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07 交锋

黄金渔场

进入法庭,秦时鸥照例在后头找了个位置坐下,结果他坐下一会,两个人联袂而来,颇为兴奋的对他伸出手说道:“您好,理事长先生,很高兴能在这里遇到您。”

秦时鸥记忆力出色,他看着两人的样貌,快速的在脑海里转了一圈,随即想到他们的身份,这两人都是环纽芬兰渔业联盟里的成员,是新斯科舍省比较出色的渔场主。

不过他记不住两人的名字,便先点明:“同样很高兴遇到二位,自从在渥太华分开,我还以为短时间碰不到伙计们了呢。”

这么说,他就合理避开了尴尬,让两人知道起码他是记得两人身份的。

到了他的地位,他只要记得两人就算是给他们面子了。

两名渔场主很自觉的做了自我介绍,个高的一个叫路易斯,矮胖的中年人叫胡佛-巴吉,然后问他是不是来参加卡特渔场拍卖的。

秦时鸥落落大方的承认,也问两人是不是有兴趣。

路易斯搓了搓手道:“本来我有点兴趣,我估计卡特渔场不会有高价,不过看到理事长先生到来,我就知道谁都没有机会了,这个渔场肯定是属于您的了。”

胡佛也点头道:“是的,我们现在就是来凑个热闹而已,当然,能见证理事长先生买下这座渔场也是一种荣耀。”

听到两人的溢美之词,秦时鸥满意微笑,他觉得自己要是搁古代能做皇帝,那肯定是个昏君。好在他虽然喜欢听好话,却也能认清当前现实,有莫里家族盯着,他未必能拿得下这个渔场。

所以他就老老实实的说道:“很感谢你们的夸奖,但说实话,恐怕我未必能拿下这个渔场,看到那些人了吗?他们是莫里家族的人,你们认识吧?他们也对这个渔场有兴趣。”

莫里家族进入加拿大的第一站就在新斯科舍省。所以说两位渔场主自然认识,不过两人还是在热情的吹捧秦时鸥,反正说好话不花钱。

主持拍卖会的法官入场,众人安静下来。拍卖开始了。

自从来到加拿大,秦时鸥就参加拍卖会的多,如今可是轻车熟路,这些拍卖会都是按照价值排序来进行,从低到高。

所以前面没他的事。他安静的听着,主要是车船房产之类的拍卖,数量不少,听介绍这些东西都是银行委托拍卖的,也就是说,这些拍品是银行贷款人还不上钱被查封抵账的。

上次拍佳得利渔场的时候,秦时鸥在圣约翰斯的法院也看到了一些银行委托拍品,但数量比这次要少,看来新斯科舍省的经济环境比纽芬兰地区还要差。

查尔斯-莫里不断回头,脸上表情变得越来越凝重。

秦时鸥估计他已经想明白了。他刚才被忽悠了,秦时鸥来这里,目标就是卡特渔场。

经过两次休息,最后一项压轴戏开始,卡特渔场被提了出来。

这个渔场是全资拍卖,包括渔场的四艘渔船、十五栋房子、两辆皮卡车,报价是6700万加元,以后每次提价是一百万美元。

如果这次拍卖会卖不出渔场,那会拆开拍卖,就是渔船、房子、皮卡车和渔场分开来报价。那样更容易的多。

6700万的报价一出来,秦时鸥略微一愣,根据马修-金告诉他的内部消息,渔场的拍卖价应该不超过六千万。没想到一下子提升了10。

当然,6700万的价格也一点不贵,正常情况下,卡特渔场的价值在一亿加元上下浮动。要知道当初秦时鸥来接手大秦渔场的时候,大秦渔场已经超过十年没有产出和投资了,银行还给估价四千多万加元呢。

这个价格不高。可盯着渔场的人却不多,卡特渔场只能做渔业使用,对它能有兴趣的人群分两种,一是渔场主,二是打算投资进入渔业的人。

在当前恶劣的海产大环境下,第二种可能比较小,没有人入局,来的都是渔场主。而渔场主们中可没有多少富豪,他们知道卡特渔场价值远超六千七百万,可他们没有这么多钱,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不过,报价的人还是有的,法官闭上嘴后,立马有人伸出手臂,示意自己接价。

报价的渔场主想的是,如果能在这样的价格上拿下卡特渔场,转手一卖至少能赚个千八百万,所以为什么不尝试着参与一下呢?

前面报价的几乎都是抱着这样的念头,所以拍卖价从6700万,很快就涨到了七千五百万。

价格到了这个数目,报价的人就减少了,再往上风险很大,不是渔场不值这个价,而是到了这样的价格再转手往外卖是有难度的,万一卖不出去那可就是砸自己手里了!

这时候,查尔斯动手了,他举起手臂沉声道:“八千万!”

查尔斯这么做的目的,是用大幅报价给对手造成心理压力,建立自己的气势,彰显自己一定要拿下这个渔场的决心。这样看起来多报价了,可如果真震慑住了对手们,那往往还能省钱。

不过,这种情况下,报价人不能有敌人,否则很容易被对手抓住机会痛宰。

很遗憾,查尔斯在这里是有敌人的,那就是秦时鸥:“九千万!”

听到这个报价,正在为查尔斯大手笔而赞叹的渔场主们顿时哗然,一起回头看向发声人,结果他们发现这个举着手臂的青年不熟悉。

报价的是伯德,此时伯德正做出面无表情的样子耍酷。

“这个人是谁?以前没见过。”

“是哪个家族的公子哥对渔场感兴趣了?不应该啊,这么有钱的话,干嘛不去玩房地产?那不是更高端大气吗?”

“这伙计看上去不像很有钱的样子,从他气质就能看出来,他不是来搅局的吧?”

“蠢货,看他身边那个青年,他只是个保镖,他身边那青年才厉害!”

“那是谁?”

“中国秦!纽芬兰最大的渔场主,可能也是全加国最大的渔场主,还是现在的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的理事长!”

“嘶嘶!”

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秦时鸥平静的看着查尔斯,这是他唯一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