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22 强盗小虎豹

1522.强盗小虎豹

粉碎了麦芽,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糖化麦芽,简单说就是把麦芽经过酶解后变成麦芽糖溶在水中,生产麦芽汁。

卡帕莱说这个不是必要的,像他在这里没有合适工具,就不经过糖化的过程,直接将碎麦芽煮沸,一样可以酿造出鲜美啤酒。

这个过程也不难,将麦芽倒入保温箱里,按照比例往里加热水,大概一公斤麦芽要加四升水,所以按照卡帕莱带来的麦芽数量来看,得加入一百多升水。

啤酒小屋是小作坊,保温箱只能容纳50升水,这已经是个大号保温箱了,故而需要分成两次制作。

热水的温度需要在七十五摄氏度上,秦时鸥调和好之后加入保温箱,卡帕莱说接下来等一个小时,让麦芽糖彻底融入水中,然后再过滤。

古巴人是个闲不住的男人,他去海滩上支起小网用来捕捉短尾鹱,看到秦时鸥关注自己,他便不好意思的笑道:“秦先生,您可别和薇妮镇长说我用网来捉鸟。”

秦时鸥说道:“你不用这么麻烦,我的冰库里有腌好的鸟肉,一直保持着新鲜,你需要我让人给你拿出来。”

卡帕莱笑了笑说道:“你已经用佐料腌好了吧?我需要的是没有腌过的纯净肉。”

这样也用不着自己捕捉,秦时鸥招招手把辛巴大王叫了过来,对它指了指短尾鹱,它立马明白含义,甩着毛茸茸的大尾巴向沙滩上休息的肥鸟跑去。

辛巴很快捕捉到了两只,虎子和豹子看到它将短尾鹱送给秦时鸥,便不甘落后也跑去捉鸟。

经过几天的休息和进食,短尾鹱群如今精力充沛、观感敏锐,虎子和豹子一靠近。它们便察觉到了,立马振翅飞起来。

虎子和豹子几次扑击也没有成功,顿时大为沮丧。它们盯着辛巴看,不明白为什么弱鸡辛巴能捕捉到自己却捉不到鸟。

原因很简单。辛巴生有软绵绵的大脚掌,当它伏下身在沙滩上慢慢行走的时候,根本没有一点声音,短尾鹱们如果没有看到它是察觉不到危险的。

拉拉汪天生干重活的料,它们属于野蛮人,做不了刺客,在沙滩上跑起来风驰电掣,恨不得嘴上挂喇叭喊两声‘我来也’。所以没法偷袭鸟儿。

但它们很有自尊心,认为自己才是秦时鸥的亲儿子,于是便转悠着眼珠子想办法去捉短尾鹱,看来看去,它们终于找到了好办法,那就是去明偷暗抢!

渔场捕捉短尾鹱的第一高手是辛巴,第二高手则数量众多,那就是格陵兰海豹。

这些海豹在陆地上笨拙的很,可钻在水里却灵活无比,它们会躲在水下。然后短尾鹱落到水面的时候,一捉一个准。

短尾鹱面对海豹毫无反抗之力,它们在水面上是很笨拙的。需要拍打翅膀好几下才能飞起来,这样海豹可以冒出水面后打个呵欠再咬住它们。

海豹群里有一些小海豹,它们还不能捕食,且不能潜水太长时间,捕食任务便交给了海豹妈妈和阿姨。

格陵兰海豹团体里有个非常有意思的关系,那就是母海豹都有闺蜜,自己孩子出生后,闺蜜就升职为教母,教母的职责甚至比生母都要重。它们需要对小海豹的安全负责,还要捕捉食物给它们吃。

在北极。如果北极熊要捕捉小海豹,那最敢于和它们刚正面的就是小海豹教母。往往是不死不休,非常勇猛。

教母们叼着短尾鹱爬上沙滩乐颠颠的送给孩子,埋伏在一边的虎子和豹子嚎叫着就冲上去,抢走短尾鹱跑来找秦时鸥。

海豹们惊呆了,卧槽还有更不要脸的吗?这是强盗行径啊,没说的,虐它们!

虎子和豹子抢上瘾了,一连抢了六七只还是没有停手,它们很调皮,觉得欺负海豹很好玩。没办法,海豹们在沙滩上绝不是拉拉汪的对手,让它们开着车也追不上虎子和豹子。

但格陵兰海豹很聪明,它们懂得设埋伏,发现虎子和豹子总是抢短尾鹱后,海豹王嗓子里发出沉闷的吼叫声,一只只海豹爬上沙滩躺下装死,有母海豹捕捉短尾鹱送上来。

虎子和豹子欢乐的跑过去抢走短尾鹱,回过头后发现刚才那些懒洋洋晒太阳的海豹爬起来了,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盯着它俩。

哥俩一看情况不妙,扔掉短尾鹱想跑,可是这往哪里跑?海豹们将这个地方堵死了,它们运用当初收拾毛伟龙的方式,向前进逼,硬生生将虎子和豹子逼的跳入水里。

海洋是海豹的主场,海中豹子的名字可不是白叫的,下面有一群胖海豹在潜水等着,虎子和豹子落水后,它们就开始痛打落水狗。

秦时鸥一看情况不妙,正好雪球三小在附近游荡,他赶紧将三小调集了过来,让它们来帮忙救援。

憨豆是宽吻海豚,纯粹的海洋宠物,战斗力一般般,可冰刀和雪球那就不一般了,白鲸还好,沙虎鲨那可是海洋杀手,往大里能活撕巨鲸为食,往小里也能吃沙丁鱼,海豹也是它们食谱中一员。

冰刀冲来,张开嘴露出匕首般的锋利长牙,杀气特别长,足有十几米,将海豹们吓跑了,虎子和豹子这样才有机会爬上沙滩,夹着尾巴赶紧跑。

跑到半路,拉拉汪觉得这样没面子,又跑回去各抢了一只短尾鹱,可把海豹们气坏了,一个个爬起来发出愤怒吼叫。

听到家人们的吼叫声,正在陪小甜瓜玩的两只小海豹也张开嘴叫了两声,甜瓜正津津有味的和小伙伴们玩球,看到小伙伴们突然不玩了,她便拍了拍小伙伴的脑袋,小学生叫什么叫,要学大人打架吗?还不赶紧玩!

对于能够和天敌北极熊刚正面的小甜瓜,小海豹那是打心眼里敬佩,小甜瓜一拍它们脑门,它们立马闭上嘴,乖乖的又翘着脑袋顶起皮球来。

看到这一幕卡帕莱笑道:“秦先生,你女儿有两个好伙伴,我能将她们在一起的场景拍下来吗?我女儿也喜欢海豹,但在我们古巴,只有大城市的动物园才有,她还没见过。”