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14 坑爹货4/5

1514.坑爹货(4/5)

秦时鸥回来,渔夫们都看到了,便在这里等着他。这时候一名骑警冷着脸挤进来让他们开走车,耿俊杰装听不懂,扯着大嗓门喊道:“sorry,s?”

带队的骑警是一名警司,他指着耿俊杰严肃的说道:“听着,先生,你现在最好立马让开路,我不想闹的太僵,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那我只能用妨碍公务罪逮捕你!”

耿俊杰不说话,还是喊:“sorry,s?”

这警司气的不行,后面有年轻警员掏出警棍想上来动手,那警司拦住了他让他去后面待着。

秦时鸥不怕手下人吃亏,他还真不信这些警察敢在他的地盘上动粗,虽然他是一名华裔。

移民在加拿大的权益得不到完全保障,新闻经常曝出移民们遭遇不公执法的消息,如果是普通华人移民,那敢开车阻挡骑警执法,早被放倒带走了,可是秦时鸥属于不普通华人。

普通警员对他可能还不熟悉,到了警司这个地位就知道他的能量了,这可是圣约翰斯市长竞选第一支持者、渔业联盟理事长、纽芬兰缴税大户,他们要是得罪了秦时鸥,那最后肯定还是他们自己吃苦果。

不过,他们也不怕秦时鸥,只要他们占有法律优势,那就是加拿大总理都敢拿下。

看现场氛围紧张,秦时鸥摇摇头示意耿俊杰等人让开,然后他接管了现场,问道:“薇妮呢?她怎么不在这里?”

耿俊杰抽抽鼻子道:“老板娘回去了,她让我们顶住别让这些人进来,其他的她会解决。”

看到秦时鸥出现,警察们再度活跃起来,一起上前走来晃动关闭的大门。

秦时鸥走过去隔着门和那警司相望,问道:“怎么回事。先生们?你们堵住我的渔场,是因为我犯了什么罪吗?”

那警司看到他表情柔和了一些,说道:“秦先生,您好。我是警司兰斯-凯迪,我们这次来是想带走您渔场中的非法宠物,希望能得到您的配合。”

秦时鸥耸耸肩说道:“非法宠物?我不认为我养殖了什么非法宠物,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他这里正说着,空中响起清脆的鹰啼声。小布什三鸟组现了他,便开心的俯冲下来,争先恐后往他肩膀上落。

真是一群坑爹货啊,秦时鸥顿时凌乱了,他挥手驱赶三个小家伙,但它们可不像熊大之类那么乖巧,很久没见面了,它们着急表达自己的想念之情,秦时鸥一挥手臂,陈纳德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臂停了下来。

凯迪警司惊愕的看着这三只鸟儿。道:“这、这、这是金雕、白头鹰和大军舰鸟?!”

秦时鸥咳嗽一声道:“伙计,你的眼光很不错,是的,这是金雕、白头鹰和大军舰鸟,不过它们不是我养的,好吧,这只大军舰鸟是我养的,但金雕和白头鹰不是!”

凯迪警司比秦时鸥更凌乱,金雕和白头鹰是出了名的桀骜不驯,成年金雕至今全世界没有驯养成功的案例。它们一旦被抓,宁愿自杀也不会被驯服,所以要养殖金雕,只能从小鹰开始。

但加拿大对养殖金雕和白头鹰都立法进行了管制。所以没有人公然养殖这些珍贵的禽类。

秦时鸥拿出演技开始飙戏:“这只军舰鸟叫尼米兹,您应该知道它吧?它是我养的,从小养大的。这只金雕和白头鹰,其实是军舰鸟的孩子!是的,你没有听错,别他么这么看我。这有什么奇怪的?”

凯迪警司说道:“我不是傻瓜,秦先生,看来我不光要带走两头熊一只龟,还要带走这两只鸟。”

秦时鸥一振手臂指向坎巴尔山,三只猛禽呼啸着飞走,它们是去猎捕兔子山鸡了。

这样他就有了说法:“你瞧,这真不是我圈养的,金雕和白头鹰都从小被父母抛弃,是尼米兹收养了它们,然后它们一直跟着它,这不违法吧?”

凯迪警司点点头,确实,只要不是强制圈养白头鹰和金雕,那他就无权执法,法律允许金雕和白头鹰随意选择栖息地和筑巢地。

金雕和白头鹰的危机解决了,接下来是两头熊,凯迪警司展示出了省警察局提供的入室搜索准许书,让他开走车子。

耿俊杰咳嗽一声给秦时鸥使了个眼色,秦时鸥以为有什么事,就过去低声问怎么了,结果耿俊杰用更低的声音说道:“老板,要不要我来应付?刚才只要这鬼佬开口我就说我不懂英语,他拿出这搜索证我就说我不懂英,他不能奈我何。”

秦时鸥无语,你不懂我不懂?现在他可是在这里,再耍无赖那就落于下成了。

这时候一名华裔渔夫说道:“老板,耿老大,你们不用这么神秘的说话,咱们听不懂英语是假的,可那些鬼佬听不懂汉语可是真的啊。”

秦时鸥和耿俊杰对视一眼,一起无语。

凯迪警司等的不耐烦,说秦时鸥要是继续对抗下去,那他只能使用武力了。他这话一说出来,之前一直乖巧趴在车轮旁的虎子和豹子顿时跳起来,张开嘴嗷嗷吼叫了起来,那叫一个凶狠。

耿俊杰嘿嘿笑道:“我总算明白啥叫狗仗人势了,刚才老板没回来,虎子和豹子叫起来有气无力,这会可真牛逼。”

秦时鸥喝下虎子和豹子,然后问道:“凯迪警官,我无意冒犯您的威严,但我不信任您。而且我认为,如果要处理家庭养殖大型宠物这样的事,应该是我们乡镇警察出面吧?”

凯迪警司笑了笑,往后招招手,一辆警车里磨磨蹭蹭的站出一名警察,秦时鸥看了无语,正是小镇警长罗伯茨。

罗伯茨挺着招牌大肚子,无奈的说道:“秦,我努力过了,但没用。”

这样罗伯茨出来了,秦时鸥刚才的理由就不成立了,他皱了皱眉道:“别说有没有用,警长,我只想问一下,小镇的治安管理不是你负责吗?为什么还有联邦骑警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