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06 不好办了

1506.不好办了

秦时鸥和伯德吃的是两份简餐,就是在加拿大很常见的食物拼盘,属于家常菜系列。

不过说是简餐,在米其林三星级大厨的手中,这可一点不简单,餐盘送上来后,他愣是没看出里面菜肴的原材料,毫不夸张的说,端上来的餐盘里盛的是食物吗?不,他感觉这是一幅山水画!

简餐拼盘可以说是大杂烩,会用到很多食料,斯坦利给他做这个,其实是让他见识一下,大秦海鲜的食料在他手里所发挥的效用。

确实,同样的大菱鲆,秦时鸥就只会烤着吃,人家用锡纸包裹蒸熟,然后洒上香草屑,味道和观感差别巨大。

大菱鲆的鲜美因为锡纸的包裹而在蒸煮过程中不会浪费一丝一毫,锡纸打开的时候,秦时鸥甚至能感觉到一股特别的鲜味迎面扑来,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老祖宗为何创造‘鲜’这个字的时候,用了‘鱼’和‘羊’。

吃完正餐,斯坦利特意送上来了两道甜点,这两道甜点也很常见,路边小摊就有的卖,一道是提拉米苏,一道是分层葡萄柚。

分层葡萄柚的主料是一层厚厚的葡萄柚,煨至适度,口感绵密,这样再配上香草和酸橙,味道变得丰富起来,此外还有糖霜和装饰的罗勒,清爽酸甜。

提拉米苏的制作更是精美,秦时鸥以前参加过很多高档聚会,上面有各式精致提拉米苏,但都做的不如斯坦利。

在这里,他才知道提拉米苏的每一层原来是可以如此分开来摆放的。只见硕大草莓的外皮用细碎的白砂糖稍稍粘了一层,几颗桑葚浇上浓浓的酱汁,一根手指饼干,一小团奶油幕丝,搭配在一起,造型雅观,色香味三绝。

赞不绝口的吃完,秦时鸥擦了擦嘴角说结账。斯坦利笑了笑,道:“随意给吧,如果不是预约,我这里都是这样。”

秦时鸥痛快抽出两千加元放在了桌子上。对于米其林三星级餐厅来说,人均一千加元的消费是一个中等水平,但他和伯德只是各自吃了一份简餐加上甜点,肯定达不到人均一千元的消费标准。

不过他也无所谓,因为只要斯坦利用他们的海鲜。那这些钱就能赚回来,他可是知道巴特勒有多黑,一条十磅重的大菱鲆,他就敢标价卖一千美元!

斯坦利示意女服务员收起钱,然后笑嘻嘻的看着秦时鸥,又露出了那个别有所图的笑容。

秦时鸥警惕的看着他,总觉得这家伙别有所图,便和他握握手离开了。

走到散步路上,伯德沉默了一会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

秦时鸥明白他的意思,沉重的说道:“你也看出来了是吧?那家伙的笑容不对劲。他肯定想算计我!”

伯德惊愕道:“有吗?”

秦时鸥更惊愕:“你看不出来?那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boss,那家伙厨艺真好,吃的我现在很后悔当初怎么去参军打仗,要是我也去学厨艺就好了!”伯德一脸向往。

“我了个草!”秦时鸥无语。

顺着散步路走去,左手边是一座座带着浓郁欧陆风情的小屋,右手边则是广袤海洋。

哈利法克斯是最早的欧洲移民登陆地点,而港口附近的海边更是最早登陆地点中的最早居住地点,这里很多房屋拥有久远年代,是这座城市的文化遗产。禁止交易、禁止改造,只允许住人或者简单装修来做生意。

散步路的尽头是海之角,一个很著名的景观,以最著名的灯塔和海浪撞击岩石景观著称。

秦时鸥站在一片礁石上。迎面是一座雄伟壮观个的灯塔,身边岩石林立,三面海水撞击着脚下岩石,发出令人震撼的声音。

在这里溜达了一圈,午餐的热量消耗的差不多了,秦时鸥和伯德打车去了酒店。

快要吃晚饭的时候黑刀回来了。他不知道从哪里买了个录音笔,对秦时鸥晃了晃道:“不辱使命,boss,我查的差不多了,这些人在哈利法克斯的目的有二:一是说服一位很著名的厨师用他们的海鲜;二是他们明天也要参加卡特渔场的拍卖。”

听了这话,秦时鸥不满的踹了沙发一脚,嘟囔道:“他妈的,我就知道这些狗娘养的来了没有好事!”

他深信卡特往告别岛海域投放毒贝有莫里家族的指使,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就是不承认。秦时鸥可不认为卡特是什么讲义气的人,在这件案子里,他一直想将毒贝投放的黑锅甩给手下渔夫,这也是那些渔夫最后反口咬死他的原因,太寒心了。

可是,连他手下渔夫们都承认说这些毒贝是外面人送进来的,卡特就在这点咬死,他说是他自己搞到的,不是别人给他送来的。

或许可以解释为卡特和莫里家族情意深重,不过秦时鸥现在有了更好的解释,那就是卡特开始便知道,如果自己入狱这个渔场是保不住的。可能他私底下和莫里家族达成协议,他不吐出莫里家族在这件事里扮演的角色,莫里家族帮他买下渔场,等他出狱还给他。

本来根据秦时鸥打听到的消息,卡特渔场拍卖会没什么劲敌,只要他加点钱就能拿下这个渔场,现在莫里家族的人出现,那再买下渔场就比较难了。

第二天,哈利法克斯的省最高法院举行破产物资的拍卖,秦时鸥晨跑后赶了过去。

终于在入场的时候,他和查尔斯-莫里相遇了,后者对于他的出现似乎有点意外,愣了愣,脸上露出热情笑容主动打招呼:“嗨,秦先生,你也对卡特渔场感兴趣?”

秦时鸥也

也装作刚遇到他,便惊讶的说道:“啊,查尔斯?好久不见,没想到我们竟然在这里相遇。你说什么?什么对卡特渔场感兴趣?我是来帮朋友买一条船的,这里有一条不错的游艇被拍卖了不是吗?”

查尔斯露出懊恼的表情,他估计以为秦时鸥不知道卡特渔场的拍卖消息,还为自己透露出这个消息而感到懊恼。

秦时鸥心里暗笑,带着黑刀和伯德走进法庭,短暂的交锋短暂的上风,待会报价的时候才是真正交锋,他觉得今天自己占不了上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