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03 这么巧

1503.这么巧

凯吉姆库吉克国家公园远离城市,故而没什么光污染,被认为是夏天看银河的最好地方之一。另外更神奇的是,由于气象和天空的原因,这里的冬天能看到极光。

当然,这里的极光不会像北极圈里的格陵兰岛那样,只要夜空晴朗那就天天都能看到,一般国家公园地区,每年能出现四五次极光,规模也比不上北极圈,不过在这里看极光,可不用忍受北极圈的酷寒。

对于格陵兰岛的天气,秦时鸥至今记忆犹新,如果没有必要,他这辈子都不会再去那里了,尤其是拿下卡特渔场后,他可以躺在渔场里看到极光。

除了风景秀丽的国家公园,渔场还有圣凯瑟琳河,这条河是漂流圣地,每年会有很多大学生来河流组织漂流活动。此外,这条河也提供独木舟比赛,全加拿大高校独木舟大赛就是在这里举行。

总之,秦时鸥现在对卡特渔场了解越多,就越想买下,他真搞不懂卡特那家伙怎么就这么不容易满足?有这样一个好渔场,还要去招惹他,真是自己作死。

不好的地方在于,新斯科舍省和纽芬兰一样,地大人少,凯吉姆库吉克地区隔着城市很远,渔场拍卖活动是在省会哈利法克斯举行。

哈利法克斯是新斯科舍省的最大城市,是大西洋沿岸诸省中最大港口城市,是世界上第二大的自然深水港。

它位于新斯科舍省南的一个半岛上,濒临大西洋,是世界最深不冻港之一,由于其战略位置重要,被称为“北方门户”。它在1749年有移民定居,1841年建市。

现在这座城市已经展的相当成熟了,拥有四十万人口,新斯科舍省接近一半的人,都居住在这里……

哈利法克斯的气候在加拿大是顶尖的,冬天不冷。因为位置靠南,春天来的最早,秦时鸥下飞机的时候是中午,阳光暖洋洋的照着。让人身上很快就暖乎乎的了,这个季节在这里已经穿不住厚衣服了。

这座城市的生活节奏很慢,春日阳光灿烂的天气里,路上行人脚步不疾不徐,连年轻人都带着懒洋洋的样子。整座城市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放松。

秦时鸥在机场门口伸了个懒腰,伯德去给他截了一辆出租车,他们上车后,司机问道:“先生们,请问你们去哪里?”

“随便转转吧。”秦时鸥说道,拍卖会在明天举行,酒店已经让薇妮帮忙订好了,所以没什么事干,不如就顺应这座城市的节奏,慢慢逛逛。

司机以为他们是游客。就介绍道:“我带你们去城市海港好吗?那里有世界最长的海边散步路,虽然这季节看不到比基尼,但有很多漂亮姑娘在散步,你们这样的帅小伙去了,或许会有一段艳遇呢。”

秦时鸥笑着说没问题,这司机的‘小伙’称呼让他很愉快,自从有了孩子,他就没了年轻的感觉,所以,要孩子不能太早。

出租车在路上狂飙。看到海岸线之后,秦时鸥对司机的好感也没了。

娘的,这家伙忽悠了他们,哈利法克斯的海港和机场几乎位于城市的两个对角线顶点上。乘坐出租车需要一百多块呢。

不管怎么说,哈利法克斯终究是小城市,在小城市里花一百多块坐出租车,绝对是坑人的行为。

好在这座城市的海岸线很精致,而且司机似乎看出了他们的怨气,这次秦时鸥带着伯德和黑刀两人过来的。三人都带有一股硬气,故而司机在坑了他们后有点害怕,这会可能是想补偿,就放慢了车,让他们有心情和时间观看风景。

哈利法克斯外的海上有很多小岛,这些岛屿的特点就是个‘小’,一座座小岛宛如一个个放大的盆景,在碧波荡漾的海面上展现着动人风姿。

即使是初春,这些小岛上也出现了绿色,绿荫中隐约透出上面小小的码头、精致的木屋、灵巧的小舟,感觉它们近在咫尺却又神秘莫测。

黑刀没有来过哈利法克斯,往外看去,他忍不住感慨:“这里的小岛真多呀,我看得有几百个吧?”

司机赶紧说道:“是的,几百个呢,否则海盗们也不会将基地选在这里。如果你们喜欢海盗化,那可以去小岛上看看,这些小岛几乎都有海盗的影子,以前每个岛上都有一拨海盗。”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如果你们运气够好,说不准还会现海盗宝藏呢,很多海盗都将宝藏留在了这里,尤其是橡树岛,据说上面埋藏了能买下整个新斯科舍省的宝藏!”

确实,哈利法克斯曾经是海盗天堂,著名的海盗基德就在这里混,一些岛屿的命名便和他有关。

比如沙德湾的寡妇岛,海盗船长基德曾经在这里藏匿财宝,他派了43个人挖了两个坑,事后,将财宝与43个男人全部埋入坑中,于是就有了43个日夜哭泣的寡妇,也就有了寡妇岛的名字。

不过就像那司机说的那样,传说中藏宝最多的还是橡树岛,大海盗基德的一半财宝就埋藏在上面。据说,当这个被橡树遮蔽的岛屿上所有的橡树都枯萎死亡,同时还要有7个人丢掉性命,藏宝之谜才会揭开。

对此秦时鸥自然付诸一笑,几百年来橡树岛都被翻遍了,结果连个屁都没有,谁信谁傻逼啊。

慢慢的开到了海港,出租车停下,秦时鸥付钱走人,那司机这才松了口气,刚才黑刀看他的眼神让他心里毛,生怕这三个人打他。

海港风平浪静,一些雪白的海鸥出清脆的鸣叫声在海面上飞翔着,海面上白帆点点,大大小小的船舶在港口里进出,动静两相宜。

从海港往东南方向有一条蜿蜒但平整的沙滩路,自然,这就是世界最长的散步路了。

中午时间,路上人很多,路边有咖啡馆、餐馆,数量很多,香味也很浓,秦时鸥带着两人打算先去吃饭。

结果走在路上,秦时鸥随意打量着,忽然从几个从餐厅走出来的人,这些人中领头的一个是他的熟人,查尔斯-莫里,美国渔业大家族莫里家族三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