,所以听起来好像谈到的东西还挺多。

小卡门讲完话便离开了,接下来是马修-金和秦时鸥的主场,两人来主导这场会议的走向。

秦时鸥参与的各式会议虽然多,见识过的大场面也多,可那些时候他只是旁观者,今天做了主人,心里还真有点虚。

好在有马修-金这位大佬在压阵,即使有人对联盟有异议也不敢现场提出。在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和煦氛围中,会议结束。

这场会议是成立会议,故而没有谈什么具体展项目,秦时鸥按照马修-金的要求。随即在下午重新找了一间会议室,进行联盟议事会议。

这次马修-金就不参加了,完全是秦时鸥来负责,他让提雅做主持人,爆乳小助理落落大方的上台,她是天生吃这碗饭的人。主持会议没有问题。

不过没了老部长镇场子,渔场主们开始展现他们的慵懒作风和桀骜性格,会议一开始,下面就有人讨论。

秦时鸥拍拍桌子,拿出班主任的威严说道:“谁在下面说话?有什么想说,到台上来说吧。”

下面没人说话了,都在笑嘻嘻的看着他。

秦时鸥继续介绍联盟的近期工作计划,结果他一开口,下面又有人说话了。

这下子他有点生气了,这是明摆着跟他对着干哪,作为联盟理事长也就是帮派老大,秦大官人一推桌子站起来冷冷说道:“我说了,谁有意见,到上面来提,像爷们一样站上来,别他妈的在下面给我唧唧歪歪,你们是娘们吗?有那么多碎嘴的话要说?!”

渔场主们都好面子,秦时鸥这么一说,之前说好的人脸上挂不住了,因为其他渔场主都在看他们,就这么大的会议室,谁说话大家很清楚。

一名渔场主不满的站起来说道:“年轻的理事长先生,你确定有什么要说的,可以站到上面去说?”

秦时鸥让开位置,灿烂的笑道:“说的很清楚了,是爷们的,就站上来。”

那渔场主大大咧咧的走上去说道:“好吧,我刚才在下面问,谁知道这鬼地方洗手间在哪里?我中午吃多了,现在肚子不舒服。”

场下一群大老爷们哄笑起来,不少人用戏谑的眼神看着秦时鸥,等着他出丑。

很显然,大多数人不服秦时鸥这么一个年轻的华裔做理事长,哪怕他是现在加拿大最大的私人渔场主,哪怕他拥有大秦海鲜品牌,哪怕他们想要交好他,但背地里都想看他好戏。

秦时鸥对这些人的目光恍若未见,他脸上依然挂着灿烂笑容,对那渔场主说道:“洗手间出门左拐,走大概二十米就到了。”

那渔场主故意道谢,然后走出去说上洗手间。

他一离开,秦时鸥脸上的笑容顿时一闪而逝,问道:“还有谁要上洗手间吗?”

渔场主们懒懒散散的趴在桌子上或者靠在椅背上,他们三三两两摇头,又有杂乱的讨论声响起。

见此,秦时鸥点头,对提雅说道:“从里面锁上门!”

听了这话,有人讶异说道:“理事长,索尔还没有……”

“闭嘴!”秦时鸥猛的一拍桌子厉喝道,“我说的清清楚楚,谁要说话,就到我这个位置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