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15 钻空子

1515.钻空子

一秒记住

ps:希望手里尚有推荐票和月票的兄弟姐妹,能给咱们渔场投一下,弹壳在此拜谢诸位支持!

看着罗伯茨这一脸怂包的样子,秦时鸥真有一种绝望的感觉,什么叫坑队友?这就是坑队友!

不要以为罗伯茨是警察,那他就需要接受凯迪警司的管辖,实际上他所代表的小镇警察局是秦时鸥这位镇民的队友,而不是骑警凯迪警司的队友。

这点需要解释一下,加拿律规定,人口过5ooo人的地方,必须提供警察服务。

而在加拿大,提供警察服务的机构未必就是警察局,既可以是由本地独自成立的警察局,也可以与皇家骑警签署协议,由皇家骑警派驻人员履行地方警务的职责。

目前,皇家骑警主要管辖除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外的其他八个省份以及偏远地区和人口少于5ooo人的地区。

那么按常理说,告别岛现在人口不足5ooo人,应该属于骑警管辖范围,不应设置警察局才对,但是,告别镇的情况不在常理之内。

告别镇巅峰人口不止五千人,自然应该成立警察局,后来随着人口流失,小镇之所以还保持着警察局,是因为这个小镇性质特殊,申请成为了原著居民镇,按照加拿大宪法规定,原著居民地区都要设置警察局。

自然,这里的原著居民报的是维京人。

这些警察机构之间有很大区别,加拿大皇家骑警服务联邦政府的,而所谓警察局,是由经济状况良好的省、市政府自己建立的警察队伍,具有更大的自主权。

原住居民警察局是加拿大政府为保护原住居民的利益,于1991年6月成立的,由当地居民担任警察,仅为原住居民社区提供警察服务。

在财政方面,这些警察机构也是不一样的。

皇家骑警的费用由联邦政府承担;省警察的费用由联邦政府和省政府分担,分担标准根据双方的协议。大约是省政府分担7o%、联邦政府分担3o%;的市警察局,由市政府提供9o%的费用,联邦政府提供1o%的费用;不足5ooo人的地区,警察费用全部由联邦政府承担;原住居民警察局费用全部由原住居民承担。

此外。和财政一样,这些不同警察机构的责任也不一样。按照宪法规定,加拿大警察服务于公众,一旦公众利益与政府利益生冲突的时候,警察无条件地服从于公众利益。

所以秦时鸥希望这件事由罗伯茨来接管。只要是小镇警察局管辖,那事情就好办了,内部矛盾内部处理,反正实际上小镇居民没人在意大秦渔场里养了什么猛兽。

但这样需要罗伯茨和凯迪警司杠正面,只要他咬定说这是他的小镇骑警没有资格插手,那大不了事情往大里闹,双方的领导来出面,其中凯迪警司的领导是哈姆雷。

警察局的最高管理机构是警察局董事会,以市级警察局董事会为例,市长为主席。成员由市政府指派,代表各阶层、社区的利益,其主要职责是提供有关政策和预算建议,接受市民投诉、咨询,但不干涉警务决策。

虽然真正负责警察局工作的是局长,可他需要向董事会报告执行的有关警务政策和工作预算,哈姆雷算是他们的大头头,也能说的上话。

可惜罗伯茨这家伙没种,他只能暗骂一声,转身给哈姆雷打电话。

他电话一打过去。哈姆雷就接通了,干笑着问道:“秦,这件事很抱歉,我真没法下达命令让骑警们回来。”

秦时鸥气的想骂娘。他还没开口哈姆雷就这么说,显然知道他的来意,也显然这件事上有他的身影。

他怒气冲冲的说道:“什么叫没法下命令?那是不是下一届选举,我也没法资助你?”

哈姆雷苦笑着解释道:“我对骑警没有管辖权,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不能插手。”

“我知道。但你可以叫停这个什么捕捉威胁性宠物的行动啊。”秦时鸥说道。

哈姆雷无奈道:“这是骑警的例行工作,不是我下达的命令,法律规定私人不准养殖棕熊,不过你让我想想,我得想个办法才能帮你。”

妈的指望不上你,秦时鸥礼节性说了几句客套话,随后就挂了电话。

挂掉电话,他正谋划怎么处理这件事,薇妮的身影出现,她开着沙滩车过来,微笑道:“嗨,亲爱的,你回来了?”

秦时鸥和她点点头,薇妮又转向门外的骑警,用诧异的语气说道:“嗨,警官先生们,请问你们在这里是干嘛?亲爱的,你为什么不打开门让他们进来呢?”

凯迪警司和秦时鸥一起盯着薇妮看,前者的意思是你装什么傻,刚才就是你把我们堵在这里的,后者的意思则是:你认真的?

不让骑警进入渔场是一回事,如果他们进入渔场抓捕熊大,那他们动手阻拦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拒绝警察进入家里顶多算是妨碍公务,要是警察们处理问题的时候动手,那就是袭警了。

薇妮微笑着点头,秦时鸥虽然不明白她的信心从哪里来的,但还是打开了门,他相信薇妮。

打开门,两辆车子开走,骑警们终于得以进入。

之前两辆豪车堵门,他们并不敢进行武力破坏,万一将保时捷918弄出点问题,那说不准他们还得赔钱。

骑警们进入渔场,找来找去只找到萝卜头、菠萝、大白和辛巴大王,几个小家伙坐在门口歪着小脑袋好奇打量骑警们,看了一会感觉没意思,便和虎子豹子自己去打闹了。

骑警们要找的是两头熊和真鳄龟,他们找了一会没有找到,凯迪警司只能再来找秦时鸥和薇妮,说道:“两位,你们这么做真的没必要,我想你们一定不想看到我的小伙子牵着警犬来到这里的情景。”

薇妮平静的说道:“那就来吧,我承认,我们渔场存在棕熊和真鳄龟,但它们并非我们豢养的宠物,那头熊是从山上下来的,每天还会回去。至于那只真鳄龟,你们去海里找吧。”

秦时鸥笑了起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他处理金雕和白头鹰的问题不就是用了这样的办法吗?直接推掉责任,说不是养殖的,只是野生动物们跑来渔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