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20 信守承诺

1520.信守承诺

小休斯正在和这些青年接洽,薇妮在一边冷眼旁观。

秦时鸥下车后推开人群走进去,隔着近了看到地上放了很多标语、横幅之类的东西,罗伯茨警长挺着个大肚子依然在一旁愁眉苦脸。

看到秦时鸥,啤酒肚警长主动上去解释:“这些青年是来小镇捕鸟的,他们想捕捉短尾鹱做买卖,这当然不可能不是吗?于是我抓捕了一些家伙,剩下的家伙就来这里抗议示威,你知道,这样我和我的小伙子们就没办法了,我们不能武力驱逐示威团队。”

似乎为了证明自己的强硬,警长特意加强了‘抓捕’这个词的音调。

短尾鹱这种鸟目前是无危状态,允许捕捉,可是加拿大的野生动物、禽类保护法有规定,除非有政府的批准令,否则任何人不准进行大规模捕杀野生动物行动。

比如下个月的海豹捕杀节,这是政府出台法律批准的,否则即使是bc省野鹿成灾、野猪泛滥,人们也只能当做打猎的形势去猎杀,不准使用直升机、狙击步枪去猎杀这些动物。

当然在告别岛这样的边陲小镇,有时候法律法规会被忽视,故而薇妮特意又在不久前下发了一条规章,不允许使用鸟网捕捉短尾鹱,这些人看来就是抗议这件事的。

小休斯和这些人貌似相识,正在劝说他们离开,这些青年一脸桀骜不驯的样子,对着薇妮一个劲的挥拳吼叫,坚持要抗议示威。

这样难怪罗伯茨满脸为难,按照法律规定,他们不光不能驱逐示威人群,还得给他们提供保护,防止发生冲突。

一些镇民、游客和商贩围在这里看热闹,薇妮看起来很是苦恼。

秦时鸥先给了她一个安慰性眼神,然后找到小休斯问道:“这些人是怎么回事?我是问他们的身份,他们是什么人?”

这些人看样子是黑人。但不是非洲黑人那样的体貌特征,相貌还都有几分小帅,看他们身上似乎有纹身之类的东西,不过因为肤色原因看不太清。

小休斯无奈的说道:“他们是埃塞俄比亚人。游弋在加拿大的吉卜赛人。该死的,我在圣约翰斯没见过这些家伙,他们不是一伙的,应该是那种到处游荡的混混,哪里有商机就去哪里捞一把。很不好对付。”

埃塞俄比亚位于北非,是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以农牧业为主,工业基础薄弱。前些年因内乱不断、政策失当及天灾频繁,经济几近崩溃,百姓流离失所,能移民的都移民了。

因为教育和能力问题,埃塞俄比亚人在美国和加拿大很难找到正式工作,小休斯称呼他们为游弋在加拿大的吉卜赛人,就是说他们居无定所。跟以前的嬉皮士一样,到处游荡流窜。

难怪薇妮会感觉头疼,这种无赖混不吝有上顿没下顿,什么都不怕,他们是大错不犯小错不断,警察对他们也没辙,抓进警察局对他们来说可是家常便饭,甚至还真有一些埃塞俄比亚青年没饭吃了惹点事然后去警察局混饭吃,吃饱喝足再出来。

示威的一共有十多个人,都是小青年。看到吸引了这么多人围观,这些人兴奋不已,开始只是举着牌子在这里示威,现在有人手舞足蹈跟跳舞一样。直接在这里斗起来了。

秦时鸥看了看心里却有了主意,他以前做hr的时候对付过无中生事的工人团伙,对付这种人他有些手段。

走到这些青年跟前,秦时鸥问道:“嗨,我说你们谁是老大?”

一个头上梳着小脏辫的青年斜眼看他,用蹩脚的英语问道:“法克鱿。说慢点,听不懂。”

“老大是谁?”秦时鸥并不为他的粗鲁而恼怒,笑吟吟的再次问了一句。

“就是我,怎么了?”小脏辫不屑的说道,那幅吊炸天的样子让后面的伯德一行看的牙根发痒,都在捏着拳头准备等消息上去打他们。

秦时鸥带人打走他们也可以,小镇警察不会管,这些人又没钱请律师起诉他们,不过他有其他手段,更简单的手段。

找了另一个黑人,他又问道:“是谁带你们来闹事的?”

这人似乎不大懂英语,下意识的看向一个光头中年人。这样秦时鸥就明白了,这中年人就是他们的带头人了。

掏出钱包,秦时鸥从里面拿出一叠纸币,指着那中年人说道:“给我揍他!谁揍他最狠,我给谁一千块!”

十几个嘟嘟囔囔的黑人听了他的话不约而同停下手,秦时鸥再度抽出一叠纸币,指着中年人高声道:“揍他!狠狠的揍他!有奖励!”

黑人们下意识的看向那中年人,后者有点害怕了,瞪大双眼用一种秦时鸥听不懂的语言厉声吼叫起来。

秦时鸥将一部分钱分成几份卷起来,塞给面前的黑人们,喊道:“揍那!谁揍他最狠,这些钱都给他!”

收到钱,这些黑人的表情变了,小脏辫用舌头舔了舔厚嘴唇,第一个冲向那中年人,挥拳向他脸上打去。

那中年人倒是斗殴高手,他避开小脏辫挥起的拳头,一脚反踹将对方踹倒在地,可有人带头其他人受到鼓动纷纷动手,十多个人围着那中年人,将他迅速放倒又踢又踹。

正如小休斯所说,这些人不是一伙的,中年人挨揍之后他的手下便赶紧上来护住他进行反击,这样黑人混-混们乱套了。

众人上来围观,罗伯茨伸着脖子也跟着凑热闹,秦时鸥气的够呛,拉了他一把怒道:“你跟着看什么?他们这是在小镇斗殴,还不赶紧将他们都抓捕起来,别说斗殴你们也没有抓捕权力。”

罗伯茨反应过来,急忙点点头道:“你说的对、你说的对……”

他抖擞了一下皮腰带,指挥两个手下上去拘捕这些斗殴的黑人,结果这些埃塞俄比亚人打急眼了,两个警察靠近后便被放倒在地。

罗伯茨赶紧抽出手枪,对着空中扣动扳机,一声巨响,黑人们下意识蹲下身,这下子才算制止了这场斗殴。

罗伯茨又呼叫来了两辆警察,一共三辆警车才将这些人拉走。

秦时鸥最后信守承诺,将钱塞给一个鼻血长流的青年说道:“这是给你的,小伙子,刚才你干的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