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19 肥鸟为食

1519.肥鸟为食

有关回老家的讨论,最终不了了之,但秦时鸥知道,父母有所心动。

守着儿子和孙女享受天伦之乐确实是美事,可前提是维持住基本的生活,好歹得有点娱乐活动。生活这东西,一切顺风顺水也就没意思了。而且人越老越念旧、越喜欢热闹,孤孤单单的待在渔场里,天天围着个大房子转悠,着实没什么意思。

秦时鸥能看出来,父母有所意动。

这样吃过晚饭,他便给姐姐打了个电话,说父母可能夏天的时候回去,让她提前去看看家里的屋子,该收拾就收拾,该换的东西都换掉。

此外,他还让秦姐这段时间多注意一下,看看有没有大型水库要承包,可以租赁了回去让父母管理,否则他们没事干又要去种地种菜了,相比之下那就太累了,还不如养鱼。

秦时鸥在家乡县城的酒店已经开业好一段时间了,那时候恰逢甜瓜还小,他离不开,开业的时候便没有回去,让段磊全权处理。

段磊是总经理,地方、客源、政府各部门由他来摆平,秦时鸥负责提供海鲜和水产,然后两人共同出资,各占一半的股份。

对于这个酒店,秦时鸥不在意,他将经营权交给了姐夫和姐姐,让两人和段磊接洽,家里白龙江的鱼塘也交给了两人,那鱼塘已经成为酒店水产的供应主力了。

他有海神之心这个BUG,让父母回去管理水库,其实就是他出力管理,父母什么也不用干,而水库养殖的水产正好可以给酒店进行供应。

随着酒店生意越来越好,一个白龙江鱼塘已经供应不上了,就这样鱼塘也是扩展版的,秦姐承包了村前的整段白龙江,鱼塘已经扩大了接近十倍。

和姐姐聊完了这件事,秦时鸥挂了电话便去帮父母准备挑选种子来催芽。

香椿树的产量可观,用不着种植很多棵,但这种树的发芽率很低,即使选的都是好种子,发芽率都未必能达到百分之五十,所以选种的工作很重要。

薇妮订的种子不错,是去年产下的新种子,秦时鸥挑选那种格外饱满的颗粒,他拿了个台灯光来,好种子在灯光下能散发出晶莹的光泽,这是蕴含能量充沛的体现。

为了出苗整齐,选出来的香椿树种子需要进行催芽处理。方法很简单,用40c的温水,浸种5分钟左右,不停地搅动,然后放在20c~30c的水中浸泡就行,一天后拿出来空掉水收集起来等待发芽。

晚上睡觉的时候,窗外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秦时鸥拉上窗帘也没用,短尾鹱数量太多,虽然这种鸟的习性是白天狩猎捕食晚上睡觉,可是数量多了,总有一些会在晚上扑棱翅膀去捕鱼。

这样不时的便有短尾鹱从窗口飞过,翅膀拍打声和鸟叫声不断响起,让人睡都睡不安稳。

薇妮劳累了一天只想睡个安稳觉,这样觉都睡不好自然不开心。

秦时鸥带上金雕三鸟组让它们待在别墅的屋顶上,只要有短尾鹱来了,那就发起攻击,不准让它们靠近。

三只大鸟镇守别墅,短尾鹱们被攻击几次后知道这里是禁地,便不敢再靠近,这样总算能安然入睡了。

到了清晨,阳光出来,短尾鹱群也开始出动了。

听着窗外叽叽喳喳的清脆鸟鸣声,秦时鸥笑了起来,现在的情景和一首古诗很相符,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可惜昨晚没下雨,今天艳阳高照,否则就更应景了。

走出别墅往海洋方向看,海洋上方乌压压的全是短尾鹱,沙滩上遗留了很多鸟毛,或许还有鸟蛋,只是没有露出在沙子外。

好在这种鸟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它们喜欢在海面上排便,这样不会把沙滩弄的跟便池一样,否则都不好打扫。

短尾鹱的粪便对渔场来说是好东西,秦时鸥放出海神意识在近海水域观看,那些彼得松岩虾、猬虾、口虾蛄之类兴奋坏了,也不顾去履行它们的医生职责,对送上门来的病鱼病虾不管不顾,专心致志的去吃海鸟的便便。

秦时鸥觉得,这次短尾鹱群离开后,渔场的清洁虾数量会进行爆炸性增长。

虎豹熊狼猞猁们跟着他走向沙滩,看到鸟群后,它们抖擞精神向鸟群扑去,辛巴大王这时候展示出了它凌厉的捕猎手段,身影快速的奔跑,猛的跳起两米多高,前爪精准的摁住一只刚飞起来的短尾鹱,一下子将它摁在了沙滩上。

平时小家伙们没有捕猎的机会,现在逮到机会,一个个在沙滩上又跑又跳,将一只只短尾鹱捕捉了下来。

这些小家伙下手没轻没重,除了小猞猁和白狼,可能其他的只是想逗这些短尾鹱玩,但最终被它们玩过之后,短尾鹱十有八九也会挂掉。

熊大熊二和虎子豹子都能吃鸟,但鸟儿不是它们的食物首选,所以在不饥饿又过了新奇劲的情况下,它们不吃死掉的短尾鹱。

秦时鸥只好去收拾,将这些短尾鹱集中在一起,秦父秦母提了个大水盆过来给鸟拔毛,短尾鹱的肉质娇嫩美味,不过前提是处理好,因为野生的缘故,带有不少细菌。

将拔毛剔除内脏和头爪的短尾鹱放入盆子里,简单的抹上盐巴和五香调味料,洒上点料酒腌制起来,这样晚上就可以做挂炉烤鸟了。

结果他们这么一弄,小家伙们以为要捉鸟做食物,一个个更积极了,辛巴大王总算找到了展现自己价值的机会,它自己吃了两口后,开始上蹦下跳的捕捉短尾鹱送过来。

秦时鸥连连说够了够了,可小家伙们玩的开心,它们才不管你够不够,继续抓!

正腌制着短尾鹱,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后哈尼的声音响起,道:“秦,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快点带人过来,有人找薇妮的麻烦!”

一听这话秦时鸥着急了,谁这么尿性啊,竟然还敢找自家媳妇的麻烦,他顾不上洗手,让伯德喊人,跟着他去镇上看看。

小镇政府门口,这会果然围着一群人,一辆警车停在那里,旁边是薇妮在和几个青年进行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