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21 自己酿啤酒吧1/5

黄金渔场 1521.自己酿啤酒吧(1/5,求推荐票)

轻松的帮薇妮摆平了这件糟心事,秦时鸥火速赶回去,继续腌短尾鹱。

难怪埃塞俄比亚人要急眼,短尾鹱现在成群的待在岛上,最是方便捕捉,要是用冰库存上一部分,那过段时间这玩意儿能卖出不菲价格,因为这种野禽的肉质着实肥美。

短尾鹱和一般鸟儿不一样,它们长着肥肥的身躯,剥掉皮之后用水清洗,露出的鸟肉丰腴且光亮,甚至从中切开能看到大理石条纹,这在飞鸟中很罕见。

晚上薇妮回来,秦时鸥问那些埃塞俄比亚人的情况,薇妮无奈的耸耸肩道:“他们只是群殴而已,顶多关上几天,不过放出来的时候鸟儿应该离开了,希望他们不要再惹麻烦。”

秦时鸥对此倒是不担心,他说道:“没关系,那些家伙要是敢乱来,我一只手就能搞的他们生不如死!”

转过两天就是周末了,古巴人卡帕莱找到秦时鸥,问道:“秦先生,春天是酿鲜啤的好时候,你要不要享受一下自己亲手酿造出来的啤酒?”

前面好长一段时间,秦时鸥确实太忙,结婚、婚后度蜜月,度蜜月归途上碰到海上血案,后来又主持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的事情,还要买渔场,他一直没有完成承诺,雇佣卡帕莱来教导自己酿造啤酒。

渔场有啤酒小屋,但他只是用来喝酒,其实这可以用来酿啤酒,里面有一些可以直接使用的设备。

卡帕莱可是一直记得秦时鸥的承诺,因为这是赚外快的好方法。

正好周末没什么事,天气也好,秦时鸥便说道:“没问题伙计,那今天我准备一下。明天你来指导我们酿酒怎么样?”

卡帕莱嘿嘿一笑,露出两排白牙:“我已经准备材料了,直接酿酒就行了。而且现在岛上这么多短尾鹱。我可以给您做几道很棒的下酒菜,一定会很棒的。”

说着。他拍了拍双肩背包,里面沉甸甸的,也不知道都有什么东西。

既然卡帕莱这么说,秦时鸥不好拒绝,就叫上手下有空闲的人一起来酿啤酒。

渔夫们一部分在二号和三号渔场,一部分则出海捕捞渔获去了,剩下的是黑刀几个人,他们是安保力量。常规情况下不用出海。

秦时鸥问黑刀道:“你会酿啤酒吗?”

黑刀嘿嘿一笑道:“我很会喝啤酒。”

秦时鸥翻白眼,让他将人召集过来学着酿啤酒,这样以后就不用再从外面买酒了,还得开车去镇上,挺麻烦的。

进入啤酒小屋,他环顾里面的装置搓搓手,露出个老实巴交的笑容,试探的问道:“秦先生,那我现在给你们讲解一下?”

秦时鸥拍着他肩膀道:“放心的来,老卡。你现在就是我们的老师了,把我们当学徒就行。”

卡帕莱嘿嘿一笑,说道:“那可不敢。不过那我就开始了。秦先生你这里工具齐全,可以省去组装的程序,更省时间,咱们直接进行可以了。”

“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啤酒酿造很简单,一般分为制麦、化、发酵三个步骤,发酵成功,我们就可以尽情喝酒了。”

啤酒小屋里的酿酒设置很家庭化,高压锅、保温箱、玻璃质地的水桶。各种玻璃瓶,温度计。单向气阀,漏斗。橡胶管等,组合在一起就成了一个小生产线。

卡帕莱挨样介绍这些设备:“这是家庭作坊生产线,其实秦先生你不用买,我可以给你做一套的。你们看,这个高压锅是用来煮沸的,保温箱用来化麦芽,水桶就是发酵罐,他的发酵罐很好,是玻璃的,酿造出来的啤酒最纯净,比不锈钢更有一种风味。这玻璃瓶是用来分装啤酒原浆的……”

最后看到橡胶管的时候他捏了捏,摇头道:“这个不行啦,秦先生,换掉吧,这个管子老化了,麦芽汁回吸的时候会带有橡胶味道的,那样可就难喝了。”

听了这话秦时鸥有点犯愁,他手里没有合适的替代品。

这个小屋买了一年半了,一直没用,橡胶管老化很正常。其实人家用的是食用标准橡胶管,管子正常情况下不会产生橡胶味。

黑刀当下开车去了镇上,在五金店里找到了替代品,安装后总算可以继续。

卡帕莱咳嗽两声准备继续讲解,结果一扭头看到扳机手里在操控一个摄像机对着他,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摸着鼻子道:“扳机先生这是干啥?”

扳机理所当然的说道:“我在录像,因为我记忆力不好,所以我得录制下来回去慢慢琢磨。”

卡帕莱呵呵笑道:“这用不着,我会一直带你们的,而且其实酿啤酒很简单,你们自己酿一遍就学会了,差距无非在麦芽发酵的火候上。”

秦时鸥摆摆手,扳机收起录像机,卡帕莱继续讲解:“对于酿酒来说,第一个步骤很重要,那就是消毒。很多时候,啤酒做不好的原因大部分是因为消毒没做好,这是得靠酵母菌发挥作用,如果有其他细菌竞争资源,酿出来的啤酒会很不新鲜。”

给这些设备消毒成了一个力气活,自从买后秦时鸥一直闲置,顶多坐在吧台里喝点酒,这些设备都相当肮脏了。

卡帕莱说清洗设备不能用洗涤剂,一是有气味,吸附在塑料表面很难去除,二是一旦有残留,那会造成啤酒泡沫不能持久。

啤酒小屋自带清洗设备,各种毛刷,长长短短有二十多个,消毒剂也有特定的,用酒精特配出来的,兑水后将设备拆开放进去,两分钟就可以完成消毒杀菌。

在等待设备消毒的时间里,卡帕莱打开沉重的背包,里面有四袋麦芽,秦时鸥看了看每袋都有五公斤,为了省钱,卡帕莱是从小镇走过来的,难怪这种天气都汗涔涔的。

啤酒小屋里研磨机,这个是专门磨麦芽的,插上电源,点击呜呜转动,很快将麦芽就磨好了。

卡帕莱捏碎了几颗麦芽看了看,赞叹道:“这真是好机器,这么小的电机竟然有这样的控制力度。”

麦芽研磨要求麦皮破而不碎,这样壳是完整的但里面的瓤已经碎了,利于提高过滤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