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04 米其林三星

1504.米其林三星

秦时鸥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巧,竟然在这里碰上查尔斯-莫里,他奇怪的看了一眼,随即心里一动——这家伙不会也是冲着卡特渔场来的吧?

不过,这只是他一个猜测,查尔斯-莫里出现在这里其实也不算稀奇。莫里家族的地盘在美国,这些年在开拓加拿大市场,因为新斯科舍省和美国隔着近,而哈利法克斯又是隔着纽约最近的大城市,所以他们把这里当桥头堡来经营的。

查尔斯没有没有发现他,他们出餐厅门后就沿着散步路走,一行人说说笑笑,看起来心情不错,好像是吃饱喝足出来散步,日子过的很爽的样子。

秦时鸥往黑刀身后掩蔽了一下,他不想和查尔斯见面,自然不是怕他什么,而是不想暴露自己。

或许查尔斯出现在哈利法克斯是正常的,但他肯定不正常,以莫里家这些洋鬼子的机灵,看到他后一定会反应过来,他是来买卡特渔场的。

黑刀不愧是受过侦查和反侦察训练的特种精锐,秦时鸥这么一个掩饰的动作,他就看出了问题,低声问道:“BOSS,有不想见的人?”

秦时鸥想了想,说道:“看到那个长的很猥琐的家伙没有?那个黄毛白佬,十一点钟方向。”

黑刀点头道:“看到了。”

“跟上他,去打探一下他们聊天内容,尽量探查到他们来这里的目的。”秦时鸥说道。

黑刀从旁边的便利店里买了一个棒球帽和一份报纸,随即迈着悠闲的脚步向查尔斯一行人走去。

散步路上有很多店铺,吃喝住行很齐全,专门做游客生意的。

秦时鸥走进先前查尔斯等人待过的餐厅,这家餐厅规模不大,从外面看平平无奇,普通小渔村里的屋子,门外挂着渔网、轮胎、废船舵、鱼叉之类的东西。

但仔细看能察觉到这餐厅的不一般,虽然屋外搁置的东西多,却并不杂乱。井然有序,且有一股渔村的悠然风情。

餐厅门口镶嵌着一个花卉形状的银亮色不锈钢牌,上面写了一行字母:Guid-MICHELIN,字母上面是2010四个数字。下面则有三颗花瓣般的图案。

看到这个牌子,秦时鸥有点吃惊了,这是米其林美食标识啊,那三颗图案可不是花瓣,而是米其林星。意思是这是一家米其林三星级餐厅!

至于2010四个数字,意思是他们在2010年对这餐厅进行的评级,这餐厅已经好几年获得他们三星评级了,这很了不起。

全世界的吃货都知道,米其林不光是做轮胎的,还是一家历史悠久的专门评点餐饮行业的法国权威鉴定机构。

在1900年,米其林轮胎的创办人出版了一本供旅客在旅途中选择餐厅的指南,即《米其林红色宝典》。此后每年翻新推出的《米其林红色宝典》被“美食家”奉为至宝,被誉为欧洲的美食圣经,后来。它开始每年为法国的餐馆评定星级,再后来,开始走向全世界,给全世界餐厅评级。

米其林的评审相当严谨与公正甚至近乎苛刻,总共评为三颗星三级:一颗星是“值得”去造访的餐厅,是同类饮食风格中特别优秀的餐厅;两颗星餐厅的厨艺非常高明,是“值得绕远路”去造访的餐厅;三颗星是“值得特别安排一趟旅行”去造访的餐厅,有着令人永志不忘的美味,据说值得打“飞的”专程前去用餐。

截止到今年,据秦时鸥所知全世界现今只有106家米其林三星级餐厅。整个纽芬兰没有一家餐厅达到这个等级,甚至连米其林二星级餐厅都没有!

所以在这里突然看到一家米其林三星级餐厅,怎么能让人不吃惊?

秦时鸥现在算是一个吃货了,当然他是不怎么讲究的吃货。鹅肝、鱼子酱这种高档食物他喜欢,铁锅小杂鱼、肉汤泡高粱饼子他也能吃的津津有味。对于吃货来说,米其林三星级餐厅可是最具有吸引力的地方之一。

在这种地方突然看到一家三星级餐厅,对吃货来说,和武痴在少林藏经阁突然碰到扫地僧一样,具有一种震撼力。

秦时鸥走进这家从外面看并不算起眼的小餐厅。然后一名穿着洁净亚麻绒衣的女子拦住了他,微笑着问道:“您好,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

任何一间米其林餐厅都不会缺少顾客,即使在欧洲,数着米其林的“星星”吃大餐也是一种很高级别的享受,而且哪怕是米其林一星餐厅,每天也得限制客人。

所以,基本上没有预约是进不了这种餐厅的,而且预约也不是打个电话那么简单,还要说明要吃什么菜,这样厨师才会去准备。

秦时鸥之前吃过两次米其林三星,第一次在纽约,比利请他去PER-SE吃饭,当时他还遇到了天后艾薇儿;第二次吃的是东京的麻布幸村,两次都是有人请客,故而他并不知道怎么预约。

伯德想上去交涉,秦时鸥摇摇头,没必要这么做,遵从人家规矩就行了,本来他也不是想进来吃饭的,而是想看看查尔斯有没有在里面留下什么痕迹。

虽然遇到米其林三星级餐厅而不能坐进吃饭,不过他也只是感到有点遗憾,海浪和海风磨砺了他的性情,让他胸怀大变。

他向那服务员说了声抱歉准备离开,这时候一名穿着厨师装的高大中年人走了出来,他打眼看了秦时鸥一眼,随即问道:“嗨,秦先生?”

秦时鸥看向这中年人,他很确定自己没见过这个人,可能对方在报纸媒体上见过他,毕竟他怎么着也算个小名人。

于是他就伸出手,说道:“您好,我是秦时鸥,很高兴见到你。”

这中年厨师豪爽的笑道:“您好您好,秦先生,我叫斯坦利-卡尔伯特,同样很高兴见到您。哦,我想问一下,您是来吃东西的吗?”

秦时鸥有点尴尬,道:“有点冒昧了,伙计,我没有预订餐位,所以我想这次我得遗憾的错过了,或许下次我提前预约才能来一饱口福。”

中年厨师莞尔笑道:“那倒不用,来吧,秦先生,里面坐,正好有一桌空位子。”

不知道为什么,秦时鸥看着他的笑容,觉得有点高深莫测,好像这家伙笑容下别有想法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